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8日星期一

池田大作与和平

《鹰击长空》专栏文章 (04/05/2006):
刘泰安

和平是人类永恒的课题。正如光与暗的斗争是永无休止,和平与战争、建设与破坏的角力,也是从不间断。在战争与暴力的阴影无时不刻笼罩世人的当儿,惟有时代智慧的声音,才能喚回永久和平的希望。

《南洋商报》“新视野”版在4月22日刊登了一篇《池田大作——用文字推动世界》的特稿,详尽地介绍了当代一位非凡的伟人,即身兼宗教家、教育家、哲学家、社会活动家、和平运动家、作家、诗人、摄影家等多重身份的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我愿狗尾续貂,试谈这位“平民大使”的和平观之一二。

池田大作少年时期正值二次大战,4名兄长都被送上战场,大哥阵亡,因此痛恨战争,并以促进世界和平为人生奋斗的职志。他始终坚持日本应对侵略中国的往事认真道歉,并指出:“许多日本人忘掉过去战争罪行的历史,没有真正的自省与赎罪心理,就不能誓言和平。日本人必須彻底纠正‘历史的健忘症’,否则就不会被世界视为朋友。”他敢于批评自已的祖国,显然不是不爱国,而是更爱和平、更爱正义、更爱真理!

池田在1960年出任创价学会第3任会长,继续贯彻前两任会长顽抗军国主义的精神,因而受到日本右派分子的恐吓与攻击,以及怀有偏见的舆论压力。但他光明磊落地宣称:“我是一个佛教徒、一个平民百姓,却不断遭受中伤和迫害。不过,迫害反而是佛教徒的光荣。后世的历史一定会对事实真相进行严厉的审判。”

他认为,和平的反面不只是战争,也包括贫困、饥饿、环境破坏、人权压制等各种层次的暴力。人类只有视生命为至高无上的尊严,战争才能得以根除。重新把人定位于最高位置,振兴人本或人道主义,尊重生命、热爱生命,就是他展望21世纪的和平观!
池田非常重视对话,强调唯有通过对话,才能化对立为调和,化偏见为共识,化纷争为和平。因此,他自60年代开始便孜孜不倦地周游列国,与世界有识之士、各国领袖等进行对话,探讨人类面对的问题及解决的方法。



《南洋商报》“商余”版曾在2003年10月1日刊载池田大作一篇《年轻就是力量——访问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文章,提及他与中国4代领导人,即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友好交往。胡氏在1985年和1998年两度访日,都曾与池田会晤交流。文中有此感人的一句:“心是看不到的,但这看不到的心在触动着人,而人又在推动着社会。切莫轻视邻国人民的心啊!”










池田在1975年美国关島创立了国际创价学会(SGI),致力于国际和平运动,坚决抗拒包括日本军国主义在内的一切黩武主义,并以消灭核武器、实现不战的世界为远大目标,努力协助联合国维持世界和平。


值得一提的是,SGI在全球的加盟团体,包括马来西亚创价学会,根据各国不同的风土民情,在广宣流布佛法信仰的同时,积极推动文化、教育与和平的活动,对个别社会的和谐与繁荣作出贡献,可谓有目共睹。

池田大作说得好:“战争是人类的失败。和平的敌人是无力可为、死心断念、不负责任、高傲自大。让我们点燃‘希望之火’,把它们燃烧成灰烬!”改变世界的起点,就是“世界是可以被改变”的这一希望。而他至今仍然步履在开拓希望的旅途之中。



但愿更多世人追随这位伟大人道主义者的旅程,同为打造一个和平与共生的21新世纪而努力。这正是:安得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标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