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5日星期四

行动党如何“写历史”?

2001/02/28 ●南洋商报 指点江山 刘泰安

美国19世纪神学家、作家克拉克有此脍炙人口的名言:“政客与政治家的分别是,政客关心的是下一次选举,而政治家关心的是下一代。”当代著名宗教家、思想家、教育家池田大作则别具慧眼:“政治家是急救措施,即‘权宜之计’,而托付希望于未来、立‘子孙之计’的是以教育家为首的民众本身。”政客、政治家、教育家三者,对人类社会的贡献孰轻孰重,显而易见!

我国老牌反对党民主行动党,因争议席与挖角的旧怨新恨而与新兴反对党公正党“擦枪走火”,党主席林吉祥(左图)日前宣布不再参与涉及公正党的替阵会议,遂使两党关系濒临决裂,突显两党虽然“同舟”,但始终未能“共济”,更使替阵政治实力与前景都增添变数,这对我国新世纪新政治的展望是利是弊,同样是显而易见!

我认为,如果反对党对日益壮大、同走多元种族政治路线的公正党争取华裔党员的努力,怀有不可开解的心结与顾忌,以致要诉诸决裂摊牌的激烈反应,那无疑显得私心作祟,重视政党利益多过长远政治斗争目标的大局,这固然是长期执政的国阵所乐见,却叫所有关心马来西亚民主政治的人们太沉重;同时也令人理解执政集团“战无不胜”和反对阵营“无法变天”的原因,并非前者太强,而是后者太弱啊!

平心而论,行动党坚持替阵成员所谓“互不挖角”的协议,阻止该党异议分子或退党人士加入公正党,不啻有违一向鼓吹的民主、自由、人权精神,而且令人费解:难道行动党宁愿把这些人推向敌对的国阵,或要他们仿效过去“三剑客”一样另立门户,成立一个攻击行动党比攻击国阵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新“反对党”?行动党领袖莫非不知这对该党形象与威信,只有破坏而毫无好处?

事实上,舆论界近年来不乏期许行动党脱胎换骨与改革求变的诤言,兹举5则如下:

(1)东方国家的政党一般上太重视所谓“党的利益”,并对异己缺乏宽容的胸襟。其实这是压抑人性、阻碍进步的桎梏,也往往是造成政党分裂的主因。

行动党既是民主开放的政党,便应有开放、互相尊重、互相信任的政治文化。唯其如是,个人风格与偏好的歧异才不会被视为具威胁的挑战,任何一方的行动也不会被诠释为针对另一方而发的小心眼算计或阴谋。

(2)如果行动党领袖具备开阔的胸襟,就应接受任何前党员的抉择。只要他们没有利用新身分来破坏行动党,让公正党接纳入党也非天大坏事。行动党实应反省的是:他们离开的原因何在?该党斗争路线或内部组织是否到了必须重整的时候?

(3)反对党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里,除了要和执政党一争长短,也难免要与其他反对党进行良性竞争,如此才能在求取进步的同时,也提升国家的政治水平。因此反对党不应害怕相互竞争,也不应阻止退党人士加入其他反对党,只有自己奉行民主与改革,才能说服人民支持,加强人民对反对党的信心。

(4)单一反对党要撼倒老树盘根、财雄势大的国阵,难如登天;即使所有反对党结盟联手要动摇国阵,也是举步维艰。要化“不可能”为“可能”,在“不败神话”中创造“奇迹”,反对党彼此之间必须摒弃成见、合作无间,显然是关键性的大挑战。

公正党的崛起,行动党异议分子的出走,对于在政海斗争多年及有自信心的行动党而言,实无理由始终纠缠不清,模糊了对政局大趋势的客观评估。

(5)如果行动党决定退出替阵,无疑是自绝于整个反对党阵营的主流之外,孤军作战,趋向地缘化,回复一个以华裔为主、难以吸引他族加入的种族色彩浓厚的反对党。该党在来届大选中必然面对国阵与替阵候选人的夹攻,脱颖而出的机会有多高?往后行动党尚有何作为?这都是该党必须三思的问题。

无论如何,行动党后起之秀、社青团团长邓章钦(右图)的评论是可圈可点的。他促请其本营与公正党作出必要的努力,化解两党之间的误会与歧见,抓紧替阵斗争的大方向,切勿因小失大。他更针对槟州前党同志张德发、魏福星等跳槽公正党一事表示,人各有志,如果他们无心留在行动党,或认为行动党已无他们发挥的空间,当然可自由作出选择,那是他们的权力。

邓氏也强调,行动党实应把此事当成对本身作出检讨的良机,与其制止退党人士,不如加强本身的凝聚力,不仅可留住其他原有党员,甚至还可能吸引包括公正党的其他政党人士。他那“应该扩大格局、拥有宽阔胸怀处事”的智慧,气度与洞见,似比党内资深或权重的领袖犹胜一筹!

台湾“百年老店”国民党,尽管有钱和长期执政历史,自去年3月在总统大选失败后,迄今一直在寻找定位与致力振兴。虽然陈水扁新政府起步不顺,国民党在立法院发起的政治消耗战中也几乎没有赢得民心,其多数席位将在今年年底的立法委员选举中受到威胁,面对民进党与亲民党的两面夹击。

国民党主席连战最近接受采访时坦承:“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党的某些方面如结构、组织、政策和形象,已在某种程度上落伍了。在去年的反省过程中,我们达成共识:如果这个政党要有政治前途,就必须改造。”

同样的,行动党历经1995与1999年两届大选的重挫,也曾发出“不改革就死亡”的呼声,以及不想变成“政治恐龙”或过时政治名词的警言。纵观该党领导层当前的行动与思维,它要改变“永远是反对党”的宿命,肯定还须作出更大的努力!

有人说过:历史,是由行动的人们写成的。谁不行动,谁就失去创造历史的机会。且看亟思“创奇迹”的行动党如何“写历史”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