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8日星期日

马华接班人之战

2001/03/14 南洋商报●指点江山 刘泰安

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中令人拍案叫绝的一种情节是,诸葛亮三气周瑜,导致后者仰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然后气绝身亡,死时36岁而已。卧龙先生吊丧致祭时,也不免哀恸:“从此天下,更无知音!”后人有诗叹曰:“苍天既已生公瑾,尘世何须出孔明?”今人也由此创造“瑜亮情结”一词,用来形容势均力敌,又势不两立的一山二虎,或一天二日的竞争对手。

数当今马华风流人物,首次号领导人属意的党未来接班人选--黄家定与陈广才,无疑是马华中生代的“一时瑜亮”,两人若无“瑜亮情结”,实难令人信服,问题只是:谁是瑜?谁是亮?

说起来我与黄、陈两位其实也有一点“渊源”,那就是在70年代中期曾同在拉曼学院攻读大学先修班。当时拉曼学院因本身校园尚未建竣,而借用各地国中校舍上课。1975年陈广才就读蕉赖中心的文科班(UA2),而我则在葛京律中心读理科班(US2) ,低我们一届的黄家定就读麦斯威中心的理科班(LS12)。这是我从当年毕业特刊“PARAGON” 里头查悉,斯时当然互不相识。拉曼学院能够栽培出两位正副部长级学生,忝为校友者皆与有荣焉。

众所周知,陈广才与黄家定在政坛上崛起,应拜1984至86年间马来史无前例最激烈的梁陈党争所赐。党争结束后,陈广才便出任已故卫生部长陈声新的政治秘书,而黄家定则官拜新任交通部长林良实的新闻秘书。直至1996年以前,广才的党职与官职都比家定高,例如前者在1990年当选马青总团长,后者只是马华中委;前者出任副文化旅游部长时,后者才当上内政部政务次长。

1996年马华党选显然是陈、黄仕途际遇的一大转捩点。陈广才第3度蝉联马青总团长,但黄家定却更上一层楼,中选为得票第2高的马华副总会长,党内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在党职上超前了陈广才,同时在官职上也出任副内政部长,与广才平起平坐。

1999年上届党选时,陈广才虽然放弃马青总团长职而改攻马华副总会长,而且在提名日以获得最多中央级领袖提名而在气势上先声夺人,但经历一番龙争虎斗后,只以得票数最低而位居末席,比名列第3的黄家定少了393票,只比寻求蝉联失败的叶炳汉多出274票。接踵而来的上届全国大选过后,家定再度超越广才而出任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政治征途果然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陈广才与黄家定相比,可谓一输再输!

今日黄、陈的势力优劣是显而易见的。黄家定是“国王的人马”,除了官职与党职排名都在陈广才之上,连勋衔方面,黄的“拿督斯里”(马华当今领袖只有老总林良实与他有此殊荣),比陈的“拿督”也更胜一筹。此外,黄家定有兄长黄家泉坐镇马华中央代表第3多大州的霹雳州联委会,兼任马华全国组织秘书长,黄氏兄弟联手出击,焉能不所向披靡?陈广才虽有彭州马华作为后盾,但实际势力有待考验。

陈广才在最新一期的《亚洲周刊》中表示,马华两个阵营已经隐隐然成形,副总会长蔡锐明、马青总团长翁诗杰、妇女组主席黄燕燕“与他们逐渐在一起”。然则,此说旋即被黄燕燕和翁诗杰否认马华有派系之分,而失去立足点。蔡锐明迄今虽未作出反应,但不等于默认。

马华总会长林良实已在日前公开宣布寻求蝉联原职,署理总会长林亚礼则对留任不置可否,马华领导层由中生代接班的大计,毫无疑问地触礁与被迫延后,但这并不意味中生代争“卡位”之战也可平息,反而会越演越烈!

如果林亚礼在明年党选时选择不退,假设也无“国王的人马”出来挑战亚礼,那么马华副总会长职的竞争势必比上届党选有过之而无不及。叶炳汉或会卷土重来,其他新生代领袖如翁诗杰等也有可能力争上游,如此一来,基于与主流矛盾重重的原因,预料陈广才要保住他的副总会长职也非易事,其政治前途已不容乐观!

任何政党的党选都将牵涉党内权力重整,不在话下。作为我国最大华基执政党的马华内部权力分配的变化,不能说对国内政局无关宏旨或毫无影响,因此,该党诡谲多变、权谋不断的选战,值得华社关注。

可以预期的是,即将陆续举行的马华全国各州、区、支会今年度代表大会,肯定会有连场好戏上演,以便为明年党选热身。作战的号角已响起,且让我们坐看热闹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