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日星期四

激扬文字的心路历程

.

循人校友会新会所开幕(23/02/2004)特刊文章:

刘泰安

尽管我早在高三毕业的1973年,在自己忝任主编的《循人高中第十届毕业特刊》里,便发表过一篇题为《哦!宇宙啊,我多么仰慕妳!》的新诗,以及另一篇题为《星洲之游乐如何?》的散文,但我对写作产生兴趣与热忱,频向报章、杂志投稿,却是11年后的事情。

1984年间,由于参与某政党的内部风波,开始向报章发表文告,继而撰写文章、抒发己见。从此,发表时事评论,便成为我业余最大的嗜好,也带给我精神富裕的感受!

20年来,我曾经勤于笔耕,埋头伏案;也曾封笔不作,束之高阁。1996年可说是我的思路笔锋的一个分水岭,即之前的视野不无囿于党派成见,之后才发现海阔天空,突破议题的局限,自此才敢称“自由撰稿人”。
.
2000年则是另一个转折。一向随意投稿的我,首次受到《南洋商报》邀约撰写自题《指点江山》的专栏,从当年4月杪至翌年5月中,为期一整年。去年11月初至今年3月杪,再度成为该报言论版的《笑看风云》栏的特约作者。

当今身为专业工程师和4个男孩的父亲的我,公私两忙之馀,对写作依然乐此不疲的两大原因:一是服膺“笔之斗争”的理念, 一是珍惜“以文会友”的收获。
.
台湾名作家龙应台(左图)说得好:笔,是一种权力,它可以针砭时事、裁判是非;也可以混淆诱引、定夺毁誉。知识分子依靠知识和见识,取得指点江山的权力。国家有难、局势有变的时候,他的言论可以是混沌中的明灯;在乱世中,他的言行更可以与当权者抗衡较劲,比春秋长短。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右图)也曾指出:与权势斗争是言论者的根本使命。以笔为生涯者,肩负振兴国家社会的重大使命和责任;言论必须符合民众的利益,不可离开“民众”这块“大地”。

我不敢以“知识分子”自居,更不敢以“文章报国”为己任。但一笔在手,可以激扬文字,品评世事,何乐而不为?若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个中喜悦,更是难以衡量!

假如有一天失去“笔之斗争”的使命感和满足感,那将是我“砚”盘洗手、退出论坛的时候。
另一方面,因为写作,使我得以受教于多位报界前辈,体会本邦舆论的开放度、议题的敏感度。对于近年赏识拙笔的言论主编,如《星洲日报》的吴天华、《南洋商报》的陆宇莲、萧松、黎秀珠等位,都一一感铭于心。

因为写作,多年前竟引起本地台商的垂注,促使驻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新闻组前组长张兰新联络我,提供宝岛官方的资讯。自此常年受邀出席双十国庆的酒会及其他一些活动,隆情厚谊,不啻受宠若惊。

因为写作,荣幸地获得马来西亚创价学会会长柯腾芳(下右图)的知遇,认识这个倡导“人间革命”、致力于推动文化、教育与和平的活动的当代高等宗教组织,受邀出席无数提升人文素养、开拓无限视野的活动,可谓恩同再造。



总结一句,假如我今天在时评写作方面还算薄有成就的话,循人小学3年和中学6年的教育,就是没齿难忘的根源啊!


(作者简介:1973年循中高三毕业,1980年新加坡大学土木程系毕业。曾在1988至89年间应聘前往台湾,参与台北捷运系统的工程设计。现任职于吉隆坡某工程顾问公司。业余爱好时事评论,忝为自由撰稿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