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4日星期六

女人比宇宙难懂?

《鹰击长空》专栏文章 (22/06/2006):

刘泰安

被喻为“现代爱因斯坦”的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史提芬·霍金(左图),上周在香港科技大学主讲“宇宙的起源”。这位斐声国际、从研究黑洞出发,探索了时间及宇宙的起点及终点的科学家,在回答问题时,幽默地说了—句:“女人较宇宙更复杂,我希望更了解女人。” 赢尽全场掌声。
. 
一位以《时间简史》推动理论物理学的跃进、思想可以穿越时空追寻宇宙尽头的科学巨人,竟然认为女人比宇宙更难了解。那是一件多么“无厘头”的趣事啊!

幽默,无疑是一种文明的标志、智慧的象徵。幽默,既能使这个充满矛盾暴戾的世界,变得轻松一点,也能使充满忧愁恐惧的人们,活得快活一些。自古以来,不少名人都有针对女性的隽永妙论,令人回味无穷。

爱因斯坦(右图)的《相对论》举世闻名,但真正理解的人不多。他曾作出两个简单例证:其一,当你和漂亮姑娘共同消磨一小时,你只觉得才过一分钟。但你若坐在灼热的火炉上,刚满一分钟,你却以为已过一小时。这就是相对论。

其二,新婚夫妇度过两个礼拜的蜜月,第三个礼拜你的丈母娘来跟你们住两个礼拜。这两个礼拜时间虽然—样,你的感觉却不同。这便是相对论。


始创《进化论》的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左图)在一次宴会上,和一位美貌的女士同坐。女士以戏谑的口吻问他:“达尔文先生,听说你断言人类是猴子变来的,我也在你的断言之中吗?”达尔文彬彬有礼地答道:“当然喽!不过,你不是一般的猴子变的,你是由长得非常迷人的猴子变来的。”

政治家善于管理众人之事,当然不难应付女性。女权主义者南希阿斯特曾拜访英国名相邱吉尔(右图),大谈妇女权力问题,并恳求相助成为众议院议员。邱吉尔不同意,使到这位夫人大为恼火:“温斯顿,如果我是你的妻子,就会往你咖啡里放毒药!”邱吉尔温柔地回答:“如果我是你的丈夫,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它喝下去!”

德国“铁血首相”俾斯麦(左图)曾在舞会中盛赞舞伴貌若天仙,但那位女士不以为然地说政治家的话从来不可信:“当政治家说‘是’的时候,意思是‘可能’;说‘可能’时意思是‘不行’;嘴上若真的说‘不行’,那他就不是政治家了。”俾斯麦回应道:“夫人,你说得完全正确,这可能是我们的职业病。但你们女人却正相反。当女人说‘不行’时,意思其实是‘可能’;说‘可能’时意思是‘是’;嘴上若真的说‘是’,她就不是女人了。”

日本前首相吉田茂(右图)晚年丧妻。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有个女记者提问:“听说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请问想不想女人?"吉田茂面对这不礼貌的问题回答说:“以前有许多想法,但一看到你,就再也不想了。”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左图)的妻子是有名的悍妇,但他从来都逆来顺受,不以为意。有次他正在和学生们讨论学术问题时,他的妻子冲进来大骂一顿后,又出外提来一桶水泼到苏格拉底身上。苏格拉底摸了摸浑身湿透的衣服,凤趣地对学生说:“我知道,打雷以后,必定会下大雨的。”但他对婚姻的态度却是肯定的:“如果娶到好妻子,你会很幸福;如果娶到恶妻,你可以成为哲学家!”



终身不娶的英国哲学家斯宾塞(右图)则有不同的看法。有朋友问他:“你不为你的独身主义后悔吗?”斯宾塞愉快地答道:“我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满意,并常宽慰自己,在这世上有个女人,因为没有成为我的妻子而获得了幸福。”



霍金(右图)将女人与宇宙相提并论的趣闻,也引起我回首少年情怀。想当年在高中毕业特刊里发表过一首《哦!宇宙啊,我多么仰慕你》的新诗,把心仪的倩影形容为宇宙般深邃玄奥。忆往昔寻梦岁月,难卸“多情应笑我”的惆怅。



有句俗语说:“女人心如海底针”,如今若被霍金改写为“女人心如宇宙黑洞”,岂不妙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