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0日星期五

民主时代,政治活剧

2001/04/11 南洋商报 ● 指点江山 刘泰安

马华“接班人密谈”两名见证人植廉贵(右图)与石清霖(左图),本月7日发表联合声明,全盘托出密谈始末,过程有声有色,充满戏剧性,令人叹为观止。

我的感想有如下列8点:

(1)联合声明首先对马华首次号人物就党“接班人”问题谈判一事予以肯定,并美其名为“基于党的团结、稳定和继续强大”,更自圆其说地强调:“要为未来接班人问题作出妥善安排的意愿是非常正确及合时宜的。”

吊诡的是,这种家长安排式领导无视基层意愿及有违民主精神,不但是舆论界显而易见的共识,纵观谈判最终不欢而散,更导致派系公开交锋与缠斗,大损该党团结与形象,实难令人不对所谓“非常正确及合时宜”的说词存疑!

(2)植、石两人声称基于党的利益及维护党的良好形象,才以见证人身分公布密谈过程的“真相”。但明眼者一看便知联合声明“护主”色彩浓厚。有趣的是,声明不受“挺礼派”欢迎固然是意料中事,它似也不获“挺实派”大将如蔡细历的欣赏,后者认为不应公开密谈内幕,引起马华党员分裂。此外,两位密谈主角的回响也大异其趣,林良实宣称会继续保持沉默,而林亚礼则表示将择日回应,马华两大“鱼头”来日的动向必然是人们瞩目的焦点,不在话下。

植、石发表联合声明的效果,不但不是广大基层疑惑的结束,反而是两大派系对决的开始,不知他们有否弄巧反拙的感觉?

(3)据报,林亚礼甫在本月2日召开的马华会长理事会议上郑重澄清,从未向总会长林良实“逼宫”或限时辞职;而石清霖当时也在会议上否认发表过任何有关“林亚礼向总会长提出限时退休”的谈话。但石氏在事后不到一周内便以联合声明方式推翻前言,难道这就是其槟州马华副手黄锦鸿所形容的“有君子风度、讲求原则、讲话处理方面都是保持一贯的诚恳态度”的政治领袖吗?又或者这是记者报道有误(又是媒体的错)?

林亚礼本周一马华会长理事会议后,对记者说:“植廉贵与石清霖公布密谈内容,这是不要紧的,‘上面’是有眼睛看得到。”语带玄机,耐人寻味!

(4)联合声明中提到接班人“协议书”内容包括:双方达致的协议必须以文字书明;林亚礼决定退位时由陈广才填补署理总会长职;林良实在适当的时机退位让贤等等,不禁令人想起古代中国的封建帝皇“传位太子”的遗诏。中共当年权倾一时的林彪,不也曾史无前例地被党中央大会写进党章、列明为毛泽东的党国接班人,结果“折戟沉沙”摔死在蒙古吗?

威权政治时代尚无党章规定接班人可行,而今民主政治时代却有协议规定接班人之事吗?

(5)根据双林“接班人配套谈判”协议,马华4位副总会长之一的陈广才取代林亚礼的署理总会长职,如果林良实无论基于什么原因提早在明年党选之前引退,那么陈氏便自动由署理坐正为马华一党之尊,这种情况有点像美国唯一未经选举而接连出任副总统及总统的福特(右图),也有点像“黄袍加身”的宋太祖赵匡胤!

(6)联合声明中提到那位致电给植廉贵,建议两位见证人(可在不让总会长知情之下)签署一份列明林良实将在2002年前退位的文件的资深元老党员,已成为人们深感兴趣的神秘人物。不知献计发动一场类似“宫廷政变”的此人,与森州马华主席黄思华不久前怒斥在幕后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破坏党稳定与团结以遂个人政治目的之“军师”,是否同一人?若然,这位在当年梁陈党争中威名远播,如今已被边缘化的“改革派精英”之一的人物,可说呼之欲出了!植氏为何不道破其人身分,并要求党中央纪律委员会采取行动,拨乱反正呢?

(7)当前马华堪称正值兵荒马乱的非常时刻。最令人莞尔的应是不久前该党宣传局主任大战纪律委员会主席的妙事,也是马华宣传局主任的黄思华公开抨击身兼马华纪律委员会主席的林亚礼及陈广才,通过报刊发表有损党形象的言论,并直斥他们身居党高职,却以“局外人”的姿态,公开发表贬低马华政策和有失身分的言论,是不合逻辑和难以被广大马华基层接受的。看来马华这两大机关都似乎失去方向:宣传局主任矛头对内,纪律委员会主席则投鼠忌器、自顾不暇。这是一个无人会受到党纪对付,也是无人把党纪放在眼内的“谁怕谁”时刻!

(8)一向特立独行的马青总团长翁诗杰(左图),针对联合声明一事发表的评论,可圈可点。他指双林协议不能代表党,因为党没有授权他们去做,还用了“我不管他是哪一号人物”的重话,语气大有凌骂马华两大“鱼头”之势,令人侧目”

翁氏既不属“实派”,也不归“礼派”,很可能异军突起,成为鹬蚌相争之下得利的渔翁,即未来马华接班人的折衷人选;但也可能两边都不讨好,今后继续徘徊在主流之外,过着“千山独行”的政治生活。

总而言之,这是一幕民主时代里落伍政治的活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