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30日星期五

人民眼睛是雪亮?


《鹰击长空》专栏文章 (29/06/2006):

刘泰安

始于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的“古代民主”,是一种“人民自行统治”的制度。但基于一些限制或弱点如:奴隶和异邦人没有参与权;政治参与不是权利而是义务,以致居民无休止地参与公共事务;出现纷争时难以解决等,因此,这种民主制不被当时的思想家如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人视为好政体,反而是只比暴君制好一点的坏政体。


“近代民主”当然也非十全十美。如果由人民选举上台的统治者,认为他已掌握和代表人民的意志和利益,而不顾任何逻辑、信念或道德考量,也要全面贯彻这种意志和利益;所有异见都是与人民为敌,而要加以镇压和铲除,那就成为专制独裁的政权了。如此民主与独裁乃一线之差的事例,在近代史上屡见不鲜。希特勒、墨索里尼、朴正熙、马可斯等独裁者,都曾靠民主选举上台,萨达姆更曾在选举中获得100%的全民支持率呢!

台湾立法院前日表决罢免总统案,因未能跨越法定3分之2的高门槛而宣告失败,无法将备受争议的总统陈水扁交由全民公投决定。这个欲“罢”不能的结果,显然是意料中事,也是阿扁在较早时有恃无恐地藐视宪政、拒绝向立法院提答辩书的原因。

台湾媒体指出,扁政府的形象在去年底还止于“无能”,但经过半年,证实这个无能的政府竟然比想像中还要“败德”。从台开案扯出来的一连串卖官、收贿、捞钱、洗钱等丑闻,不仅是驸马爷的行径不堪闻问,扁政府上下从文官到武将逄迎拍马、钻营徇私的丑态,难令宝岛民意不沸腾。民进党上台6年的腐败堕落速度,超过国民党执政的60年,并提供了贪婪者在变态的游戏规则中鲸吞蚕食,而始作俑者陈水扁对此从未承认,也不悔改。

美国第37任总统尼克逊因“水门事件”而成为该国有史以来第一位辞职的总统,他有个绰号叫“狡猾狄克”(Tricky Dick)。陈水扁是台湾有史以来第一位面对罢免案的总统,同样可封为“狡猾阿扁”。他在上周二电视开讲《向人民报告》,极尽巧言令色、避重就轻、“大谎圆小谎”的能事,不厘清真相,重建诚信,却夸谈愿景,奢言改革。台湾传媒形容为混淆是非、自欺欺人的独白,令人想起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所说的:“即使是明目张胆的撒谎,如果经过一再的反覆叙述,也会变成千真万确的事实。”

另一方面,泛绿群众无视当前弊案丛生和丑闻乱象的铁一般事实,是非不分地力挺陈水扁,恶斗在野党的反贪拒腐运动,在在说明了他们只有激情、却无理性,以及阿扁长期操弄省籍矛盾、族群对立的成功。
.
针对群众的愚蠢、可欺、善变、健忘、残酷、无耻和懦弱的弊病,西方有不少学者都曾探讨,如美籍犹裔哲学家汉娜.阿伦特(著有《极权的根源》)、198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作家卡内堤(著有《群众与权力》)等。

他们发觉:由于群众盲从、无知、愚蠢,所以野心的煽动家可颐指气使,愚弄牵引;由于群众可欺、谄媚、奴性,所以暴虐的统治者可横行霸道,称雄一时;由于群众懒慵、消极、健忘,所以自我的命运任由当政者主宰;由于群众残酷、无耻、卑贱,所以瞬刻间可向曾拯救他们的英雄扔石块、射冷箭;由于群众对权势的慑服、崇拜、自虐意识,所以独裁者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而非偶然!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一句常见的政治术语。然而,那些盲目拥护败德贪腐的统治者、最终害人害己的民众,不是有眼无珠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