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9日星期三

战争是流血的政治


《鹰击长空》专栏文章 (13/04/2006):

刘泰安

人类的历史是一部战争史,可谓铁一般的事实。“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月。”毛泽东的《贺新郎. 读史》一词,描述战争这个人类相互残杀的怪物,为祸人类社会数千年,导致人类社会动乱流血。“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战争的惨痛历史,不是不要多记,只是不堪回首而已!

甫在上周六《南洋商报》总社礼堂主讲“马下谈兵――终统事件看中美军力”的香港风凰卫视军事评论家马鼎盛(左图),较早时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发表了不少精辟言论,发人深省。例如:他强调对军事了解越多,对战争体会越深,对战争越发厌恶(我想,如果世上再无战争,他岂非要失业?一笑);几千年来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劲头很大,堪称“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有句笑话说“女人的天敌是女人”,会不会中国人的天敌,就是中国人本身?

翻开中国5千年历史,上自黄帝,下至近代,战争的确多不胜数。例如:史前的阪泉之战,涿鹿之战;夏朝的鸣条之战;商朝的牧野之战;春秋的繻葛之战,长勺之战,泓水之战,城濮之战;战国的马陵之战,伊阙之战,秦统一六国之战;楚汉相争,钜鹿之战,成皋之战;汉朝的吴楚七国之乱,昆阳之战,黄巾农民起义战争;三国的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夷陵之战,魏灭蜀之战,晋灭吴之战;十六国的淝水之战;南北朝的沙苑之战;隋朝的隋灭陈之战,隋末农民战争;唐朝的长安之战,洛阳虎牢之战,安史叛乱之战,唐末农民战争;宋朝的宋辽战争,顺昌之战,柘皋之战,蒙金之战;元朝的鄱阳湖之战;明朝的靖难之役,漠北之战,抗倭之战,明末农民战争;清朝的郑成功收复台湾之战,雅克萨之战,鸦片战争,太平军北伐之战,天京保卫战,十里坡之战,清军收复新疆之战,马尾海战,镇南关大战,甲午平壤之战,山东半岛之战,天津之战,北京之战,黄花岗起义战役;近代的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南京之战,讨袁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内战,解放战争,金门炮战,抗美援朝,中印边境战争,中苏珍宝岛之战,西沙之战,对越自卫反击战,南沙之战等。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列举上述战役,旨在说明:中国既是一个文明古国,也是一个战争古国!神卅大地的平民百姓,千古以来,在屈辱中挣扎,在挫折中颠扑,在流离中呐喊,在兵燹中流血,更在斗争浩劫中或含恨以殁,或苟且偷生。炎黄子孙,不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吗?


西方近代军事理论奠基者、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上右图)说过:“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毛泽东(左图)则认为,战争就是政治。从古以来没有不带政治性的战争;但是战争有其特殊性,不等于一般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


诚如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右图)指出:“人是政治的动物。”政治本来就是人类行为的一部分,而战争成为“人类与死亡交流的一种方式”,无非人性黑暗一面使然,难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会阐明:“战争始于人心”!

马鼎盛在讲座会上乐观地表示,第三次世界大战不会发生。这当然是世人共同的愿望,期待琉球王国末代皇帝尚泰王所作的诗,可在本世纪里应验:

“战火纷飞的日子已告结束,和平的曙光已不再遥远。请不要绝望,生命的尊严高于一切!”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