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7日星期日

空洞政治的唏嘘

2009/12/31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
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左图)有句名言:“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用来形容当前马华公会的处境,实不为过。

马华未能在圣诞节的截止日期里获得三分二中委总辞以促成重选,早已是意料中事。试想实权在握的翁派与蔡派,怎愿与大权旁落的廖派共舞,同玩“大风吹、换位置”的游戏呢?

然而,廖派急欲重选不果,肯定不甘罢休。马华纷争,必也没完没了,好戏还在后头。党的存亡问题,比得上个人权位的得失重要吗?

过去喜好评论写作的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在上周二(冬至节)与9名部落客进行茶会(右图),交流马华党争意见,获得媒体报道,引人注目。

纵观这些勤于评论马华课题的部落客及其同道在事后发表的感想,翁诗杰似乎并未在这精心策划的宣传活动中得分,反而印证了美国伟大总统林肯(左图)所说过的一句话:“要测试一个人的品格,就给他权力。”

有几位部落客形容翁诗杰这次会见他们,还算彬彬有礼,少了傲气,但讲话的模式还是一开口就“有他讲没你讲”,而且老调重弹,使到某位出席者自嘲“差一点就睡下去了”。可见翁氏极力自辩和大谈包括“言而无信”的党争议题,或爆料“前朝领袖是党争幕后推手”等涉及私人恩怨的“他方的故事”,未能打动关怀更为宏观课题的部落客的心。

例如,有位也是马华党员的部落客感叹,对于会上提到所谓“马华秘密三人小组”等争权夺利的事,他没兴趣听;他想知道身为总会长的翁诗杰,有何计画应对创党以来最严峻的危机?党基层要怎样面对冷嘲热讽的华社?对于国家面对日益恶化的贪污腐化的立埸是什么?可惜翁氏对这些问题“四两拨千金,轻描略过”,反而“热衷谈论党内的派系斗争”!网上有个既辛辣又好笑的回应曰:“他最厉害就是搞派系,你要他回答那些很深奥的问题,他那里会呢?”

另一位部落客指出,他有许多疑问,诸如:“马华党内分裂分子言论的实质是什么?为什么马华的党争不可逆转?解决党争问题的最佳途径是什么?”等,但“饭吃了还是没有答案”。

此外,翁诗杰针对曾否观赏过蔡细历的性爱光碟的询问,不假思索回答说:“因为节奏慢,没什么看头,就没再看下去。”肉麻当有趣,颇失平时道貌岸然的形象。

翁氏否认委任蔡细历领导党务管理委员会是意味把总会长权力下放给后者,并坚称该委员会仍需向以他为首的会长理事会负责,显露他放不下的权力欲。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教授徐贲不久前在中国《南方周末》撰写的《诚实的政治,清晰的语言》一文中指出,在日常生活和政治生活中,含混的语言、空洞的文体,往往和冠冕堂皇、闪烁其词的骗术,相辅相成。

“如果在一个社会里,政治人物使用的是一种虚伪、空洞的语言,而公众对此既无察觉,也不在乎,那么这个社会的民主公共理性就一定无法建立。”。

上一任的马华领导层予人“逃离政治”的印象,这一任的马华领导层同样擅长权谋,言不及义,既无政治愿景,也无政治原则,刚愎自用,刻薄寡恩,回避国事,沉迷党争,怎能不令人产生价值虚无的评价,和空洞政治的唏嘘呢?

莎翁还有一句名言说:“生命短促,只有美德能将它留传到辽远的后世。”

普天之下,不能做到晚清重臣曾国藩(左图)所说的“内疚神明、外惭清议”的政治领袖,怎会有“江山图治垂青史”的美德呢?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