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0日星期一

世事纷纭从君理

2009/08/21 ● 南洋商报 信手拈来 刘泰安

最近收到朋友一则电邮,引述《日內瓦论坛报》(Tribune De Geneve)报导,总部设在瑞士日內瓦的“国际联合宗教会”(International Coali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 ICARUS)在今年7月间,票选佛教获得“全球最佳宗教奖”。

报导指出,这是由200多位宗教领袖一致表决的结果。很多宗教领袖并没有选择自己的宗教,反而将手中一票投给佛教。虽然佛教徒只占ICARUS会员的极少数,但得票数与呼声却最高。

ICARUS的研究主管认为,佛教能赢得这项殊荣,是因为在过去历史中,沒有一场战争是以佛教名义而战,与其他宗教明显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报导披露ICARUS目前尚未找到愿意前来领奖的佛教团体。缅甸一位比丘解释佛教界婉拒的原因是,虽然感激佛教受到肯定,但此奖是属于全人类,因为每人皆有佛性。

阅读上述邮件之后,我感到半信半疑:为何不见平面媒体报导此事?上网搜寻一番,却找不到ICARUS这一组织,但发觉台湾佛光山的《人间福报》在7月27日也有此报导。莫非这是一个以讹传讹的“美丽的误会”?

无论如何,佛教有史以来不曾以佛教名义进行任何战争,或发动征讨“异教徒”的“宗教对外战争”,或诉诸于恐怖主义的“圣战”,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然而,佛教不能避免“宗教内部战争”,即同一种宗教内不同教派势力之间的斗争,又是不争的事实。或许,这本耒就是一个正邪并立的世界吧!

佛陀释迦牟尼入灭前所说、被誉为“经中之王”的《法华经》曾经预言:在佛教衰落、佛法渐失、世界大乱、人心不古的“末法”时期,宣弘法华经的修行者,将遭遇“三类强敌”的阻挠与迫害。

佛教传到中国而最早创立的一个宗派――“天台宗”的中兴之祖妙乐大师,将“三类强敌”分别命名为:(一)“俗众增上慢”,即对佛法一无所知、迫害或詈骂法华经行者的一般大众;(二)“道门增上慢”,即心术不正、邪智的僧侣;(三)“僭圣增上慢”,即勾结权力、戴圣者假面具的高僧。

13世纪出身于天台宗、传承法华经的日本“日莲宗”开祖日莲,视“三类强敌”的迫害,例如流放或死罪,为本身乃法华经行者的证据。当时的第一类强敌相当于幕府的官吏,第二类为真言宗、净土宗的僧侣,第三类为禅宗、律宗的僧侣。

信奉日莲佛法的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则曾写道:“本来我们并非圣贤,但想到由于诽谤与迫害才会突显一个人的真正价值时,的确没有比这更高兴和更喜悦的事。” 与邪恶作战才是正义之士,乃是他一贯给予创价学会会员们的指导之一。宗教家的入世与战斗精神,为崇高的人文精神而奋斗,并向一切外界的恶势力与内心的恶信念宣战,不亦善哉?

谈到“三类强敌”,我想起周处除“三害”的中国典故。兹简略抄录如下:

西晋周处,秉性爽直,自幼未受教育,但勇猛过人,专以武力欺凌乡里。宜兴太守王晋,为激发其天良,以成大器,乃改换装束,伺于道旁,睨周处长叹。周处叩其故,王晋曰是处近出三害,乡人不获宁居,因而愁闷。

周处欲其指正三害之实,王晋曰:一为长桥下蛟,不时兴波作浪,害田中禾稼;二为南山猛虎,不时出来伤人,害及行路;三则不言。周处固问之,王晋附耳告曰:“三害即汝也!汝不明道德,平日横行不法,畏汝甚于蛟虎。”

周处被其激发,所谓良知良能,尽情披露,对王晋曰:“易为也,盍少待之。”遂入长桥下水中斩蛟,往南山中射杀猛虎,然后至云间陆基、陆云二名士处求学,卒成通儒,殉节于数机能之难,增史册之光焉。

我认为,这则典故的重要启示,是人们应该经常反省本身内在的弱点或劣根性,不管有否宗教信仰,都应时常发挥抑恶扬善的天良。所有外在的强敌或祸害,都不比内在的强敌或祸害更大,—如人们视周处为“三害”之最。

所以哲人常言,改变自己,就能改变身边的家人与朋友,进而改变周遭环境,改变社会,改变国家,最后改变这个世界。

毛泽东在1918年青年时代,曾为湖南同乡罗章龙(日本名纵宇一郎)留学日本写有一诗送行:“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从君理。”

在当今这个价值混乱不清、世局动荡不安的时代里,问苍茫大地,人间正道在何方?

(注:本文乃日前应内子素爱所求,腾抄和整理了她要在8月10日晚上双溪龙镇地区创价学会会友座谈会发表的讲稿后,加以增添润饰而成。我非SGM会员,惟赞同家人入信。)

标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