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6日星期六

射雕好汉该出手

《星空思索》专栏文章 (21/04/2005):

刘泰安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毛泽东(上右图)这首在1936年延安所填的《沁园春· 雪》一词,气势磅礴,豪迈奔放,尽显一代革命家的纵横豪气。此词被形容为“登峰造极、炉火纯青、扫空万古、横绝六合”之作,实无过誉。

煮酒论英雄,数当今马华公会风流人物,“文采、风骚、射大雕”兼而有之者,唯现任马青总团长翁诗杰是也。他在今届马华党选的动向与未来仕途的发展,备受关注。

1981年马大毕业后即加入马华的翁诗杰(左图),不但精通国、华、英三语,而且文采斐然,满腹经纶;从早期以“方野”的笔名驰骋文坛,到后来以真姓名撰写专栏,如过去在《南洋商报》的《坐观风云》、在《星洲日报》的《诗杰开讲》等发表的时评,无不洋洋洒洒、头头是道。翁氏无疑是一个“摇笔杆”的知识分子参政的典范。1990年首次当选马青总秘书后,翌年便与时任社青团团长的林冠英,进行一连两天、三语并用的“政治寄生虫辩论会”,令他名声大噪。
.
翁诗杰的 “风骚”,在他最近谈论党选动向时,发挥得淋漓尽致。例如,他在今年2月声称坚信自古以来“不进则退,不上则下”的道理,但却表示要等人“牵线搭桥”,才会考虑更上一层楼。本月11日,他又对记者笑言,未必只是竞选副总会长,也可能“金盆洗手”,而那也是“新闻”。翁氏究竟打还是不打,宛如白居易所写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一样。但愿他记取师父李金狮当年“三打三不打”的教训,切莫重蹈覆辙。
.
著有《射雕人语》一书(左图)的翁诗杰,当然识得“弯弓射大雕”。最经典的一役,莫如他在1999年当选马青总团长后的翌年10月6日,公开要求党中央就1000万零吉的“张明添高等教育基金”向公众明确交代,而轰动华社。过后他虽然备受“护主心切”的同志围攻,并在3天后的会长理事会会议后宣读“对领导层处理此事有100%信心”等5点声明,以及在媒体摄影机前,与前总会长林良实表演“一笑泯恩仇”的握手礼(也因此被不少论者讥为“虎头蛇尾”),但此举毕竟促使马华稍后通过报章刊登3大版的广告,公布了有关悬疑20年的基金的调查报告书。

翁诗杰另一项“射雕”杰作,乃是在2003年初举报党内领袖涉及“黑金政治”,而被领导层祭出党纪、撤职夺权,还差点断送党籍。在回应自称对翁氏“情同手足”的前党老大促请自动退党时,诗杰发表3大拒绝理由,针锋相对,拳拳到肉,不愧为老大口中的“顽皮孩子”!

平心而论,翁诗杰的从政历程确实不平坦,皆因他从来都不是“国王的人马”。不但几次党选都历经苦战,才突围而出,即使坐上马青第一把交椅,也不断面对阻力与挑战。才华横溢的他,自1989年中选为国会议员并蝉联5届,至今16年来,只担任过下议院副议长和青体部副部长,始终未见被党重用。


此外,诗杰早在1996年党选寻求蝉联马青总秘书时,便被人冠上“独行侠”的称号,即指他不合群、我行我素,和缺乏团队精神。时至今日,如此标签仍被他的“敌人同志”一口咬定,予以打击,令他疲于奔命,一再澄清:如果真的独行,便“不可能推动全年频密的政治工作”,但不否认对一些课题有时会“力排众议”,拥有本身的观点。
.
我认为,翁诗杰在本月4日所作出“已知会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和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将在8月党选中竞选马华高职”的透露,是一败笔。既然一向反对“钦点”和“祝福”文化,从不奉迎阿谀和跟红顶白,也无意被列入当权派的“菜单”,那么,他向也将成为党选候选人之一的黄、陈两人,报备自己的参选意愿,岂非多此一举?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日前强调,将向全民而非总统陈水扁,报备即将成行的大陆“和平之旅”,就令人肃然起敬。


多年前风靡神州的北京电视剧《水浒》(左图),有此主题曲《好汉歌》唱道:“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也有“水浒传专家”雅号的翁诗杰,实应鼓起“好汉”的勇气,尽早公布天下,要对党内哪一高职“出手”,然后交由党代表们票决,是否要延续一个“不倒翁”的政治传奇?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