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

天涯流星刀与剑

2009/10/26 ● 南洋商报 《激扬文字》 刘泰安

古龙的武侠名著《流星.蝴蝶.剑》有此凄美的开场白:流星的光芒虽然短促,但是它无比灿烂、辉煌。蝴蝶的生命虽然脆弱,可是它永远活在春天里,美丽、自由。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

爱看武侠小说的现任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当然不甘心当上掌门人后的政治光芒如流星般短促,政治生命如蝴蝶般脆弱。所以,他要紧握手中之剑,杀出一条血路。

翁大侠在双十特大栽了筋斗后,声明“一如既往会信守所言”,但又以“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任务”为由拒绝下台。对于党内、党外所有吁请他信守承诺、恪守道义的呼声或舆论,—概充耳不闻,尽显“我自八方不动、我自心如磐石”的绝世武功,令人惊叹!

翁总在15日的中委会议面对战友劝退的“兵变”,下令再开议决重选的特大。20日革除意见相左的三朝元老法律局主任梁邓忠之职。22日又与宿敌蔡细历握手言和,联袂表演“大团结”。正是戏如政治,政治如戏!

看来翁大侠的“厚黑学”功力,尽得“做官六字真言”的“空、恭、绷、凶、聋、弄”的精髓,练就第三层“厚而无形,黑而无色” 的最高境界,可喜可贺!

《论语》有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普通人不讲信用,难以立身处世。领导人践踏诚信,必失威信,日后即使指天誓日,恐怕无人敢信;号令天下,也无人肯从!

另一方面,新任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可谓政坛福星,只担任过一届马青总团长,便在去年当选副总会长,出任卫生部长;如今又被推举为老二,崛起之快,无人能及。令人想起美国第38任总统福特。

福特在1973年被尼克逊总统任命取代因受贿丑闻被迫辞职的副总统阿格纽的职位。一年后,尼克逊因“水门事件”下台,由福特接任,成为美国史上唯一没有经历选举的总统。廖中莱他日若不必通过党选便直接出任总会长,当可媲美福特。

此外,廖氏过去是翁诗杰“最亲密的战友”,一向出双入对。如今两人关系从“肝胆相照”变成“肝胆俱裂”,不禁令人想起毛泽东与林彪。

毛泽东在1966年为了斗倒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发动“文革”,提拔原国防部长林彪为党中央唯一的副主席,坐上第二把交椅。1969年林彪更被写入中共党章,确立为毛的接班人,可惜翌年便成为毛的新“斗争目标”。他企图反毛不果,在1971年仓惶出逃,坠机丧命在蒙古。

翁诗杰与毛泽东相比,虽然略输文采、稍逊风骚,可是同有“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兴趣。廖中莱会否成为“林彪第二”?当前“不倒翁”的传奇摇摇欲坠,另一个“卫长是马华领袖的政治终站”的传奇又会被廖氏突破吗?

古龙另有一本《天涯.明月.刀》,值得翁总重读。此书的楔子写道:“不快的刀,怎么能无敌于天下?”“ 因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极限!”“他的人呢?”“人犹未归;人已断肠。”“何处是归程?”“归程就在他眼前。”“他看不见?”“他没有去看。”“所以他找不到?”“现在虽然找不到,迟早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书中主角是孤独黑暗的刀客傅红雪。他的人生只是为了复仇,并与虚无作激烈残酷的战斗。他无法选择自主性,注定了悲剧性的一生。故事情节隐约有翁大侠的身影。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非图一己之利。马华一代掌门翁诗杰身怀绝技,闯荡刀光剑影的江湖,实乃等闲之事。只是,未知他的路在何方?何时才找到他的归程呢?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