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5日星期三

翁诗杰时势造英雄

2008/10/15 ● 南洋商报 焦点论衡 刘泰安

毛泽东在1936年写的《沁园春.雪》一词中有此名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用来形容即将在本周末(18日)举行中央改选的马华公会,实不为过。

马华号称是当今世界上第二大的华人政党,拥有110万党员,仅次于拥有7336万党员的中国共产党,却比拥有100万党员的台湾中国国民党较多(以上数字皆属官方统计)。因此,马华自今年3·08全国大选中遭遇创党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后举行的首次党选,及其日后政治斗争的发展趋势,备受国人尤其是本邦华人的关注,不在话下。

背景相似际遇不同

这次马华党选的最大焦点,实非竞选总会长一职的翁诗杰(左图)是否如愿当选莫属。谈到翁诗杰,我不禁要对背景与他相似、但际遇截然不同的自己感慨一番。

我比诗杰痴长一岁。他是尊孔国中生,而我是循人独中生;他在马来亚大学攻读机械工程,而我在新加坡大学攻读土木工程。早在1985年马华发生梁陈党争期间,我便与他相识,因为我们同是由一批写作人成立、支持“改革派”陈群川(右图)的“马华民主改革宣传中心”(左图)的成员。他的从政之路虽然不乏惊涛骇浪,终究是平步青云,而我却稍纵即逝。他在党争结束后的1986年便受到时任马华署理总会长李金狮(右图)的提拔,出任后者的劳工部长政治秘书,从此在政坛上步步高升;而我却在1996年因发表题为《李金狮何以制衡?》一文,被马华开除党籍,从此告别政党政治。

古希腊哲学家兼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左图)所言不差:“—切都服从命运,命运是宇宙秩序之源。”否则,同人不同命,就不是人间常态了!

毋庸置疑的是,翁诗杰才华横溢、辩才了得、机智过人、问政出色,不愧为当今马华芸芸众领袖之中形象最好、声望最高的一人。

但也无可否认的是,他这次在只担任过一届的马华副总会长,以及从副部长升正为交通部长才为期半年的情况下,便踌躇满志地问鼎马华领导层的最高宝座,不啻是“时势造英雄”的一例!

因为,如果国内不是发生所谓“3·08政治大海啸”,又如果原任总会长黄家定和署理总会长陈广才(右图)不吊诡的双双宣告引退,翁诗杰怎能如斯迅速地拾级而上、攀登其人生政途的颠峰?

参选党职从未输过

我对由下周起马华将步入“翁诗杰时代”的必然性,深信不疑,理由有二:

(1)翁诗杰参选党职从未输过。他过去在党内即使属于非主流派、甚至是异议分子的劣势下,都能过关斩将、攻无不克,特别是在1999年竞逐马青总团长时,爆冷击败获得时任总会长林良实护航和全国所有马青州团团长力挺的对手陆垠佑(左图)的经典—役,令人记忆犹新;更何况此际他是主流派属意的候选人!他要延续“不倒翁”的传奇,无异易如反掌。

(2)我国政坛上曾经竞选党魁高职而失利者从未卷土重来而成功。例如,在1986年败给陈群川的前马华代总会长梁维泮(右图),在1990年的党选中再度竞选总会长,同时也竞选副总会长,结果两职都铩羽而归。蔡锐明(左图)在上届党选中以696张多数票败给黄家定,得票率为35.2%。这次再战江湖,如果他不敌翁诗杰的多数票少过上届党选的战绩,已算虽败犹荣。梅花的确越冷越开花,可是蔡锐明恐怕越想开花却越冷啊!

我相信本邦华人最关心的一事是,翁诗杰成为新一代马华掌舵人之后的这个纯华人政党,政治斗争方向会否转型或有所改变?它将如何再度出发赢回华社民心?

需知这个世界是变动不止的。那些不愿承认改变的到来、也不肯接受改变的政党或领袖,迟早会被时代淘汰。

考验马华的代表性

3·08后的政局清楚显示的一大改变,就是本邦华印民族在民联执政的州属里所享有的政治权力分配,诸如州议会议长和行政议员等配额,远胜于过去国阵独霸天下51年来的情况。


个中含义是,马华号称代表本邦华人执政的正当性和有效性,受到空前莫大的挑战!

马华虽在2004年上届大选中赢获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战果,空有华社全力支持的委托,却不曾把握历史契机为华社谋取更大的权益,只有凸显“当家不当权”的困境,尽管过错或许不在该党,而在其专权傲慢的盟友。

假如在未来的4或5年里,民联执政的州政府能够持续公平对待各族,同时将有关州属治理得有声有色,马华要成功说服华社回心转意,以便在下届大选从头收拾旧山河,恐怕还要费煞思量。翁诗杰能否领导马华扭转乾坤、力挽狂澜于既倒?尚待时间证明。

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梁启超(左图)对“英雄”与“时势”有精辟的见解:“英雄固能造时势,时势亦能造英雄。英雄与时势,二者如形影之相随,未尝少离。既有英雄,必有时势;既有时势,必有英雄。……故英雄之能事,以用时势为起点,以造时势为究竟。英雄与时势,互相为因,互相为果,造因不断,斯结果不断。”

时势造就了翁诗杰(右图)这位英雄,他能否顺应时势、创造时势?我只能在此祝他好运!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