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7日

习马二会 变与不变

2024/04/19  ● 南洋商报 《苍穹思索》  刘泰安

  

国民党前主席马英九4月1日率台湾青年到访中国,展开11天行程,1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这是两人自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首次会面时隔9年第2次会面,因此被称为“习马二会”,备受两岸和国际社会关注,不在话下。

 

据报,习近平和马英九人见面握手时,习笑容满面地对马说,“你都没有变”马听后开心地笑答“你也没变”。

我认为,习近平说马英九“没有变”,应该指的是后者保养得好,体态外表如同9年前,一番恭维。

 

但马英九在第一次“习马会”时还是台湾总统,会面后隔年5月20日便任满两届总统而下台。他曾两度出任国民党主席,即2005年至2007年的第4任,和2009年至2014年的第6任,目前在国民党并无任何党职(他在退位后拒绝担任荣誉党主席)。

 

因此,马英九的身份和地位在这次“习马二会”怎能说是“没有变”呢?

 

相反的,马英文说习近平“没变”,却是千真万确,话无虚言。

 

习近平从2012年11月至今出任中共中央总记,又从2013年3月至今出任中国国家主席,正是中国近12年来党、政、军及第5代的最高领导人,当今权力如日中天,威望直追首二代领导人毛泽东和邓小平。

 

所以,习近平从2015年“习马会”到这次“习马二会”依然没变,仍是大陆的最高领导人。

 

习近平以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身份接见只有“台湾地区前领导人”的光环、实则一介平民的马英九,大有对后者“纡尊降贵”的礼遇。再者,会面选在中国国家主席与外国元首会谈常用的人民大会堂“东大厅”、而非有统战意涵的“台湾厅”举行,可谓给足了马英九面子,期望后者在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能发挥作用。

 

然而,马英九如今在台湾还有多大影响力?他在去年年杪为了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积极推动国民党总统参选人侯友宜和民众党总统参选人柯文哲的“蓝白合”,结果功亏一篑,最终蓝白相争,绿营得利,让民进党的赖清德以不过半的40%得票率,险胜当选总统。马英九蒙受功败垂成的挫折感,不言而喻。

 

“习马二会”后,民进党与台独分子辱骂马英九为“有用的白痴”、“被大陸利用的工具”等,尖酸刻薄,自不待言。他们既然不愿见两岸和平统一,那就准备接受武力统—,希望战争发生时,他们不会逃之夭夭!

 

另一方面,台湾有学者认为,马英九对两岸统一应该有所作为,也可以有所作为,并对他回台后的表現寄予期待。

 

平心而论,马英九过去执政台湾8年的表现,虽说莫衷一是,功过参半,但他坚持“九二共识”,为两岸建立政治互信,开展良性互动,推进两岸的经济合作等贡献,则是有目共睹,毋庸置疑。

 

如今“无官一身轻”的他,若能为两岸关系继续努力,鞠躬尽瘁,必能名留史册。

 

常言道:“世界上没有永远不变的事物,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但台海两岸的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就是一个永远不变的事实,不容任何内外势力加以改变!

 

清代诗人丘逢甲在1895年中国满清政府在甲午之战败给日本、签订把台湾割让给日本的《马关条约》后的隔年,写下了传诵一时的名诗《春愁》:

 

“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

 

这位爱国诗人以哀痛的心情表达盼望祖国统一的强烈愿望,放眼当下大陆与台湾分治了75年的时局,仍然掷地有声,值得铭记。

 

已破例步入中国国家主席第3个任期的习近平,曾提出“坚定不移推进祖国统一进程”的声明,足证他有在任期内解决台湾问题、不愿一代一代传下去和由继任者解决的雄心。成败与否,攸关他的历史地位。

 

“习马二会”的最大意义,莫过于面对两岸统一的雄关漫道,而今展开从头越的迈步啊!

标签:

2024年4月10日

话多不如话少,话少不如话好

2024/04/12  ● 南洋商报 《苍穹思索》  刘泰安

 

交通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4月5日做客前巫青团长凯利与巫统前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联手主持的博客节目《Keluar Sekejap》时,宣称自己选择加入行动党展开从政之路,并不是因为不喜欢国阵,而是不喜欢马华。令人不解,陆氏何出此言?

 

他解释,这是因为他从小对马华的印象,就是一个属于"大老板"的政党,只是有钱人和社会地位等人的政党,并不关心底层人民利益,尤其是华社。

 

众所周知,成立于1949年的马华和成立于1966年的民主行动党,乃是政治宿敌,谁都看对方不顺眼,可以理解。两党在2022年第15届全国大选后破天荒第一次联手组成‘团结政府’,由于双方所占国会议席的巨大悬殊(即2席与40席),马华在联合政府里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弟",而行动党则是大的"二哥",但两党好歹也是盟友关系。如今,火箭一哥直言讨厌这个小弟,怎能不令后者化作‘愤怒鸟’?

 

马华领袖纷纷回怼陆兆福,不足为奇。例如,马华副总会长兼丹绒比艾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日升反讥行动党见风转舵、见利思迁的投机党性,无法与马华相提并论。马华副总会长拿督陈德钦则表示,既然陆兆福 "讨厌马华",马华党员应在来临中的雪兰莪新古毛州议席补选,以手中一票回应行动党。

 

巫统最近力挺该党巫青团长阿克马大肆炒作"风波袜"的立场,基于“巫统即囯阵、国阵即巫统”的事实,陆兆福说“不是不喜欢国阵”,难免予人他认同巫统决定之嫌,对其是非不分而感到失望。

 

雪州新古毛州议席因行动党原任州议员病逝而将在5月11日迎来补选。这个从第4届大选(1974年)创设的州议席,一向来都是马华和行动党兵戎相见之地。马华在第4届、第6届(1982年)至第12届(2008年)胜出,行动党则在第5届(1978年)、第13届(2013年)和第14届(2018年)胜出。马华在第15届州选(2023年)时,因加入团结政府而弃战,由行动党成功捍卫该席。估计马华也将在这次补选中忍泪弃战,无法收复失地。

 

陆兆福此时直言“不喜欢马华”,显然不在乎马华对新古毛补选的影响力。假如补选的结果是对行动党有利,那就证明陆氏眼光独到,马华已无关紧要;反之,陆氏就须承认,他贬低马华的言论并非明智之举。

 

平心而论,陆兆福当官的表现有口皆碑。例如,O2研究中心去年3月6日公布 “团结政府百日新政”的民调结果,陆兆福被评为最高满意度部长(49%),比居次的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40%)更胜一筹。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也在去年12月10日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专访时,点名赞扬交通部长陆兆福表现优秀。

 

无论如何,陆兆福也不免有言多必失的时候。例如,他在今年2月6日针对行动党前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提醒该党领袖们不要忘记自身在一马公司丑闻等事件的立场,直斥为“讲废话”。此言令王建民颇感受伤,还透露其母也为他感到不值。

 

另一方面,身为行动党党魁的陆兆福近两年来与马华高层的互动,其实颇为良好。例如,他在去年1月17日造访拉曼理工大学,代表政府移交4000万令吉行政拨款,获得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亲自接待。今年3月19日,陆兆福再次代表政府,移交了4000万令吉拨款给拉曼理工大学,并由该大学理事会主席主席丹斯里陈广才接领。

 

团结政府委派陆兆福而不是其他部长为代表,移交政府拨款给由马华创办的大学,显然有拉近行动党与马华的关系的意图,彰显团结精神,可谓用心良苦。

 

可惜陆兆福兴之所至,一句“不喜欢马华”,是否会产生前功尽废的后果?有待观察。

 

但愿,陆氏能记取“话多不如话少,话少不如话好”的古训,这肯定有利于他从政之途啊!



标签:

2024年4月3日

马哈迪是“大蜜蜂”?

2024/04/05  ● 南洋商报 《苍穹思索》  刘泰安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近来非常安静,既沒有发表耸人听闻的言论,也没有叫人目瞠口呆的动作。原来,他老人家从1月26日因受感染而入院治疗,休养了53天后,在3月18日才出院。

 

但有关他的新闻日前又出现了,可见他是一名“不甘寂寞”的老人!

 

马哈迪的幼子、也是祖国斗士党主席拿督斯里慕克力3月31日接受网媒《Malaya Daily》访问时,透露反贪污委员会已开始调查其父亲马哈迪。

 

他表示已看过由反贪会首席专员丹斯里阿占巴基发出、要求其两名兄长拿督米占和丹斯里莫扎尼申报财产的通知信,信中开头就阐明,调查对象是马哈迪。

 

他与兄长们对反贪会的操作感到费解,不明白既然调查对象是他们的父亲,那为何却要两名儿子申报财产?他们因此怀疑当中存在滥权问题。

 

3月26日,莫扎尼向《彭博社》揭露,反贪会真正的调查目标是其父亲马哈迪。他质问:“你能够想象吗?你被(反贪会)要求提供信息(申报资产),用于提控你的父母?”

 

其实,马哈迪的3名亿万富豪儿子心知肚明,却故作糊塗,只要彵们从实招来多年来坐拥的巨额财产与其父亲的关系,就能满足反贪会的调查,并堵住悠悠众口。

 

马哈迪经常说他没有钱,或许他现有的银行户头里真的找不到存有多少钱,但任谁都明了,他的财产也许早就被转移到其子女的名下。调查后者就等于调查前者,“项庄舞剑,志在沛公”的道理,有这么难想到吗?

 

反贪会是在今年1月传召米占和莫扎尼问话,要求两人在30天内申报1981年迄今的资产,其后批准延长申报期限30天。


当局是援引《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展开调查,而且早在2022年8月就开始调查《潘多拉文件》和《巴拿马文件》提及的所有实体,惟当时并未指明目标人物是马哈迪。

 

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陛下4月1日在国家王宫接见反贪会首席专员阿占巴基,听取后者汇报反贪会的最新进展。陛下再次强调,打击国家头号敌人,即贪汚威胁,是陛下施政重点之一。

 

耐人寻味的是,陛下在会面后赠予反贪一哥一罐蜜糖,并说明:“朕的蜜月期结束了,现在去捕捉蜜蜂吧!”

 

此话一出,相信会引起国內贪官污吏无不成为惊弓之“蜂”,惶惶难安,因为反贪会无疑获赐了“尚方宝剑”,不只可用来捕捉蜜蜂,即使猎杀大鳄也在所不辞。阿占巴基有了皇权的加持,看来将立下大功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此外,素与马哈迪有嫌隙的苏丹依布拉欣陛的这番“蜜蜂论”,莫非暗示马哈迪是一只“大蜜蜂”?

 

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曾一再强调,不管是敦、丹斯里还是拿督斯里,只要犯错就要被调查,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安华说过,有人几十年来盗取了国家与人民的数十亿令吉财富,但整个国家体制、担任高职的许多人和领袖,却不敢去质问这样的行径,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体制?

 

与当今最高元首一样,肃贪倡廉也是安华施政重点之一。君臣同心,其利必断金。但口说无凭,行动最实际。安华必须在任內把几个涉贪的敦、丹斯里或拿督斯里拿下,打进大牢,才能赢得民心和留下名声啊!

 

已故香港歌星张国荣有首名曲《无心睡眠》,似可唱出马哈迪当下的心情。不同的是,张国荣唱的“无心睡眠、脑交战”是因为想起甜蜜的爱人,而马哈迪“无心睡眠、脑交战”则可能是想起20多年前他送安华去过的地方,会否成为他未来的落脚处?

 

标签:

2024年3月27日

“风波袜”无伤昌明大马?

2024/03/29  ● 南洋商报 《苍穹思索》  刘泰安

 

“荷兰沒有山脉,瑞士没有海洋,新加坡没有稻田,沙地没有森林,印尼没有锡矿(*),日本没有原油,韩国没有橡胶,越南没有棕榈。以上的物品我们马来西亚都有,但我们的经济却垫底。当新加坡财富排名世界第一,我们还纠缠在种族及宗教课题。……

 

以上最近网传的一则贴文,令人读后感慨系之!

 

还有一位网友写道:“大马一双袜子,让两个人罚款坐牢,让一个厂吊销执照让一群人面临失业让五亿外资外逃新加坡一个泰勒巡回演唱会,让入境航班增加186%,让住宿增加了约460%,让景点人流增2373%,让狮城进账五亿。

 

我国与邻邦的经济发展如此差异比一比,能不令国人无地自容吗?

 

最近连锁便利店KK Super Mart3间分店被搜出14双印有“真主阿拉”字眼的袜子,引轩然大波


巫青团长阿克马以伊斯兰“急先锋”自居,纵马横刀,杀气腾腾追击该便利店,并对所有非议或劝诫者恶言相向,风头一时无两。

 

尽管KK便利店三度公开道歉,以及通过电子荧幕发布公告解释,但阿克马依然得理不饶人,限定KK集团在全国881间分店张挂道歉横幅,否则发动杯葛行动。之后更号召民众集体报警,公开建议KK另谋他路,转换跑道,因为抵制会持续进行,一副非要置KK于死地不可的姿态。

 

加上他此前炒作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提出的“非马来人担任首相”论、硬杠旅游部长张庆信去机场协助受困中国旅客与提出肉骨茶列为国家美食遗产、呛声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倪可敏建议新村申遗、藉以巴冲突事件发动杯葛麦当劳和星巴克等等劣行,在在表现穷凶极恶的作风。

 

首相署前部长再益依布拉欣日前评论得好,不挂道歉横幅就发动抵制行动,简直就是在欺凌和羞辱,根本不是为了得到道歉。

 

他认为,KK便利店管理层的解释是合理的,并质问故意售卖带有真主字眼袜子,从中挑起敏感课题,对该集团有什么好处?动机又是什么?事情的发生,明显就是供应商的疏失,就连KK便利店都不知情。

 

但有人就是居心险恶,煽风点火,博出位,试问怎会听取解释或回应质问?

 

另一方面,巫统最高理事会3月22日议决力挺巫青立场,巫统总秘书阿斯拉夫还强调,巫青团长阿克马的立场就是巫统的立场,并认为这不会影响团结政府内部关系。

 

这当然是巫统领袖一廂情愿的看法。如果团结政府里的其他政党领袖也宣布巫统的立场就是他们的立场,以示“团结一致”,不知他们是否认为,这不会影响人民对这个政府的观感与支持度呢?

 

有位网民在优管闲聊政治说:“阿克马此人不除,巫统下届大选华人选区准备打包。”


我认为,此论似乎言重了,因为巫统根本不会在华人选区竞选议席,只会想方设法重夺已失去的大量马来选票。但该党若被选区里少数关键性华人选民唾弃,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风波3日13日传出,阿克马15日介入,搞得满城凤雨之后,首相拿督斯里安华迟至20日才发声,促请人们勿对此课题争论不休,而应尽快平息。他的缓慢行动,令许多有识之士与舆论界颇有微词。

 

安华上台后提出“昌明大马”这个政策框架和口号,关注国家的良好治理、可持续发展及种族和谐,如果经不起一场“风波袜”的冲击,发展下去不知伊于胡底?

 

走笔至此,突然想起日前看到的一则漫画。一人问道:“我们如何能够搞垮一个政府?”另一人笑答:“容易。我们用袜子!”

 


* 注 :  友欧英灿指点:印尼确有锡矿,在Bangka Island。印尼是世界第二大的锡矿生产国和出口国!

标签:

2024年3月13日

漫谈特朗普再战拜登

2024/03/15  ● 南洋商报 《苍穹思索》  刘泰安


美国将在今年11月5日举行第60届总统选举。前总统特朗普卷土重来,代表共和党挑战民主党籍的现任总统拜登,可说是板上钉钉之事。78岁的前者再战82岁的后者,争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宝座,全球瞩目,不在话下。

 

特朗普此次来势汹汹,极有可能写下美国历史上第二位两度当选、但任期不连续的总统的纪录。

 

美国第22任总统、民主党籍的格罗弗·克利夫兰1885年当选总统,但在4年后竞选连任失利,败给共和党籍的本杰明·哈里森。1893年,克利夫兰卷土重来,击败寻求连任的哈里森,成为美国第24任总统。

 

特朗普显然希望能够复制这段选举史,不同的是党籍互换,如果特朗普复仇成功,再当总统一次,不啻是妙不可言的历史佳话!

 

拜登对特朗普的挑战严阵以待,为免掉失江山,早就对特朗普展开猛烈的攻讦。

 

根报,拜登3月7日晚在国会发表其任期内第3也是最后一次国情咨文演讲,不点名地抨击“他的前任”(即特朗普)多达13,把后者贬低到一文不值。

 

拜登演讲期间,坐在他身后的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贺锦丽多次起身鼓掌,反观同座的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约翰逊却频频皱眉、摇头翻白眼舔嘴唇,大异其趣。约翰逊后来表明他不喜欢这演讲,因为“它充满了党派之争,是一场竞选演讲,而且是相当恶毒的演讲”。

 

其实,约翰逊的举动可谓相当斯文。回顾特朗普于2020年在国会发表其任内第3份国情咨文,结束讲话之时,站在他身后的时任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众目睽睽之下撕毁国情咨文演讲稿,令人傻眼。她后来解释说“撕掉的是一份虚假宣言”。美国两党政治的勾心斗角,实在不足为训!

 

当然,特朗普也不甘示弱,猛批拜登发表了“一次两极分化且充满愤怒和仇恨的演讲”,并炮轰那也许是有史以来最愤怒、最没有同情心和最糟糕的国情咨文”,堪称“国家的耻辱”。

 

值得一提的是被美国视为全球竞争对手的两大国家,对这次美国总统选举的看法。

 

俄罗斯总统普2月14日公开表示,他认为拜登连任对俄罗斯更有利,因为拜登更有经验且可预测

 

中国官方的态度则是保持中立。不管谁担任美国总统,中方对中美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即反对美方对中国进行攻击抹黑,以及打着竞争的旗号限制中国正当发展权利。

 

另一方面,中国网民一般上认为,情绪化叠加商人个性的特朗普若班师回朝,对中国是喜是忧,目前尚不好下结论,有利有弊。

 

上一届美国总统选,就有部分中国舆论希望特朗普连任,因为他“让美国显得特别奇葩、招人恨”,让中国人民“更加团结”,所以戏称特朗普(中国译名为川普)为“川建国”

 

结果战胜特朗普的拜登以老练外交手腕让美国变得不那么招人恨。但过去4来还是让中国的外部环境续复杂严峻,例如,美国调动多边机制在印太地区更全面、有组织有系统地展开对华围堵。有网民戏称拜登为“拜振华”,可说是苦中作乐。

 

如果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卷土重来,可以预期美国的盟友将重新受到白宫轻视,拜登构的军事联盟体系毀于一旦,遏制中国的力道势必大打折扣,这对北京而言,不啻消息

 

但身为美中贸易战发动者的特朗普二度入主白宫,极有可能故技重施,加速美中脱钩,不利于全球的经济发展

 

无论如何,未来美国无论由谁当总统,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口号终将沦为口号而已。这个在全球横行霸道、多行不义的“漂亮国”,走向衰败没落,指日可待!

 

标签:

2024年3月6日

哈迪欲与苏丹试比高?

2024/03/08  ● 南洋商报 《苍穹思索》  刘泰安

 

新中国缔造者毛泽东1936年《沁园春·雪》有此句:“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尽显大气磅礴、旷达豪迈的意境

 

此句描绘被白雪覆盖的群山好像一条条银蛇在舞动,高原上的丘陵好像许多白象在奔跑,它们都想试着和老天爷(喻命运)比一下谁更高

 

最值得欣赏的是欲与天公试比高这句气势恢宏的话。观察伊斯兰党主席丹斯里哈迪阿旺近来备受争议言论,不啻有“欲与苏丹试比高”的感觉,令人瞠目结舌!

 

众所周知,现年76岁、从政逾40年、自2002年起担任伊党主席的哈迪阿旺经常发表极端主义、种族主义等言论,肆无忌惮,与另一个名字带有“哈迪”、同样是极端种族主义者的前首相敦马哈迪,不分伯仲,政治劣行真是“阿邦阿迪”(即兄弟)啊!

 

温故知新,哈迪阿旺过去的一些极端言论有如下列:

 

1981年,他发表有关圣战的“哈迪宝训”,指出:“我们不需皈依佛教,我们不需信奉兴都教,我们不需信仰基督教,如果我们奉行这些部落的政治和宗教,我们就成为异教徒。”

 

2017年,在党报《哈拉卡》指出,我国的内阁阵容应清一色由巫裔穆斯林担纲,并组成一个受伊党影响的联邦政府。

 

2019年,他发表《法律管治:阿拉在哪?》文指出,穆斯林必须由穆斯林领袖所领导,倘若由非穆斯林所主导,结果将会是下地狱。

 

2020年正值华人农历新年期间,呼吁穆斯林社会不要选择非穆斯林来领导政府,并认为巫裔与穆斯林政府之间就像是牧牛人的关系。若巫裔与穆斯林拒绝让牧牛人掌政,就会由养猪人所领导

 

2022年,在面子书发文指责,多数“贪污根源”源自非土著和非穆斯林群体,这些人士追逐非法收益,破坏了国家政治和经济。

 

相信哈迪阿旺累积了过去大放厥词后都不曾受到对付的经验,更加目空一切,变本加厉,无比狂傲。

 

联邦法院2月9日裁定丹州伊法违宪无效后,也是国家伊斯兰事务理事会主席的雪兰莪苏丹沙拉夫丁2月15日呼吁各造尊重联邦法院裁决和宪法作为国家主要法律的地位。

 

孰料哈迪竟在2月20日于面子书贴文挪揄由殖民者制定的联邦宪法欺骗穆斯林,并引述多段可兰经经文,强调穆斯林必须捍卫伊斯兰,就连法官、律师、议员与君王也不例外,以便关注来世,而不只是关注此世的利益。

 

任谁都能解读到哈迪这番言论,就是质疑联邦宪法的地位,以及间接喑示包括马来统治者在內的司法、立法界人士与王室都没有捍卫伊斯兰。此话怎能不引起举国哗然?

 

苏丹沙拉夫丁殿下2月29日怒斥哈迪阿旺的声明,不仅蔑视联邦宪法及侮辱马来王室,更可能导致穆斯林社群分裂。

 

哈迪敢于挑战苏丹在宪法上是伊斯兰最高领袖的地位,以及质疑其捍卫伊斯兰的精神,无疑于以伊斯兰之代表自居,不正“欲与苏丹试比高”的态度吗?

 

最新的发展是,警方已援引《煽动法令》与《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在3月5日派员录取了哈迪阿旺的口供,以调查他发表的言论。

 

另一方面,哈迪阿旺则发出一封志期3月4日的感恩函予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內容不详。所谓“感恩”,似是在回应苏丹2月27日致给哈迪以表达不满的公函,不一定代表有所歉意或“认低威”。

 

据报,伊党其他领袖针对党主席遭雪州苏丹训斥之事,纷纷以哈迪言论纯属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该党立场为由,拒绝作出回应。

 

总而言之,伊斯兰党一向蔑视国内非土著和不同宗教信仰者是该党的政治权利和斗争路线,责任自负;但它现在卯上马来王室是否明智之举?好戏还在后头!

标签: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