2022年11月25日

凭歌寄意说安华

Newswav article - November 27, 2022

https://newswav.com/article/%E5%87%AD%E6%AD%8C%E5%AF%84%E6%84%8F%E8%AF%B4%E5%AE%89%E5%8D%8E-A2211_rSe7dr

:  刘泰安 (自由撰稿人/退休工程师)

 

希盟及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日前就任我国第10任首相,可谓众望所归,普天同庆。我发现,有几首昔日中文流行歌曲可以用来谈谈安华,凭歌寄意一番。

上世纪90年代香港乐坛“四大天王”之一的张学友在1994年有首名曲我等到花儿也谢了,歌中唱道:“每个人都在问我到底还在等什么等到春夏秋冬都过了难道还不够其实是因为我的心有一个缺口等待拿走的人把它还给我……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安华针对“到底还在等什么”的答案,当然是首相之位。或许他还会问道,等到24个春夏秋冬都过了还不够吗?

这首歌的确唱出安华的心声,幸好他现在再也不必等到花儿也谢了!

此外,香港流行乐坛开山鼻祖、“歌神”许冠杰在1976年香港卖座冠军电影《半斤八両》里有首插曲浪子心声,歌中唱道:“难分真与假,人面多险诈,几许有共享荣华,簷畔水滴不分差。无知井里蛙,徒望添声价,空得意目光如麻,谁料金屋变败瓦。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众所周知,安华长期以来被戏称“永远的候任首相”。上届509大选后,希盟上台执政,安华原本预料可在敦马哈迪医生二度拜相的两年后接任首相职位。可惜马哈迪言而无信,在两年期限将届时突然辞去相位,弄垮希盟政府,执意不要交棒给马哈迪自己所说的“因为领导多元种族的政党、所以不适合当马来西亚首相”的安华,让安华与相位擦身而过。

此外,安华也在后来两次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谕令国会议员“数人头”支持首相人选的机会中失利,一直难圆首相梦,所以符合“命里无时莫强求”的哲理。

另一方面,安华的仕途跌宕起伏,太起大落,尝尽酸甜苦辣。他在1999年和2015年先后被判6年和5年的监禁,加起来是11年。从他在1998年落难算起,直到否极泰来的今年,乃是24年。

安华在11月24日受为新任首相。“11”和“24”这两个数字,似乎冥冥中有利于安华。

现年75岁的安华终于苦尽甘来坐上首相之位,成为我国历史上上台时年纪最大(不算二度任相的马哈迪)的首相,不正是“命里有时终须有”的最佳写照吗?


最后,香港摇滚乐队Beyond1990年的《光辉岁月》,乃是一首为南非黑人领袖纳尔逊·曼德拉所创作名曲,歌中唱道: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愿这土地里不分你我高低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疲倦的双眼带着期望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徬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这首歌显然也充分表达了我们全体马来西亚人对新任首相安华和他的新届政府的高度期望。期待安华可以“不分肤色的界限、不分你我高低”,以及有“改变国家未来的自信,好让马来西亚迎接光辉岁月

 

标签:

2022年11月23日

雄关漫步真如铁

2022/11/25  ● 南洋商报《苍穹思索》刘泰安


15届全国大选上周六结束后,我国出现了史上第一次悬峙国会,三大政党阵营(希盟、国盟、国阵)无一取得至少112的过半席次成立政府。虽然三分天下在选前已是众口一词的预测,但选后果如其是,不免令人感慨万分!

 

希盟在本届大选赢得82个国席,成为最多议席的阵营,但比起上届大选赢获可以单独执政的113席,少了31席或27%,大为退步。希盟的主干--公正党只赢得31席(上届47席),锐减16席,失色不少,盟友行动党和诚信党分别只比大届少了2和3席,差堪告慰。

GE14 Results

GE15 Results














国盟则在本届大选一鸣惊人,特别是伊党突飞猛进,从上届的18席至今届的49席,飙升31席或172%,崛起为本邦最大政党。


有趣的是,农历十五是月圆时分,莫非第15届大选的数字对以“月亮”为党徽和旗帜的伊党是好兆头?以奉行宗教神权政治的伊党从此势力膨胀,实在不利于我国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社会啊!



国盟的主干--土团党出人意表地大唱丰收,上届大选仍由前首相马哈迪领导时赢得12席,本届突增一倍至24席,显然是蚕食了不少巫统的地盘,太有未来取而代之的可能。

 

至于雄覇本邦政坛一甲子的国阵,本届大选惨败,从上届的79席滑落至30席或62%,其中巫统的战绩最不忍卒睹,即从54席沦为26席,痛失28席,无疑是本届大选的最大输家!

 

一手促成今届大选提前举行和专横调兵遣将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无疑是国阵大败的主因,巫统上下群情汹涌,促他引咎辞职,不在话下。即使他现在负隅顽抗,拒绝下台,但在接下来6个月内必须举行的巫统党选,他的第一把交椅必然不保。

 

大选前大多数人都认为砂拉越政党联盟是新届中央政府的“造王者”,即大马半岛的任何阵営都要获得如今赢得23席的砂盟的支持,才能凑足组政的票数。不料大选后,国阵才是“造王者”。

 

如果希盟(82席)与国阵(30席)结盟,议席总和刚好是112,不需看砂盟的脸色就可共组政府。而国盟(73席)加上砂盟(23席)和沙盟(6席)才有102席,还差10席才能成事。因此,国阵似是任何联合政府的不可或缺的一员,其理自明。

 

由于阿末扎希此际已是“跛脚”的国阵主席,再也无法号令国阵诸侯听命,即使他个人愿意和希盟主席安华合作,也难以成事。

 

国阵周二(22日)早晚两度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坚持不选择任何联盟共组政府,宁当反对党。看来,这个阵营失去了“成王者”的机会,也不想成为“造王者”?

 

与此同时,砂盟的立场一再改变,不再坚持挺国盟主席慕尤丁为相,而交由最高元首定夺新任首相人选。这个阵营不当“造王者”,宁当“西瓜偎大边”的“骑墙派”,对安华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本届大选也有大快人心的一面。

 

一手造成上届大选后上台的希盟政府在短短22个月垮台的“罪魁祸首”、宁愿突然辞去相位都不肯交棒给安华的马哈迪,如今在浮罗交怡国席败北,甚至丢失按柜金,马失前蹄,晚节不保,终结了一代“不败的神话”。他所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和祖国行动联盟全军覆没,可能从此泡沫化。

 

此外,涉及2020年“喜来登行动”的多位前公正党的重要“政治青蛙”,如阿兹敏、祖莱达、卡玛鲁丁、莫哈末拉昔等人,都在本届大选败下阵来,受到选民们的制裁,也替公正党出了口气,绝对值得人们额手称庆。

 

诗云:“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第15届全国大选后面对多日组建政府的混乱局面,不啻是真如铁的雄关漫道。



值得庆幸的是,国家王宫11月24日下午1时多
宣布,由希盟主席安华出任第10任马来西亚首相,并在同日下午5时宣誓就职。


这是众望所归的大好消息,但愿我国从此迈步向前,大举兴革,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标签:

2022年11月17日

趣谈阿兹敏的“三国论”

Newswav article - November 17, 2022

https://newswav.com/article/%E8%B6%A3%E8%B0%88%E9%98%BF%E5%85%B9%E6%95%8F%E7%9A%84-%E4%B8%89%E5%9B%BD%E8%AE%BA-ge5-A2211_YkBDLC

: 刘泰安 (自由撰稿人/退休工程师) 

国盟土团党鹅唛国席候选人阿兹敏在11月13日在国盟与鹅唛华社亲善晚宴上致词时 “抛书包”,大谈自己读过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并逐一描述三国,藉以挖苦政敌,令人耳目一新!

他以三国来形容我国当前三大政治联盟,并形容国盟是“蜀汉”,国阵是“魏国”,希盟是“孙吴”。他意有所指地強调“魏强无灵魂,孙吴爱权斗”,对国阵和希盟左右开弓,国盟的“蜀汉”才是一个关怀人民的政府。

可笑的是,他可能沒有意识到,三国中第一个灭亡的就是蜀汉(公元263年),其次是曹魏(公元265年),孙吴是最后灭亡的一国(280年)。他的譬喻会否意味我国三大政治联盟之中第一个灭亡的将是国盟。果如其是,他倒有先见之明啦!

阿兹敏指出,蜀汉就像是国盟,所有好的人都在蜀汉,如策略家孔明,所有好的人都在国盟内,而他就在国盟內。

他这番“老王卖瓜”的说法暗喻自已是孔明,但我觉得他更像是吕布!

三国时期的吕布武艺天下无双,当年虎牢关大战时一人打刘备关羽张飞三兄弟,战个平手,没有落败。吕布外貌“面似傅粉,一双俊目皂白分明,鼻如玉柱,口似丹朱….”,而阿兹敏也外貌俊朗,素有大马版“梁朝伟”的美誉。

但吕布有“三姓家奴”的恶名,即除了自己的父亲,还先后认了二个义父,即并州刺史丁原和权臣董卓,两人后来还被他诛杀呢!阿兹敏也算是“三姓政客”,即前后当过巫统公正党和土团党的党员,更是推翻前朝希盟政府的“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之一,从此名声大噪。

另一方面,呂布行事势利多变,多番弑主或变节,忘恩负义,而且生性贪色,曾強佔部下妻妾为己有,故其性格品行都不为人所喜,人望极差。阿兹敏当然不会以吕布作为榜样啦!

无论如何,阿兹敏在大选拉票活动中引用中国名著亲近华社的一番苦心,还是值得赞许。

其实,《三国演义有几点趣味解读,发人深省。此书写的是官,斗智斗勇,玩的是心计,搞了一次变革,朋友靠不住等等特色。我国当前光怪陆离的政坛,何尝不能对号入座呢?

标签:

2022年11月16日

敢教明日换新相

2022/11/18  ● 南洋商报《苍穹思索》刘泰安

  

第15届全国大选即将在明天11.19进行投票,产生主宰国家未来5年浮沉的新政府。万众瞩目,不在话下。

 

这场被喻为“大选之母”的历史性选举,将会选哪一位新首相?这是一个令人无限期待的问题,答案掌握在“人民是老板”的手中一票

 

众所周知,本届大选是三强鼎立三分天下的局面,即大马半島的国民阵线(BN)、国民联盟(PN)和希望联盟(PH)。


迄今大多数的评论都认定,这三大阵营在本届大选无法单独赢得简单多数议席上台执政,而“造王者”必是东马的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及某些沙巴政党。


果如其是,各大政将在选后立马进行结盟谈判,新政府与首相可能要迟几天后才能诞生了

 

谈到三大阵营的新首相人选令人关注的是,国阵如果胜选,也是巫统副主席的看守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是否如他自信满满的必定续任原职吗?


若然,我国在本届大选后将不会迎来第10任首相,因为依斯迈沙比里将依旧是第9任首相。需知敦马哈迪医生在过去历经5届大选持续担任了从1981至2003长达22年的首相,始终被称为第4任首相

 

依斯迈沙比里一再強调,他相信巫统及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将遵守党最高理事会和党大会的议决,他仍将是该党的首相人选。但世事多变,国阵真胜选,大权在握的阿末扎希为何不能自荐为第10任首相,除非他在峇眼拿督一战意外失利?

 

国盟的第10任首相人选,无疑是国盟及土团党主席、也是第8任首相的丹斯里慕尤丁。如果他真能重作冯妇,那就追平第4任及第7任首相马哈迪“梅开二度”的纪录,得以扬眉吐气

 

至于希盟的第10任首相人选,当数痴痴久等相位24年的希盟及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马哈迪沒有信守上届509大选后任相两年內交棒给安华的承诺,还数落安华不适合任相,因为后者领导的是多元种族政党。


如果安华后天夙愿得偿不知马哈廸会否像安华不久前预言将是第一个发烧生病的人?值得期待。

 

无论如何,上述4首相人选都是上了年纪的老派政治人物:安华和慕尤丁皆75岁阿末扎希69岁依斯迈沙比里62岁。近年来多项民调显示,国人期望出来领导国家的年轻领袖有46岁的巫统原任卫生部长凯利、45岁的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41岁的公正党副主席“烈火莫熄”公主努鲁依莎等。

 

人气爆棚的凱利近日明有朝一日领导巫统,并当上首相,藉此拉抬选情,诚属高招。他的当务之急是攻下双溪毛糯这个国阵传统“黑区”,然后在未来6个月内举行的巫统下届党选至少问鼎党署理主席,提升党內地位如果他过不了双溪毛糯一关,那就祝福他“有梦最美,希望相随”。

 

另一方面,目前位居公正党第二把交椅的“爆料天王”拉菲兹,锋芒毕露,毋庸赘述。


有则英文《新海峡时报》1992年的旧闻剪报,图文并茂地报道拉菲兹中三(15岁)时与其他两同学代表江沙马来学院(MCKK)赢当年首相杯辩论赛的团体冠军,以他获选为最佳辩手,文中还提到他立志有朝一日成为我国首相,原来他年纪轻轻便有此鸿鹄之志。30年后的今天,他的愿望距离事实也远了。

 

我对大选结果突发奇想:假如希盟胜选重返布城,但盟主安华却在打扪选区意外上演滑铁卢,届时希盟推举公正党的第二号人物拉菲兹成为第10任首相,我国可能就此迈向一个由年轻首相领导的全新时代,有望大举兴革,扭转国运,岂不妙哉?当然,这是一个全民尤其是打扪选民集体的“不可能的任务”,但政治不正是可能性的艺术吗?

 

诗云:“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但愿全体同胞能在明天实现:为有牺牲多老将,敢教明日换新相!

 

标签:

2022年11月14日

占士邦大选启示录

Newswav article - November 14, 2022

https://newswav.com/A2211_lSn6Z9?s=A_2zi4dMT

刘泰安 (自由撰稿人/退休工程师)

 

我是英国秘密情报局特工007占士邦的电影迷,观看过迄今所有27部系列电影。我认为占士邦电影的英文片名向来都独具一格,其中不乏对我国即将举行的第15届全国大选有一定的启示,值得玩味。

谨此分享信手拈来的几点联想,不分电影上映次序:

The World Is Not Enough》(1999) - 本届大选出现了我国历史上最多的国会议席候选人,共有945人竞选222个国席,包括也是史上最多的108条好汉以独立人士身分“从旁杀出”。那么多人竞相争取要当人民代议士,那种“为民服务”的献身精神,的确令人感动,可惜僧多粥少,对他们而言,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分啊!

《Goldfinger》(1964) - 前首相、祖国行动阵线名誉主席马哈迪的“金手指”堪珎天下无双,“笃人背脊”的事例可谓罄竹难书。本邦华社深受其害,例如发表“华人很富有,几乎掌控国內所有城镇”、“华人想要抢夺马来人的政治权力,并主导马来西亚的政治”、“华人用筷子吃饭,是无法融入大马社会的原因之一”等等,诬赖和践踏华社的尊严,从不手软。但最近他口口声声強调他领导的政党或阵线“并不反华”,更希望在本届大选中获得华社的支持,因为他明白华人的选票举足轻重。华社对他忽冷忽热的态度肯定无所适从,实应教训这个“金手指”以泄怨。

You Only Live Twice》(1967) - 导致我国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届国会三换政府的多位“功臣”,如从公正党跳槽至土团党的阿兹敏、祖莱达、莫哈末拉昔等人,本届大选都留在原区守土。不知选民们会否对这几只最有名气的“政治青蛙”说声:“你们只能活两次”?如果“青蛙”们在本届大选纷纷落马,从此退出政坛,那将是大快人心的结局!

The Living Daylights》(1987) - 国阵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企求国阵在本届大选中大胜,收复兵败于上届大选的江山,或能进一步拜相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藉此摆脱法庭案件,迎来“黎明生机”,不言而喻。只是他一人的生机,恐怕是全国的危机啊!

A View to a Kill》(1985) - 人气极高的国阵双溪毛糯国席候选人凯里近日为了拉票而发表了未来要当首相的豪言壮语,显然无惧于阿末扎希的猜忌。其实,凯里已在上届巫统党选挑战阿末扎希的主席职而失败,他在大选后半年内举行的下届党选肯定会卷土重来,再战扎希。扎希这次硬派凯里攻打“黑区”双溪毛糯,若有“杀戮观点”的盘算,也合乎逻辑。

Never Say Never Again》(1983) - 这是占士邦系列电影中第一位演员肖恩·康纳利在1967年拍完他第五部007电影、告别这个角色,15年后复出再演占士邦,“永不言不再”的片名,可说是为他量身定造。本届大选也有几位复出再战江湖的候选人,最亮眼的非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莫属。他在2010年败选马华总会长职,2017年退出马华,缺席了前两届大选,本届大选换了沙巴民兴党的战袍攻打自己曾任两届国会议员的班登国席,主要对手是公正党第二把交椅拉菲兹,异常吸睛。无论最终结局如何,这都是一个“永不言不再”的佳话!

Dr. No》(1962) - 这是占士邦有史以来的第一部电影。英文Doctor的意思既是医生也是博士。本届大选的全体选民应向高龄97岁的马哈迪医生和官司缠身的阿末扎希博士说“不”,请他们引退政坛,“人民万岁”的大选口号自然会事半功倍。

No Time to Die》(2021) - 这是迄今最后一部占士邦电影,从来“打不死”的007竟在片尾壮烈牺牲。这部电影的译名计有“生死交战”(台湾)、“无暇赴死”(中国大陆)和“生死有时”(香港)。不管是哪一个译名,皆可用来形容本届大选中945名候选人的心情,鹿死谁手,很快就揭晓了。

Tomorrow Never Dies》(1997) - 国人对于本届大选带来最大的希望,无疑是国家的未来五年不会因错选烂政府而“前途无亮”。“明天永不死”正是大家在本周六(11.19)前往投票站时所应坚持的信念啊!

标签:

2022年11月9日

大选群英会重头戏

2022/11/11  ● 南洋商报《苍穹思索》刘泰安 


第15届全国大选提名后,共有945人(包括108独立人士)竞选222个国会议席,超额逾4倍,群英会的盛况,堪称历届之最!

 

各政党联盟竞逐的国会议席依次为:希盟206席、国阵178席、国盟149席、祖国行动阵线116席、砂拉越政党联盟31席等。当然他们将攻下的席次多寡,未必照此顺序排列竞选议席越多不代表当选者一定越多。

 

我认为,本届大选群英会的重头戏包括下列:

 

国阵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致力“班师回朝”,在盘踞6届大选的霹州峇眼拿督国席寻求第7次连任,面对希盟(公正党)国盟(土团党)及一名独立人士的挑战,老树盘根的他按理不会“老貓烧须”。

 

令人关注的是,挑战扎希的独立人士是我国第二任副首相敦依斯迈医生之子道菲依斯迈,乃独立行动联盟(Gerak Independent)成员,近年活跃于政治论坛,不时发表开明和中肯的言论。他很早就宣布要在大选中追击阿末扎希,原本献议在希盟旗下上阵,但没被希盟理会。不知他能获得多少票数?

 

希盟兼公正党主席安华这次“飞象过河”,攻打霹州打扪国席,对垒捍卫该区的土团党署理主席阿末法依查。希盟已列霹州为前线州,安华“御驾亲征”该州,肯定有鼓舞士气的作用,而他本人可胜不可败,否则出任首相永远是个梦。

 

阿末法依查可谓时势造英雄的“政治福星”,他在上届大选之前名不见经传,首次参选便击败担任了5届打扪国会议员的巫统前任财政部第二部长阿末胡斯尼,一鸣惊人。他也同时中选州议员,随即担任两届霹州大臣。他作风鬼马,在提名日当天与安华抱成一团,嘻哈大笑,令人印象深刻。安华挑战他应是“大刀锯树”,沒啥悬念吧?

 

国盟兼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在柔州巴莪国席守土,这是他的政治老巢,总共8届大选连任该区国会议员。虽然面对国阵(巫统)和希盟(公正党)的左右夹攻,相信不难保持长胜纪录,但他的土团党其余88名国席候选人,有多少能凯旋而归?似不乐观。

 

祖盟兼斗士党名誉主席马哈迪以97岁高龄第11次出征国席,守土吉打浮罗交怡国席,缔造了我国史上最年长候选人的纪录。令人想起二战麦克阿瑟将军的名言“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这对国家是好事或坏事,人民心中有数。

 

令人侧目的是,马哈迪最近再度发挥“变色龙”本色。他在上月中曾表明准备会晤安华,讨论大选合作事项;继而表示会考虑忘记过去的仇恨,要与慕尤丁合作。

 

但安华与慕尤丁两人断然拒絕后,马哈迪显然恼羞成怒。一方面宣称安华曾与阿末扎希会面谈合作,一旦安华在大选后获得支持当上首相,将会协助撤销阿末扎希的法庭案,以及寻求特赦释放纳吉等,因此呼吁人民在大选中拒绝支持希盟。另一方面,他指出慕尤丁曾在他的背后捅刀,非常傲慢,以为不与任何政党合作就能赢得大选,并能二度担任首相。

 

咦,他此时不正是在安华的背后捅刀吗?他讥笑慕尤丁想二度拜相为痴人说梦,哪他自己还想三度拜相又当如何?安华与慕尤丁都已驳斥马哈迪的言论,毋庸赘述。就让人民在大选中给予马哈迪最适当的回应吧!

 

另一方面,本届大选出现好几位知名的独立候选人,除了上述的道菲依斯迈,还有上阵吉隆坡峇都国席的蔡添强(前公正党副主席)茜蒂卡欣(独立行动联盟创办人及人权律师)上阵彭州文冬国席的黄德(前行动党原任国会议员)等。历届大选能脱颖而出的独立人士几乎绝无仅有,本届会否出现奇迹?

 

近日社媒流传如此信息:“不要投票给独立人士,无论他们有多好。目标是摆脱巫统和国阵,必须只投希盟。独立人士会稀释希盟的票数,让国阵获胜。如果仅仅因为独立候选人善良和诚实便投票给他们,可能坏了大事。若要希盟胜选,须以大局为重。”

 

虽然上述知名独立人士都宣称如果当选,将会支持希盟的安华出任首相,但他们“从旁杀出”,如何有助于希盟收复河山?

 

无论如何,下周六的投票日是一个历史性日子,任重道远的全体选民不容缺席。

 

谨以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一句名言共勉:“不关心政治的惩罚,就是被糟糕的人统治。”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不去投票,那就活该被烂政府统治!

 


标签: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