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30日星期六

安得天下无战争?

2001/02/22 南洋商报●指点江山 刘泰安


“在我的儿童时代,战争是一种荣耀。我必须承认,在我的一生中,虽没有一点破坏道德的行为,但也不曾是个和平主义者。我可以对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说:我憎恨战争;我也可以说我害怕战争。但是在核战出现之前,我从不相信会有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但现在,我无法想像会有任何其他型态的世界。”

上述美国《纽约时报》资深记者沙里斯布礼在1983年所写的感言,迄今读来依然令人感触良多。纵观当今美国新政府鹰派抬头的趋势,及其与英国联手在上周五空袭伊拉克的最新动态,能不令世人扼腕,去年9月初由超过150位世界各国领袖核准“使21世纪免除战争”的联合国《千禧宣言》,何其迅速,成为一纸具文?和平的世纪,始终是不可能的梦?

我的感想有如下列5点:

(1)美英对伊动武的原因,据称是要加强“禁飞区”安全的“例常行动”,警告伊拉克总统“沙胆”胡申遵守10年前海湾战争协议。但这个由上任不到一个月的美国新总统布什下令展开的军事行动,难免予人耀武扬威、甚或藉以刺激美国已放缓的经济成长的观感。

此战受到联合国安理会5大常任理事国之三即中国、俄罗斯与法国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同声谴责,可见师出无名,而且得不偿失,例如加剧中东地区的动荡局势,巩固胡申的强人政权等。布什迫不及待地坐实好斗的“牛仔”形象,实非世人之福,美国如果从20世纪的自由世界捍卫者,摇身一变为21世纪的自由世界侵略者,那便是历史悲剧啊!

(2)在竞选期间便已发表显露强烈外交鹰派特色政见的布什,上台后推动耗资千亿美元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似乎势在必行,尽管这将点燃世界军备竞赛的引信。诚如最近一期的香港《亚洲周刊》所分析,布什疑欧、蔑俄、反中、部署NMD、外交日趋鹰化,要成为世界唯一真主,支配全球,实令举世忧虑!

如果美国一意孤行要落实旨在称霸天下的NMD,全世界的确都没有任何国家有能力阻止,但美国必须评估斯举的明智性,经济效益及代价,后果之一将是新冷战时代的重临。

(3)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去年10月杪“抗美援朝”50周年纪念日,曾促请美国彻底摒弃冷战思维,建立适应时代要求的互信、互利、平等、合作的新型安全观。可谓语重心长。

北京《人民日报》当时也发表社论指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但是天下仍不太平,人们一定要树立忧患意识,居安思危。基于“贫弱就会受欺,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社论也强调加速军队现代化与建设,和增强全民国防意识的重要性。

毋庸置疑的是,21世纪的中美关系与互动,将与世界和平的兴衰成败息息相关。

(4)美国历史上最杰出总统之一,第26任总统老罗斯福(右图)有此名言:“如果让我在和平与正义之间作一选择,我会选择正义。”大有中国亚圣孟子“舍身取义”哲理的气概。

日前读到新加坡《联合早报》一篇题为《王道与霸道》的文章,发人深省。论者指出,王道就是你仁义,以德待人,把人感动得心甘情愿认你当老大;霸道则是你有实力,以力服人,谁不服就把他打服为止。

他认为,美国是一个“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霸道国家,从白人登陆北美大陆那天起,从来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用“力”时从来是当仁不让。孟子(左图)的“义”很抽象,而美国的“义”则很现实,“义”就是“益”。符合其国家利益的就是正义的,否则就是不正义,绝不做亏本买卖。所谓君子小人,有实力打倒对方就是君子,没有实力被人打倒就是小人。乍听此论语多偏激,却也道出古今国际政治“强权即公理”的荒谬现实!

(5)当代世界著名宗教、政治活动家、和平运动推动者,“平民大使”池田大作(右图),毕生为促进世界和平奔走呼号,伟大精神震撼人心。他认为战争的本源在于人的内心世界的破坏,即“战争始于人心”。利己主义是人心失衡的滥觞。真正的和平,既是人类的课题,又是赋予每一个人的使命。两者相辅相成,人类就一定能恢复其主导地位。

池田大作主张,21世纪应该成为一个人道的世纪。只有当人类确立了个人尊严、人格与生命尊严等觉悟和强烈意识时,才会根除带给人们生命财产危机的战争。果如其是,世人或可齐诵琉球王国末代国王尚泰王所作的诗句:

“战火纷飞的日子已告结束,和平的曙光已不再遥远。请不要绝望,生命的尊严高于一切。”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