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9日星期三

江山图治垂青史

《鹰击长空》专栏文章 (06/04/2006):

刘泰安

意大利修道士圣芳济(1182-1226)(左图)有此名言:“如果有不和,我们运用协调;如果有犯错,我们带来真理;如果有疑惑,我们具有信仰;如果有失望,我们期待希望。”这是现代许多西方政治人物广为引用的座右铭,值得东方政治人物看齐。

《东方日报》在3月27日封面报道了马华副总会长蔡细历(右图)的专访,引人注目。因为,向来作风坦率的蔡氏,始终不改有话直说的本色。

也是卫生部长的蔡细历,回应尖锐问题,蛮有意思。例如:他表示本身并无政治野心,但不排除在时机到来时,竞选更高党职,包括总会长职。此外,他也反驳与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左图)不和的传闻,重申后者的政治起点始于前者的区会,两人认识很久,互相了解,谣言旨在 挑拨离间。

当前被视为党内势力直逼第一和第二把交椅的蔡氏,表示理解自己得理不饶人的个性有点吃亏,但坚持就事论事的处事风格,乃因医生背景的薰习。比起同样是受英文教育和身为医生的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其家喻户晓的“话到唇边留半句”作风,蔡细历敢怒敢言的特色,不啻大异其趣!

近年来,各种病菌与病毒陆续向人类进攻,举凡疯牛症、口蹄症、立百病毒、非典型肺炎、禽流感、基孔肯雅蚊症等病例,已成为人类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更是任何担任卫生部长的政治领袖的巨大挑战。在这方面,本身具有医生专业资格的蔡细历,无疑比过去历任不同背景的卫长更加称职,也突显首相用人得当的一面。

然而,卫生部长乃马华领袖“政治终站”的官职,可谓众所周知的“宿命论”。过去30年来马华的历任卫长,从1977年至1978年的李孝友(被除名),1978年至1984年的张汉源(没被委派大选上阵),1984年至1986年的陈汉源(被除名),1986年至1987年的麦汉锦(没被委派大选上阵),1987年至1989年的陈声新(打羽球时病故),1989年至1990年的黄俊杰(自行引退),1990年至1995年的李金狮(自行引退),到1995年至2004年的蔡锐明(被除名),的确无人摆脱出任此职后便淡出政坛的“无言的结局”。现任卫长蔡细历能否有所突破?有待时间证明。

平心而论,政治领袖可来可去,重要的是制度的存在。所谓制度,就是超越个人的公平游戏规则。制度的精神,在于保障组识不因任何个人的好恶意愿,或不同的利益考量,而产生混乱。惟有成员一致恪守制度行事,组织才能持久和强大。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曾指出,对政治家而言,“获取权力”本来应为“实现政治目的”之一种手段。但“获取权力”往往不知不觉地变成“政治目的”,使到“权力的魔性”原形毕露。而“权力的魔性”的实体,就是人性中的“权力欲”和“利己心”。

他强调,当今日本的国民总是有点轻蔑政治人物。但责任不在国民方面,而是政治人物背叛了国民的期待的冷酷证明。政治人物必须通过实绩,来赢取国民的尊敬和信赖!

推动民主改革但功败垂成的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宁愿失去权力,也不愿动用武力去阻止前苏联的解体。因为,他坚信民主的理想,和承担责任的理念。他认为,政客沉迷权争,但政治家并非如此;政治应该是洁净无私的。

但愿,我们的政治领袖,能够身体力行洁净无私的政治,实现为国为民的政治理想,如此必能留下“江山图治垂青史”的身影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