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2日星期二

所有欢乐不离民政?

《星空思索》专栏文章 (17/03/2005):

刘泰安

古今中外伟大的政治家,莫不“以天下为己任”,而非“以天下为己有”。可惜的是,具备如此识见、认知或胸襟的政治领袖,宛如凤毛麟角。



《南洋商报》在本月6日独家封面报道了国阵第4大成员党——民政党,老大老二貌合神离,两人极可能在今年中央改选对此作个了断;该党署理主席郭洙镇(下右图)可能拉拢副主席许子根,火拼党主席林敬益(左图)和总秘书谢宽泰。报道一出,引起民政党高层阵阵反弹,实属意料中事。


第一个作出强烈反应的是许子根,直斥那是一种“猜测性、误导性及恶作剧”的报道,明显是在“挑拨离间和企图分裂民政党”,并质疑该报大股东——马华公会“背后的议程”。谢宽泰则在作出类似的驳斥之余,还指出散播有关谣言者有意“破坏董教总和民政党的关系”。

耐人寻味的是,林敬益拒绝多谈,只表示他要讲的,许子根都讲了。郭洙镇同样讳莫如深,绝口不提,只是语带玄机说了“有心不怕迟”的一席话。民政党另一位副主席陈记光也不愿置评,却强调“在党选时,竞选党职或挑战任何人是党员被赋予的民主权力;如果党选没有任何挑战,就有碍民主进程”。这番言论与该党向来津津乐道的所谓“协商政治文化”,似乎大相迳庭。

纵观上述民政党衮衮诸公的不同反应,不难推断《南洋商报》的报道是否真的空穴来风,或无的放矢?

平心而论,在波谲云诡的政坛上,许多传言一再被公开否认,之后却成为事实的例子,可谓屡见不鲜。传媒固然有时不免失误,无意中成为散播政治谣言的工具,但值得人们肯定和期待的是,媒体应该克尽社会责任,基于新闻传播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告诉大众,真相是什么!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民政党和马华的领导层甫在2003年杪公开宣布两党考虑合并,翌年农历新春,两党最高领袖还破天荒发表一份联合献词,继而各别成立洽谈合并事宜的小组,以表诚意。民政党如今公开猜疑马华,怎能不令人惊叹两党“情投意合”的日子何其短暂!



民政党在1968年成立,领导层汇集学者、工运领袖与知识分子,以改革者形象活跃政坛。1969年以在野党身份夺得槟州政权,1974年加入国阵成为执政成员党,素有国阵“清流”或“良知”的声誉。美中不足的是,该党最高领导人的新陈代谢过程,异常缓慢,建党至今37年,只出过三名党主席,即创党人赛胡申阿拉达斯(左图)、林苍佑(右图)和现任主席林敬益,尽管这不啻是一项世界记录。

无庸置疑的是,林敬益自1980年接任民政党主席,能够屹立不倒长达4分之一世纪,足证其领导能力不无过人之处。但是,大太阳不消失,小太阳如何能起来呢?领袖久居其位而迟迟不愿“到站下车、退休交权”,显示他不了解中国古哲老子所说的“功成身退,天之道”的哲理。一旦“功败才身退”的不幸结局,怎不令人扼腕?

其实,林老大也不是从无引退的意愿。他早在1999年便首次谈到这个问题,近5年来更不时旧事重提。唯一的败笔是,他的决心稍嫌不足,每次都“欲退还留”,给予人们一种“永远不可被取代的领导人”的错觉。


另一方面,郭洙镇自1989年起担任署理主席,位居老二长达16年,尚待坐正第一把交椅。这也是本邦朝野政党罕见的记录。比他的情况更糟的,应是当今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右图),迟迟等不到迄今已在位53年的女皇(左图)逊位,让他登基。可供郭氏参考与省思的是,政治家有3大生存法则:第一是容忍,其次是不容忍,第三也是最难做到的是,如何区分容忍和不容忍?
.
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在3年前宣布辞官时(后来收回成命),有此名言:“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是因为缺少一个部长职位所引起;就让我作出牺牲,腾出一个部长职位,这样所有的欢乐都将回到马华。”

一向形象奇佳和鲜见派系斗争的民政党,在内阁毕竟只有一个部长配额。林敬益即使继续把持不放,所有的欢乐是否依然不离民政党而去?且让大家拭目以待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