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3日星期六

非命与天志的启示

2001/01/31 南洋商报 ●指点江山 刘泰安

在上周一新世纪首个农历新年前夕,首相马哈迪医生发表献词提醒人民:“在这个多元种族国家,任何种族都不会满足于他们所得到的一切,任何种族都不会完全得到他们所要求的一切。每个种族都必须接受这个事实,以便各族关系今后保持和谐与稳定。”他也强调,虽然土著享有比较特殊待遇,但这并不会威胁其他种族的权益和机会。值得国人特别是华社在欢庆春节之余,认真反思。

配合首相的见解,华社对于促进国民团结、公平经济、开明教育及多元文化等政策的一些建言应受到积极考虑,而族群关怀备至如华小问题,举凡师资不足、经费不够、增建不易等,都应受到正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白沙罗华小迁校争议过程中也暴露其中一些偏差,如华裔占90%的住宅区,虽有14块学校保留地,华小不在榜上,这些都教捍卫本身特征的华社,情何以堪?

各族地位与权益平等或至少相称,难道是遥不可及的梦想?种族政治牢不可破的现状,莫非是我国人民安身立命的“宿命”或“天意”?

我想起中国2千500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与儒家同列“显学”的墨家思想,10大纲目之“非命”与“天志”,或许对我们展望新世纪新政治有所启示!

集古代伟大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及劳动群众代言人于一身的墨子(左图),提出“非命论”乃冲着儒家“命定论”而发难。原来儒家始祖孔子(右图)接受夏商周传统思想,把宇宙和人类社会的最高主宰称为“天”,把支配社会生活的盲目异己力量称为“命”。有意志的“天”和无可抗拒的“命”,成为与鬼神相联系、令人可敬可畏的神秘主宰力量,及解释现实社会的变化与不同人的遭遇,促使人们安于各自的阶级地位。

墨子却对“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的思想坚持否定态度,并提出“三表”法进行检验,即通过事物的“本”、“原”、“用”三条途径,得出“事”、“实”、“利”三个方面的判断标准。

“事”,是从历代古者圣王事迹记载中,纵观用于国家、颁于人民的宪法,用于断狱定罪的刑法,及用来整治军队、指挥士兵的誓词,皆无“福不可求、祸不可避、敬不可益、暴不可害”的“执有命者之言”。

“实”,是从现实中广大群众的“耳目之实”来看,无论是“生民”、“诸侯”、“圣王”,都没有说过“见命之物”、“闻命之声”。

“利”,是从社会治理的实际效果来看,古代桀把国家弄乱,汤接过来治好;纣把国家弄乱,又由武王接过来弄好。这个社会没有改换,人民百姓也没有变更,而在桀纣,天下就乱;在汤武,天下却治,这就证明“命”的不存在。

墨子还分析了“命定论”产生的社会根源。古代穷民贪于饮食,懒于劳作,所以衣食之财不足,饥寒冻饿之忧接踵而来,但他们不说自己疲弱无能、做事不勤,却说命中注定是穷;古时暴王不能克制耳目淫乱与心术邪僻,不顺其父母,以致亡失江山、倾覆社稷,但他们不说自己颟顸无能、为政不善,却说命中注定失天下。换言之,他们这些人都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编造“命”来自欺欺人。因此墨子认为,“命定论”是古时残暴的统治者杜撰出来,并由那些社会地位降为穷人的人随声附和,跟着宣传,用来欺骗和迷惑广大朴实的穷人。

他又分析了“命定论”的社会危害性。如果一切听从于“命”,相信“命富则富,命贫则贫;命众则众,命寡则寡;命治则治,命乱则乱,命寿则寿,命夭则夭”,那么“强力”就消失,社会必然出现“在上位者不去主持政事,在下位者不去劳作;为君者不义,为臣则不忠;为父者不慈,为子则不孝;为兄者不良,为弟则不悌;入守则不固,出诛则不胜”的混乱状况或严重后果。所以,为了“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必须批判“命定论”!

至于“天志”说,则是运用宗教化的神秘力量,宣扬赏贤罚暴的正义性,加强对“王公大人”的监督作用,进而达到救民于水火之中的目的。

所谓“天志”,就是天的意志。墨子把天人格化,强调天是救民、助民、利民、爱民、为民,具有“为万民兴利除害,富贫众寡,安危治乱”的意志。

墨子假借“天志”宣扬自己的学说,旨在借助于宗教的力量,因为天在人们的心目中地位崇高,足以加重学说分量;同时借人们尤其是当权者普遍存在畏天的心理,抑制其肆无忌惮地对人民百姓施行暴虐统治和进行攻伐,即警告当权者,天是至高无上的权威,谁敢逆天而恣意妄为,就逃脱不掉天的严厉惩罚,从而使统治者因慑于天威而有所顾忌与收敛。

事实上,“天志”本质在于“民志”,或说是“民志”的异化。墨子假托天志以抒民志的思想,无疑是“神道设教”的性质,却也是救民于水火之中的手段,尽管与“非命”主张不无矛盾之处,但从一定意义来说,“天志”与“非命”思想是同步的,同样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反映民志、民愿与民心,其价值显然是可予肯定的!

毕生宏扬可以改变一国宿命,甚至改变全体人类宿命的“人间革命”、身体力行创造生命最高价值的当代宗教思想家池田大作,在1998年发表题为《新世纪希望网络》的新年贺词诗篇中精句,或可供全体大马人期许新世纪时参考:

“连系人际间、思想间;沟通民族间、文化间、中介文明间;过去与未来之间的活动,就是你和我的共同事业。

“洋溢著佛法人本主义,这深广的希望网络,能化压抑为自由,化隔阂为融合,化对立为共存,开启新世纪的黎明……”

标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