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日星期二

哪里是吾国?

2010/03/10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香港“歌神”许冠杰有首名曲《哪里是吾家》,唱出他否定移民的立场:“足迹遍天下,看透异国繁华,桃源仙境似梦也,始终找不到吾家。”

最近读了一些有关“人才外流”的电邮和报道,不禁心情沉重,难卸“哪里是吾国”的思潮。


有位企业家在题为《大马人才大外流》(The Great Malaysian Brain Drain)的文章中提到,一位曾考获10科A1的华裔清寒学生,申请不到政府奖学金攻读机械工程,获他赞助到拉曼大学攻读会计。而该学生表现优异,如今已获校方豁免学费。

他强调邻国“小红点”新加坡,多年来提供亚细安奖学金,给我国无数优秀学生到彼邦深造,学成后留下为该国的发展与繁荣作出贡献,凸显一个有为政府的远见。

他叹息我国政府显然从不在乎国家人才的不断流失,尽管这不利于我国要成为先进国的宏愿。

香港《亚洲周刊》2月14日以“马华精英流向全球”封面专题,深入报道了我国人才外移的情况,并列举各行各业的华人精英当前在全球异域大放异彩的事实。

根据官方统计,大马在最近的18个月内就有逾30万人移居国外,而这数字只限于有向大使馆登记的国人,也不包括在新加坡工作的庞大国人群体。实际人数恐怕多不胜数!

另有数据显示,我国独立53年来估计超过一百万人才外流,速度与比率惊人。与此同时,却有逾百万名低技能的外劳大举进军我国,不时制造社会问题。前首相马哈迪调侃得好:大马喜欢把“无脑”的人引进来,却把“有脑”的人送出去。

或许,越多愚民的留下,正是越无能的政权所喜欢和赖以“长治久安”的趋势吧!

综合各学者的分析,大马人才外流的原因包括有:(1)不公平的政策和行政偏差;(2)子女的教育和前景;(3)更好的就业机会、工作环境和发展空间;(4)政治风波、极端种族主义言论;(5)治安败坏;(6)激进宗教思维抬头;(7)对警方和司法没有信心、对两线制不感乐观等。

我老板的幼子多年前远赴澳洲读中学,成绩非常标青,月前获得墨尔本大学提供全额奖学金攻读医科。我孩子的一位同学曾考获9科A的佳绩,在2月25日大马高级教育文凭考试成绩放榜之前,便已获得韩国大学提供全额奖学金攻读电机及电子工程。

令人感慨的是,外国政府都能爱才若渴,以至提供奖学金栽培优秀的非公民学子,为何本国政府却以种族因素长期对自己公民的优秀子女弃如敝屣?莫非这就是进步国家与落后国家不同的地方?

不久前,有位医科毕业生写了一封信给資深在野党领袖林吉祥,表明本身刚以接近完美的学术成绩毕业,但他已作好准备移民。因为身为华人而备受歧视的体验,令他感到虽然生为马来西亚人,却无法觉得自己是马来西亚人。

他透露有不少同系的马来学生,其实不曾申请医科却被派去攻读,而很多考获全科A的华人学生,却不得其门而入。此外,大学环境充斥种族政治,不符资格者因肤色而超越能者上位等,在在令他厌恶。

“我不能选择我要出生的国家,但我必能选择我要效忠的国家。我要一个承认我是公民并给予我与其他公民一样权利的国家。我要一个赏识我的潜能与才干并给予我应得奖励的国家……这里不是我的国家,我将离开。”

他的呐喊,能不引起所有同感“我爱国家,但国家不爱我”的年轻人的共鸣吗?

许冠杰的歌声,依然不绝于耳:“安居似虚话,远处密罩云霞,何时一朝见雾化,子孙欢笑艳阳下。啊,万千灯火透广厦。啊,哪里是吾家?”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