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日星期四

池田大作和国际创价学会的和平思想及活动

(刘泰安 于2002年8月25日SGM蕉赖文化会馆池田和平讲堂(下右图)举行的“壯年部之日”纪念会上发表的专题演讲稿)

英国已故知名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指出,人类生存的历史最少有20万到30万年,而有记录文献的历史,则不过是最近5千年. 在这5千年里面,战争成为人类主要习惯之一,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战争和人类文明几乎是同时发生的. 他的确没有言过其实. 据知,在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战争就达1万5千多次,直接或间接地杀戮了35亿人,世界上没有战乱的日子确实屈指可数.


我在今年初观看了一部由中国制作的电视系列片集《神州》,感触良多.“神州”也是中国大陆的外号. 这部电视片集细说从头:拥有5千年历史的文明大国的中国,自春秋时代以来2千500年,不是分裂战乱的日子不满一千年. 在这千年专制一统的时代里面,人民真正安居乐业的太平日子,竟然不过300年! 外戚之祸、宦官作孽、党锢之争 、藩镇割据、东厂西厂、血腥恐怖、残酷劳役、政变、兵变、民变、文字狱、反右、文革等等,中国人枉死在战火中的不计其数,曾有高达4分之3的记录(即在后唐“安史之乱”后,中国人从900万户锐减到200万户). 这个古老民族的千载悲运的原因,莫非真如台湾名作家柏杨所说的:“中国人是受了诅咒”?


回顾刚过去不久的20世纪,毫无疑问,这是人类史上变动最急、最大、最剧烈的100年. 这是一个建设与破坏并立的两极时代,因为它既是科技开创无尽可能的世纪,也是战争造成无数生灵涂炭的世纪. 根据一项统计,这100年间全世界发生过373次武装冲突和大小战争,死亡人数高达1亿多,把战争的惨烈推向了历史的一个高峰! 这包括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不胜枚举的区域战争如: 世纪初的英布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日俄战争、意土战争、巴尔干战争、摩洛哥危机、波斯尼亚危机等; 世纪中的韩战、越战、印巴战争、中东战争、两伊战争等; 世纪末的海湾战争、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车臣战争等. 此外,苏联史太林的集体化主义、 纳粹德国希特勒对猶太人的大屠杀、日本皇军的南京大屠杀、中国毛泽东的文革浩劫、红高棉波尔布特的杀戮战场、乌干达伊迪阿明的残暴行径等等,在在说明20世纪也是一个“种族灭绝世纪”的阴暗面.


步入了21新世纪的今日世界的我们,似乎不比“以战争开始、又以战争结束”的上一个世纪的祖先幸运,因为这一个世纪又是以恐怖主义战争开始. 这当然就是众所周知、去年在美国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事件.我想, 100年后的人们在回顾本世纪发生的世界大事时,一定不会忘记这则被形容为“完全改变世界原来面貌”的大悲剧, 除非屆时地球面目全非, 人类灰飞烟灭!


显而易见的是,世界和平从来都是人类的渴望,也是当今世人最重要和最迫切的课题,因为人类已掌握可能摧毁整个地球的武器. 试想,上帝创造了人类,人类却发明战争,从而毁灭自已. 如果上帝有知,会不会上帝也疯狂?

香港《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在一篇有关“911”事件的评论中,曾经指出:“在碧血黃沙的战乱中,只有时代智慧的声音,才能喚回永久和平的希望.” 我认为,当今世上早已有一位发出如此呼声的智者和伟人,他就是池田大作先生.

池田先生是何许人? 他是一位宗教家、教育家、哲学家、社会活动家、和平运动家、作家、诗人、摄影家. 有人形容他是“东方巨人”或“平民大使”,而我个人最爱引用的称号就是“人间行者”-------一位推动“人间革命”的力行者!

池田先生的和平思想博大精深,他所创立的国际创价学会的和平活动则浩如烟海,实非我这凡夫俗子所能领悟与掌握. 今天要在这里谈《池田先生和国际创价学会的和平思想及活动》,只怕班门弄斧,贻笑大方.无论如何, 容我从一个时评者的角度, 提出以下12点管见向大家请教:

1. 先生是一位充满正义感、慈悲与博爱精神的日本人.由于二次世界大战时4个哥哥都被送上战场,大哥甚至战死, 所以他痛恨战争. 先生始终坚持日本应对侵略中国的往事认真道歉. 他与香港资深政论家及武侠小说家金庸对话时,就曾指出:“许多日本人忘掉过去战争罪行的历史,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省与赎罪心理,也不能誓言和平.日本人必須彻底纠正‘历史的健忘症’,否则就不会被世界视为朋友.”他也曾针对日本在战后根本没有向中国人诚心赔罪,而说过:“这是一个多么没有‘心’的国家啊!” 我想,先生无畏无私地批评自已的祖国,不是他不爱国,而是他更爱和平、更爱正义、更爱真理!


2. 先生在1947年加入成立于1930年的日本创价学会-----一个信奉13世纪佛教高僧日莲大圣人教义的在家信徒组织. 创价学会的首两任会长牧口常三郎和户田城圣, 都因反抗国内军国主义法西斯极权统治,和批评企图麻醉与控制人民思想的神道教, 而被捕入狱,牧口先生甚至死于狱中. 池田先生在1960年出任创价学会第3任会长,继续贯彻前两代会长不向权威之恶屈服的精神,顽抗日本军国主义. 当然,他也难免因此受到日本右派分子的恐吓与攻击,以及怀有偏见的舆论压力. 但他光明磊落地宣称:“我是一个佛教徒、一个平民百姓,却不断地遭受毫无缘由的中伤和迫害. 不过,也许有点冒昧,迫害反而是佛教徒的光荣. 我认为这是人生最高的荣誉,后世的历史一定会对事实真相进行严厉的审判.”他坚信“与邪恶作战才是正义之士”,这不正是孟子和文天祥所说的“浩然正气”吗?


3. 先生的和平思想的源头,可追溯代表日莲佛法根本思想或日莲宗教基本特色的《立正安国论》. 所谓“立正”,就是确立正确的信仰;所谓“安国”,就是社会的繁荣、民众的幸福以及世界的和平.“立正”是方法,“安国”是目标. 先生的解释是: “所谓‘立正安国’,浅显易懂地说,就是以人道主义哲理为根本,每个人进行自身的‘人间革命’,成为创造社会繁荣与世界和平的主体者. 为世界筑起恒久和平的乐园,以人本主义的哲学耕耘人的生命大地,就是‘ 立正安国’的实践.”


4. 先生对“和平”的概念有非常宏观的见解. 他认为,“和平”的反面不只是“战争”. 和平其实是同包括战争在内的贫困、饥饿、环境破坏、人权压制等各种层次的暴力进行战斗,并在根除暴力的过程中实现自己. 这令人想起60年代风起云涌的黑人民权运动那句至今依然掷地有声的口号:“没有公正,就没有自由,也没有和平!”


5. 先生认为,生命的尊严是绝对的标准. 维护这种生命的尊严,为这种生命所追求的幸福而尽最大的努力,就是“善”,反之则为“恶”.这是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不变的标准. 因此他强调,人类只有将生命视为无比尊严,文明才能成为人的文明,21世纪必须是生命的世纪. 此外,只有当人类确立了个人尊严、人格与生命尊严的觉悟和强烈意识时,战争才能得以根除. 一言以蔽之,重新把人定位于最高位置,振兴人本主义或人道主义,尊重生命,热爱生命,正是先生展望21世纪的和平观!

6. 先生指出,战争的本源在于人的内心世界的破坏,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所阐明的“战争始于人心”. 因此,唯有对人本身进行根本变革,才能追求世界的真正和平. 先生毕生推动的“人间革命”,简单的说,就是透过信仰而转变生命、提高人格、追求更高价值的人生. 他有句广为人引用的名言就是:“一个人伟大的人间革命,不但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宿命,甚至可以进而改变整个人类的宿命.”由于人与环境互相依存、息息相关,个人的改变,肯定可以影响或带动身边的人和周遭环境的改变,然后再进一步影响或促使整个社会、国家甚至全世界的改变. 这与中国儒家所提出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治哲学可谓不谋而合.


7. 先生重视参与社会政治,1961年组织了隸属创价学会文化部的公明政治联盟,成为精神领袖. 公政联的基本政策包括: 反对核武器、反对修改日本的和平宪法、要求选举公明、净化政界等. 1964年正式成立公明党,以创价学会的教义为党的指导理念, 在日本政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基于“政教分离”的原则,公明党与创价学会在1970年分道扬镖、独立发展. 今天的公明党是日本联合政府3个成员党之一,稳占自1969年以来便是日本第三大政党的地位,而且不失为当今日本政坛的一股清流. 例如: 该党始终反对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去年5月杪熊本县地方法院在审理一宗原麻疯病患者状告政府的案件中判决政府败诉后,当东京官僚准备上诉时,小泉内阁中只有公明党籍的厚生劳动大臣坚持“这是高于法律问题的人权问题,根本不该上诉”,并差点因此挂冠而去,最终使到政府放弃上诉.



8. 先生对日本与中国恢复邦交的贡献一直令人津津乐道. 早在1968年他便提出日中邦交正常化、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地位的主张,引起了当时也开始争取恢复中日邦交的外交活动的中国总理周恩来的注意,后者甚至指示说:“一定要重视创价学会这个团体.从会员的人数来说, 每10个日本人几乎就有一个学会会员. 这是一股非常大的力量. 推进中日友好绝不能忽视这股力量. 一定要想办法建立同创价学会之间的渠道.一定要和他们交朋友.”中日终于在1972年正式恢复邦交,而被喻为“打开中日关系的重要挖井人”的池田先生,也在1974年第二次访华时获得病危中的周恩来的接见. 中日的友好无疑对亚洲的和平与稳定意义重大,也对世界的和平进程影响深远.

9. 先生极其重视“对话”. 他坚信: 唯有通过对话,才能化对立为调和,化偏见为共识,化纷争为和平. 他也认为,不能对话是懦弱的表现,也是人性的失败. 自古以来,佛教具有和平的形象,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它摒弃暴力、彻底重视对话. 先生的和平行动,也是以“相信人”的信赖与诚实为出发点,展开世界性的对话. 先生40多年来频频访问世界各地,或与政治领导人、学者及其他有识之士展开交流与对话,或在各国高等学府或学术研究中心发表演讲,内容涉及世界和平、东西方历史与文化的传统与对比、宗教与科学、人生观、世界观,以及人口与环境等问题. 曾与先生进行过对话的人士多不胜数,比较著名的有: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罗马俱乐部的创始人贝恰、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苏联前总统戈尔巴乔夫等. 值得一提的是,先生在1974年初访苏联时,很多人质疑他身为佛教徒,为何要去一个有敌视宗教意识形态的共产国家时,他只回答了一句:“因为那里与我们同样有人存在,所以要去.”尽显人本主义者的恢宏胸怀!


10. 先生出任日本创价学会第3代会长(1960-1979)后,旋即领导学会走向世界,掀起划时代的和平、文化、教育运动,使创价学会成为真正的现代世界高等宗教团体. 先生在1975年1月26日美国关島创立了国际创价学会(SGI),致力于国际和平运动,坚决抗拒包括日本军国主义在内的一切黩武主义. 在1995年通过的SGI宪章,有3大基本方针,其中第3项就是:“国际创价学会会员否定战争等所有暴力行为,以人类幸福、世界繁荣与和平为活动宗旨.为此, 以消灭核武器, 实现不战的世界为远大目标, 支持联合国的宪章精神, 努力协助联合国维持世界和平.”先生自1983年起,从不间断地在每年1月26日发表《SGI之日纪念倡言》,广布时代智慧的声音. 值得一提的是,国际创价学会在全世界的加盟团体,依据各国不同的风土民情,在广宣流布佛法信仰的同时,更积极推动文化、教育与和平的活动;成员们都身体力行矢志成为良好公民,以期对本身的社会和国家的繁荣作出贡献. 我认为,SGI这个组织的存在本身,就是池田先生为世界和平所作出的单一最大贡献!


11. 先生对联合国的重视与支持是令人括目相看的. 尽管今日世界很多人认为联合国软弱无能,但先生坚信像联合国这样的几乎包括世界所有国家的国际和平组识,提供一个互相讨论的“人类议会”的场所,这本身就具有重大的意义,给全世界的民众带来极大的安心. 他也强调他之所以那么重视联合国的作用,是因为要探索出一个世界和平的新秩序,目前除了加强和充实联合国维持和平的功能外,别无他法. 联合国在冷战时期的1978年,1983年和1988年举行过3次核裁军特别会议,先生都曾一一向联合国秘书长提出具体的建议书. 国际创价学会在1981年正式成为联合国具有非政府组织(NGO)地位的相关组织后,从1982年起,便与联合国在世界数十个城市共同举办过:“核武器---现代世界的威胁展”、“战争与和平展”、“环境与开发展”、“现代世界人权展”、“儿童人权展”等,也曾进行多次救济难民的募捐活动,包括为柬埔寨捐赠了大约30万部收音机.

12. 先生有鉴于和平的基础在于以教育和文化为中心的人际交流的信念, 陆续创办了日本创价大学、创价中小学和幼稚园、美国创价大学、美国波士顿21世纪中心、牧口纪念教育基金会、户田纪念和平研究所、东洋哲学研究所、民主音乐协会、东京富士美术馆等机构,促进文化教育事业发展,以及争取世界持久和平. 由此可见,先生不愧为当代最会创造价值的伟人!

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20世纪风云人物之首(Man of the Century)、也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曾经说过: “我不知道第3次世界大战如何打法,但是我知道第4次大战时,人类将用石头和棍子.”现代战争的可怕,不言而喻. 问题是: 如果世界再发生第3次大战,人类还会有未来吗?


池田先生说得好:“真正的和平,既是人类的课题,也是赋予每一个人的使命.” 中国民初诗人徐志摩(右图)有此浪漫的佳句:“悄悄的我 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其实,我们大多数人何尝不是悄悄的来,也将悄悄的去? 如果我们不能为下一代留下“和平的云彩”,人生于世又怎能算是“潇洒走一回”呢?


已故摇滚歌王“貓王”皮礼士(左图)有首名曲叫“It’s Now or Never”,其中两行歌词蛮有意思:“Tomorrow will be too late, it’s now or never”(明天会太迟,就在此刻或永远不再). 响应人间革命,实现世界和平,人人有责. 今天不做,明天恐怕会后悔啊!
-----------------------------------------------------
参考资料:
1. “20世纪战争档案纵览”《 解放军报》28/12/2000
2. 《展望21世纪》A.J.汤因比、池田大作著
3. 《东方巨人池田大作》苏东天著
4. 《池田大作集》何劲松编选
5. 《和平世纪的倡言》池田大作著
6. 《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池田大作、金庸著
7. 《日本佛教史》杨曾文著
8. 《日中恢复邦交秘话—池田大作与日中友好》卞立强编译
9. 《亚洲周刊》30/4/2001,4/6/2001,8/10/2001
10. SGI中文网www.sgi.org/chn_t/sgi/index.html

标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