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9日星期三

加价热潮,情何以堪?

《鹰击长空》专栏文章 (09/03/2006):

刘泰安

“你怕,我怕,个个怕;烟加,酒加,屋租加;巴士加,的士加,多士、芝士乜都加,加加加加加加……” 这是上个世纪70年代香港“歌神”许冠杰(左图)那首广东名曲《加价热潮》的开场白,今天用来形容本邦广大老百姓的心声,可谓贴切之极!

不是吗?“牛油又加,蚝油又加,燃油又话每卡七个六;其实无他,佢石油多到极,可惜真金白银贬哂值,冇法啦冇法啦,佢加就加,都由佢啦!”这不正是我们当下最佳生活写照吗?

10天前政府宣布调高汽油、柴油和石油气的价格,涨幅介于19%与23%,堪称历来最高的一次。油价暴涨,显然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各行各业。于是,加价热潮,应声而起;百物腾涨,不在话下。即使有业者暂时按兵不动,也在酝酿其事,伺机而动。最苦不堪言者,当推“出咗半斤力,想话椤番足八両”的打工仔。而全民无可避免要面对,因物价普遍和持续上涨所造成的通货膨胀现象,及其带来的沉重生活压力。

根据经济学家的分析,通货膨胀的危害,有如下列几点:(一)造成社会经济秩序的混乱,影响社会经济的正常运作;(二)破坏市场机制对经济生活的调节作用,加剧国民经济的比例失调:(三)导致货品需求变态,发生囤积居奇现象:(四)加剧投机活动,助长泡沫经济,(五)破坏本国出口公司的竞争能力,加重外汇危机等。所以,任何社会,无论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社会,都必须防止和消除通货膨胀现象。没有任何国家的政府,不把稳定币值和物价作为调节经济的重要目标之一。

两年前,我国人民给予现任政府前所未有的90.4%国会议席的强大委托,对新领导人充满希望,对国家前途充满憧憬。可两年后的今天,人民仍然只有继续希望,始终未见当政者施展大刀阔斧、剑及履及的新政。在“家陣恶揾食,边有半斤八両咁理想”的困境下,如果明天就举行大选,恐怕人民会用选票来宣泄心中怨气。

平心而论,政府并非没有体民所苦,例如:展延原来在本月初就要宣布的电费起价,不准各行业商贩提高价格逾5%,警告公共交通运输业不得提高收费等,就是减缓燃油涨价冲击的及时行动。此外,继副首相通过电视直播作出解说之后,首相又在上周日隆重的召集国阵全体国州议员,汇报政府调高油价的原委,以便后者向人民解释,显见当政者深谙上情下达的重要。


其实,当今世上任何民主国家的政府,都非实行一个“四不政策”不可,那就是:民愤不可不平、民情不可不恤、民意不可不尊、民心不可不要。否则,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啊!

我国虽是石油出产国,人民却在国际油价高涨的当儿,不见其利,反受其苦;加上这种天然资源迟早有枯竭的一天,因此,不少论者都提出开发替代能源作为长远之计的看法。我曾在《21世纪大预言》一书中读到:未来的汽车,可能用垃圾提炼出汽油,作为动力燃料,大有令人望梅止渴之效。

据知,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太阳能研究学会的戴保教授,早在20多年前阿拉伯禁运石油那天起,便开始进行把木头变成辛烷量高燃料的研究。所用的科技,是把木头溶解和化气蒸发,收集气体变成汽油,过程中会产生氧气、一氧化碳和水等副产品。这种科技,可运用到任何生物东西,甚至农业废物和垃圾。问题只是,现有的生产方法费用庞大,并不化算。

有朝一日,如果科技与方法取得进一步突破的话,垃圾变燃料便可美梦成真。斯时肯定是一次天翻地覆的工业大革命,世界和平也会因为无虞国际间争夺能源所引发的战争,而得以进一步巩固!在多年前卖座科幻电影《回到未来》(Back To Future)系列中,那辆可以载人穿越时空的汽车,所用的燃料不正是垃圾吗?

不过,在替代能源横空出世之前,在艰苦现状无法改变之际,人们面对加价热潮的煎熬,除了逆来顺受,却也无可奈何。或许,陶醉在许冠杰名曲的意境里,还可苦中作乐一番吧!“时时话加,年年话加,无尽咁加赶到绝。求助哪咤,我望能生对翼,即刻飞上月球再揾过食,就冇有怕冇有怕,佢加就加,拜拜啦!”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