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日星期五

日破云涛万里红


《星空思索》专栏文章 (28/04/2005):

刘泰安
诗书满腹的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右图)在2001年间(即卸任国家主席及中共总书记的前一年),曾赴祖籍地安徽考察和登上黄山,诗兴大发而赋了一首七言诗:“遥望天都倚客松,莲花始信两飞峰。且持梦笔书奇景,日破云涛万里红。”




这引起了一些猜测,以为是一首隐含政治寓意的诗作,因为诗的最后一句,似有江氏压(胡锦)涛而捧(曾庆)红,即交棒给亲信曾庆红(右图)的意思。当然,事实证明猜测有误,江泽民还是逐步交出党、政、军的大权,由比他年轻16岁、据说也是邓小平指定的隔代继承人的胡锦涛(上左图)全面接班。
.
回头观看本邦政坛,当民政党主席林敬益(左图)在3月20日宣称已决定在2008年前退位,并强调“交由党员决定他们所要的接班人”时,除了表现“尊重党意”的民主精神之外,他本人不支持现任署理主席郭洙镇作为接班人的强烈暗示,可谓一览无馀!

根据报导,林敬益早在1996年便曾献议和郭洙镇(右图)一起引退让贤,惟此议不为后者所接受。如果此事属实,那应是民政党与国阵兄弟党——马华公会大异其趣的地方。民政的老大要和老二同步下台,老二不肯,结果老大只好“欲退还留”。

马华的情况则刚好相反,前署理总会长林亚礼要和前总会长林良实一起退位,老大起初不肯,结果沸沸扬扬的闹了3年,最终才在国阵“大哥大”的压力下就范,缔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两大巨头双双下台的记录。

另一项消息则披露,民政党的林老大早期确实属意郭老二接班,但党内大部分各级领袖皆持异议,不欲郭氏坐上第一把交椅,遂使老大改变初衷,甚至与老二貌合神离、渐行渐远。

有人说,迄今位居老二长达16年的郭洙镇,在上两届党选都面对挑战,意味基层反对郭氏接任最高领导人。其实,在党选中无对手而连任,未必就等于获得基层100%的支持。郭氏最大的劣势,还是他的年龄。因为,现年64岁的他,只比66岁的林敬益年轻两岁,再比较57岁的另一位接班人竞争者许子根,未免稍逊青春。“镇”落“根”上,有其一定的道理。

此外,本月7日更有一则耸人听闻的报导,指林敬益已说服许子根在8月党选中攻打署理主席职,而且将策动该党全部12个州联委会的主席与秘书(即在撤换或击垮原任霹雳卅与直辖区的主席郭洙镇与陈记光两人之后)一致提名许子根,“万众一心”的迫使郭氏知难而退。尤有进者,民政党总秘书谢宽泰在上月22日便已暗示,该党的接班人名单可能不只两个人。弦外之音,他本身也是接班人选之一,同时也突显现任老二要接替老大,并非其他领袖信服之事,至少位高权重的总秘书也不以为然。

由此可见,摆在郭诛镇面前的选择不外有三:其一,当年马华老二曾永森火拼老大李三春时有此名句:“与其跪着生,不如站着死”(后来果然“战死”而跳槽到民政,再挑战林敬益又不果,徒具“华人救星”之名,却无法自救于权位之争),郭氏的情况则是“既然跪着也要死,不如跃起以求生”,豁出去力撼林敬益,以便“一战泯恩仇”,尽管“壮烈牺牲”的成数最高。

其二,尽快宣布捍卫老二原职,并欢迎包括许子根在内的任何符合资格的党员参与角逐,展示服膺民主的泱泱风度。如果失败,只好从容离去;如果成功,大不了导致老大再度展延其退休大计。

其三,金盆洗手,退隐江湖。至于是否保留国阵后座议员的身分,直至下届大选为止,抑或索性连国会议席也辞掉,不惜让国阵面对一次补选,测试民意,则另当别论。


政治学家认为,政治学的最根本目的,就是要解决人类冲突的问题。正因人类的权力现象和冲突是永远存在著,所以才能吸引那么多人前仆后继、无怨无悔的投入政海。当前民政党“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权争动态,正是一个最佳现成的政治学教材。

“日破云涛万里红”,肯定是所有从政者,特别是濒临瓶颈的政治人物如郭洙镇,梦寐以求的一番景象,那就是阴霾尽扫,阳光普照,仕途从此大红大紫。相反的,最教他们情何以堪,莫如迎面而来的是已近黄昏的夕阳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