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12日星期五

施政功过任评说

《鹰击长空》专栏文章 (11/05/2006):

刘泰安

“弱者惧怕他人的意见;愚者抗拒他人的意见;智者研判他人的意见;巧者诱导他人的意见。”这是西方一位学者的名言,与中国南宋大儒朱熹所说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有异曲同工之妙。

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在上月25日曾公开表示,他坦然面对任何批评,不在乎一些人将他的开明视为个人弱点。拉伯当然不是惧怕或抗拒他人意见的弱者或愚者,他所强调的“我只是做我该做的,别人怎样批评我,我不在乎”,应被诠释为敢作敢为、择善固执的领导作风,值得人民欣赏。

前首相敦马哈迪周前针对政府停建美景桥一事上,说了“无能”(half past six)和“无胆”(no guts)的重话,令人侧目。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上周三在国会公开促请马哈迪守诺,在退休后不要再干预政府的行政工作。这位过去曾因前巫青团长阿都拉欣事件而出言不逊,顶撞时任党主席的马哈迪,后来道歉而未受对付的前巫青代团长,成为维护当今政府尊严的内阁成员第一人,不可谓不勇气可嘉!
有趣的是,就在纳兹里表态的当天,曾经掌权22年的马哈迪刚好身在雅加达,探访曾经掌权32年的印尼前总统苏哈多。两位惺惺相惜的老人,此刻想必对彼此国家的时局满腹牢骚。

互联网上有论者针对马哈迪最近频频非议政府之举,解读为有意重返政坛或阻止首相阿都拉进一步“拍卖”其政治遗产的动作,包括联同副首相纳吉和教长希山慕丁两表兄弟,合力与拉伯展开政治角力。一般相信这只是捕风捉影的看法,人民必定不认同“反清复明”而导致政局动荡的权力斗争。纳吉在上周四发表“政府决策是正确和不容干预”的书面声明,不乏辟谣和他在此课题上的立场是站在拉伯、而非敦马的一边的政治含意。


记得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肆虐的当时,马哈迪曾经幽了西方媒体一默:“美国《时代周刊》及《新闻周刊》说,我一开口,马币就跌;我一出国,马币就升。我要说的是,它们一开口,我的位子就越稳当。”如今已退休的马哈迪一开口,他的接班人拉伯的位子是否会动摇呢?不能不令国人关心。

阿都拉在去年杪接受一群外国媒体访问时,就曾指出他和马哈迪是两个不同的人,领导作风当然有异。他甚至提到自己比前任领袖获得人民更大的委托。其实,如果他只会萧规曹随,不能走出具有自己领导特色的施政路线,无法确立卓越的历史定位,那才叫“无能”和“无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前首相所发表的一些批评,不妨被视为“恨铁不成钢”的诤言,而应受到当政者一定的尊重,不必反应过敏,或鸣鼓而攻。中国古语有云;“汤武以谔(即正直之言)易,桀纣以唯(即附和顺从)亡。君无诤臣,父无诤子,兄无诤弟,士无诤友,至今无过者仍无。”阿都拉上台后曾表示要“听真话”,令人耳目一新。但诚如中国古哲老子所说的“善言不美,美言不善”,真话大多数是难听的,动听的往往不是真话!

南斯拉夫有位知识分子吉拉斯说过:“我不追求一个完美的社会,而追求一个不完美、但却可供我们改造的社会。”引申而言,我们也不必追求一个完美的政府,而应追求一个不完美、但却肯为人民改革的政府。

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领导人尽可保持“施政功过任评说”的态度,只要不忘“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就是好领袖!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