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3日星期六

新世纪政治的反思

2001/01/10 南洋商报 ● 指点江山 刘泰安


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右图)曾形容20世纪为人类对现代文明一边建设一边破坏的“极端时代”。这是科技和医药屡有突破,逐步解放人类生活极限,并将生产力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峰时代,但与此同时也是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日趋激烈,战争规模与武器破坏力臻达史无前例的境界的时代,多么令人扼腕!

步入21世纪的大马政治,将趋向建设或破坏之路?显是全体国人莫不关注的一大问题。

我对2001年伊始发生的一些时事动态有以下7点感想:

⑴首相马哈迪医生(左图)在今年元旦献词中纵谈种族关系课题,包括强调政府不会为满足某方提出单一种族诉求,而推翻实施43年“证明有效”的模式及政策,及重申他以往也曾提过的看法,即在我国最理想的情况是没有任何种族对本身处境感到满意。

毋庸讳言的是,首相的谈话在在显示,我国虽正迈进人类史上第3个千禧年大时代,但仍未走出叫种族政治太沉重的迷宫,否则困惑人心的种族问题,早应不成问题了!

⑵台湾总统陈水扁发表的元旦祝词,代表新政府在跨世纪前表达反躬自省态度,表示谦卑学习。他指出下一世纪经济竞争力仍是台湾赖以生存的命脉,因此呼吁宝岛朝野捐弃成见,因为政局会影响经济,内耗不利整体对外,台湾要面对全球竞争,新世纪不是朝野对抗,不是行政与立法对抗,也不是劳资对抗,而是与国际竞争。

阿扁宏观的视野,其实放诸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格局皆准。明智的领导人,难道不明白国家未来的繁荣与发展,取决于国际间的竞争,而绝非族群之间的竞争啊!


⑶上台未及一年的陈水扁,有新人、新政与新思维的表现,自然不在话下。 过去曾读到一段评论台湾国民党“老人的黄昏”的文字,颇具参考意义:“老人都会怀念过去,那是人伦之常。但是政治上的老人,如果太怀念过去,又不接触现实,智力思考跟不上时代,越老越顽固,却误以为意志坚强,那就麻烦大了。在记忆中,他不断膨胀自己,到最后自己也相信别人从未发现的成就!”这种实例恐怕在世界各国都俯拾皆是。

⑷美国开国元勋、也是政治哲学家及作家汤姆斯佩恩(左图)有此名句:“人与人之间所以为敌乃源于制度。”不啻是至理名言。如果在多元种族国家里,各族之间不时在猜忌、仇恨、歧视与冲突的漩涡中打转,试问该国的模式与政制怎无缺陷?其领导人岂无责任可言?如此政局怎算理想?

⑸“不让所有种族得到100%满足”的理念,与其说是多元种族社会“维持平衡与稳定”的最好方案,不如说是奉行单元种族政治路线的执政集团的统治手法。
.

这与当代美国犹太裔学者韩娜艾兰德(右图)所提出的“危机说”和社会心理学家弗洛姆(左图)的“逃避自由说”,也有关连。前者指出人类社会在面对危机时会使人产生高度不安全感,从而寄望及依赖强人或强有力团体来整顿混乱的社会;后者则认为在危机状况下,人民宁愿放弃自由,以获取安全。问题是两者都是滋长极权主义温床,有助于独裁者的崛起与横行!
.
⑹巫统在去年岁末提出与两大反对党——回教党与公正党商讨马来人的团结问题,撇除该党力挽族群离心的秘而不宣,但显而易见的意图不谈,斯举不失巫统作为以马来人斗争为职志的政党所应有的政治议程,无可厚非。其实这也可谓发挥“危机说”与“逃避自由说”的政治权谋术数的例证。假设国内各族有日全无分裂问题的存在,将是单元种族政党失去斗争本钱而走向没落时候!

公正党已拒绝谈商,反而宣称国家领导信心危机、滥权、舞弊、贪污等才是更重要的议题。另一方面,回教党虽然同意赴会,但却表明讨论范围应概括所有种族,即全民团结,无疑是思想更开明的反应。

⑺根据近代西方社会的演变,任何旧“秩序”瓦解,都必经一段漫长时间才能由“混乱”中产生新“秩序”,多则百年,少则10年、8年。但近代非西方社会的演变,却显示许多社会并未从“混乱”中出现新“秩序”,反而进入更“混乱”的永劫之中。

在当今全球列国争逐的大时代,任何步伐的延迟就正是永劫的开始。我们大马是否还有很多时间去等待新“秩序”由“混乱”中姗姗迟来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