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3日星期三

联合国改革在望?

《星空思索》专栏文章 (31/03/2005):

刘泰安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右图)在本月21日提呈了以《更大自由:为人人共享发展、安全和人权而奋斗》为题、内容涉及100项广泛建议的联合国改革报告。此乃迄今已在位8年的联合国第7任秘书长,送给这个世界最大组织今年庆祝“60大寿”的“大礼”,号称史上规模最大的改革计划,等同再造联合国,意义深远,不在话下。

然而,这件大事在本邦舆论界并未掀起涟漪,似乎反映了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对于这个原为人类实现“世界政府”的古老理想而创设的组织,当今影响力式微、功能不彰,深感失望,因而不予重视!



众所周知,联合国是在1945年第2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成立,旨在预防战争、提倡人权、鼓励国家间和平相处,并试图为国际问题找出解决之道。成员国也从创始时51国,增至今日191国,堪称“全人类的大家庭”。

毫无疑问,联合国在“努力使世界变得更美好”方面,确曾作出巨大贡献。例如:制定《世界人权宣言》、在冷战时期召开多次核裁军会议、提供军事与文职人员在世界各地开展维和行动、拟订各项环境公约和国际法、援助贫穷国家、推行免疫工作拯救百万儿童生命,以及为战争和自然灾害的受害者提供援助等等。
.
逾半个世纪以来,世间尽管局部战争几乎从未间断,但也再无发生全球性战争,人类得享这么长时间的相对和平,联合国的存在,功不可没。
.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左图)曾指出,尽管今日世界很多人认为联合国软弱无能,但联合国提供一个互相讨论的“人类议会”的场所,这本身就具有重大的意义,给世人带来极大的安心。他认为,联合国之所以面对困境,乃因大国主义和各国的利己主义。舍此前因而指责联合国无能的后果,无疑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随着冷战结束和美国确立唯一超强的地位和奉行“唯我独尊”的单边主义政策之后,联合国的制约机制便面临空前的困难与挑战。美国在2003年未经联合国授权便发动伊拉克战争,已成为联合国“胸口永远的痛”;此外,联合国本身制度上固有的问题与缺陷,发生诸如“石油换粮食计划”丑闻等负面事件,在在说明实施改革,正是联合国重振声威、再现生机与活力的唯一途径,而且刻不容缓!

安南(右图)这次提出的改革大计,计有发展、安全、人权和加强联合国机构本身的改革4大方向,包括使用武力、重建人权理事会和给恐怖主义下定义等敏感问题,尚待今年9月举行的联合国大会讨论与认可。最令人注目的,当推扩大联合国决策核心——安理会的两个备选方案,主要是增加不具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席位。日本、印度、巴西和德国,日前已公开发表联合声明,争取成为新“常任”。

有趣的是,一项由舆论调查机构GlobalScan公司和美国马里兰大学联办的国际民调显示,日本周边的国家,强烈反对日本成为新增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而新“常任”候选国家,获得支持率最高的是德国。

同是二战“罪魁祸首”的日、德两国,如今得到世人不同的评价,其实不足为奇。战后的德国,早就以宗教悔罪之心向全球真诚道歉,现在已没有人再把德国与“纳粹主义”相提并论。但日本政府至今一直不愿正式道歉,反而不时修改历史教科书美化侵略战争、参拜靖国神社祭祀战犯亡魂,实在难令世人稍减“军国主义”复辟的警惕。因此,日本即使凭藉美国的支持及其本身的经济实力,最终如愿以偿,但这肯定不等于赢得亚洲人民的尊重和信赖。

回顾本世纪之初,即2000年9月5日,超过150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长,出席了联合国峰会,核准一份《千禧宣言》,誓在21世纪,把联合国改变成为更加强大的组织。各国领袖也在宣言中承诺,将会“竭尽所能”使人类免于战争、赤贫之苦和环境灾难的威胁,同时致力促进民主和法治。且看世界各国领袖,能否在今年9月实践诺言,改革联合国、再造联合国 ?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21世纪是一个“和平的世纪”,或是一个“战争的世纪”? 联合国改革的成败,至为关键!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