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日星期一

民主的更高期盼

2010/05/04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最近败走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补选的公正党候选人再益依布拉欣,在提名前夕接受媒体专访时,曾提到一句令我耿耿于怀的话:“如果像我这样的马来人都输了,那这个国家就沒有希望了!”


众所周知,再益在2008年出任掌管法务的首相署部长后,便提出了许多司法改革建议(虽然未获实行),和促成时任首相阿都拉的政府向1988年司法危机的受害法官,付出抚恤金;及后不满政府援引内安法令逮捕人民代议士和新闻从业员而愤然呈辞等开明作风,至今为人津津乐道。

我也曾阅读过朋友电邮有关他在国内外一些论坛上,所发表语多精警、公正和中肯的演词,印象深刻。

补选的结果,显示大多数(约三分之二)的华人选民不为国阵铺天盖地的“银弹攻略”所动,毅然支持再益。如果这种支持开明的马来人为代议士的“择善固执”精神与行动,能在下届大选继续发扬光大,这个国家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毋庸置疑的是,只靠华人选民的醒觉是不足以带来改变。如果主流的马来人和关键少数的印度人选民,还是诸多倾向于现有的执政集团,那么,要实现民主政治必有的政党轮替的两线制希望,肯定还是遥不可及!

台湾开放党禁以后近20多年来的民主发展,值得世人关注和参考。台湾的选举文化,最受争议的是对民主的扭曲与颠倒性格,例如:把选举当做“一个抹黑、攻讦、清算、煽情的手段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假期”,而非视为“政见表达和辩论的平台”。

这种扭曲民主政治本质的选举文化,当然不是台湾独有。马来西亚的大选与补选,何尝不是如此?这次乌雪补选中操弄“酒鬼” 和“赌鬼”的标签,不正是又一次抹黑、煽情的选举手段的实例吗?

无论是在朝或在野,有多少从政者理解和服膺民主政治的真谛,即它是容纳,是理性,是合作,是奉献,是爱心;而不是排斥,不是离间,不是暴戾,不是私利,不是仇恨?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分析得好:对于政治家来说,“获得权力”本来应当是 “为实现自己政治目的”的一种手段。但“获得权力”本身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政治目的”,使到“权力的魔性”露出原形。“权力的魔性”的实体,就是盘踞在人的生命中的“权力欲”和“利己心”。

政治的目的和手段的倒果为因或倒行逆施,不正是“政治其实并不黑暗,黑暗的是人性;政治其实并不肮脏,肮脏的是人心”的最佳注脚吗?

另一方面,民主制度无疑有好民主和坏民主之分。好民主必须有更高的品质和更高的期盼,它要求人民有更高的公民自觉,以及要求政党、政府和政治人物有更高的操守和效率。

坏民主则是由民粹、特权、滥权所组成。有关例子,只须翻看每日报章刊登的政治时事新闻,纵观某些口中否认是种族主义者的政客所经常发表的极端言论,以及掌权者挥霍国库以谋私利,或慷纳税人之慨、拨款收买选票等行为,便可一目了然!

“失败乃成功之母”这句连小学生也懂的俗语,在许多知名政治人物的奋斗史上,其实屡见不鲜。例如,现任雪州州务大臣、公正党的卡立依布拉欣在2007年依约州议席补选中败阵,但却在翌年全国大选中报捷,甚至出任一州首长。台湾的陈水扁在1998年台北市长选举中寻求连任,败给了马英九,却在两年后的总统大选中获胜。

一次的失败,竟带来以后更大的胜利,如此令人叹为观止的政治奇迹,并不罕见。

再益这次失利,会否是预示未来更高成就的契机?这还有待时间的证明。

但愿历史的发展,虽然总是有点曲折,最终还是会与人民最高的利益相契合!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