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30日星期日

极权政治的省思

1999/06/01 南洋商报 ● 时代心眼 刘泰安

(这是1999年发表的旧作,今日重读应还有一定的时代意义吧?)


1998年度诺贝尔经济奖得主、英国剑桥大学印裔学者阿玛达仙(Amartya Kumar Sen, 1933- )(右图),在今年2月杪假汉城召开的“民主、市场经济与发展”世界银行会议上表示,他认为本世纪最重大的事件,并非两次大战、原子弹、电脑、基因复制、甚或人类登陆月球,而是民主的崛起。令人耳目一新!

民主政治对立的,就是独裁极权政治。际此世纪之交的时刻,省思一番这种本世纪的政治的本质、特征及祸害,应有一定的意义。

独裁政治,泛指权力集中在一人或少数人的政府形态。统治者由于拥有政治上的绝对权力、决策施政都不必考虑民意,导致人民的权利随时可被否定或侵犯。


极权政治,则是独裁政治的“现代版”。传统君主专制独裁的控制能力与幅度,尚只限于政治的范围,但本世纪出现的极权主义,却企图完全掌控人民从内心到外在的行为,这都是拜文明与科技发达所赐,使政府的控制能力大大增强,例如大众传播媒介的垄断,以及无孔不入的监视系统,使执政者不仅可以掌控社会每一角落,甚至可以从事“改造”人民的思想!

一般来说,极权主义可以分为两种:左派极权主义是指共产主义,右派则以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德国纳粹主义日本军国主义为代表。极权虽有左右之分,但统治形态却不谋而合。






根据两位研究极权主义的著名学者--美国德裔政治学家弗德瑞克 (Carl Joachim Friedrich, 1901-1984)和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里辛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nski, 1928- )(上左图)的分析,极权主义者都有以下特征:通过一党或集团来控制全国,以军警暴力对付异议份子,垄断通讯与传媒,强烈干预经济等。此外,还有领袖个人崇拜、偏狭民族主义、发动战争、对外侵略扩张等。



菲律宾前总统马可斯(右图),可说是近代右翼极权主义的佼佼者,具备所有独裁者的共同特点。此外,朋党主义视国家财库为囊中物、视政治权力为私有产,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祸害。



有关极权主义衍生的导因,当代美国犹太裔哲学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 1906-1975)(左图)的“危机说”,可说一言以敝之。她认为,人类社会在面对危机时,往往会产生高度的不安全感,从而渴望强人或强有力团体的出现,来整顿混乱的社会。换言之,在危机四伏的状况下,人民宁愿放弃自由,以求取安全。这也是心理学家弗洛姆(Erich Fromm, 1900-1980) (下左图)所说的“逃避自由”(Escape from Freedom)的现象,亦正是极权主义滋长的温床。



另一方面,本世纪工业化的发达,促使社会日趋复杂,个人无力感加深,自我认同意识消失,取而代之的企求或认同强大团体或意识形态,都使野心家趁机发挥政治动员的力量。30年代经济大萧条的发生,便掀起法西斯风起云涌的浪潮,德国的希特勒(上右图)、意大利的墨索里尼(上左图)、西班牙的佛朗哥(下右图)、日本的军阀等,都纷纷出现而建立强有力的领导。









“危机说”也可用来解释,当今世上许多所谓“政治强人”(其实是“政治权力狂”才对),都擅长虚构或利用内在或外来的“危机”,来转移人民的视线,同时趁机强化其领导地位。俄罗斯总统耶尔辛(右图)日前突然开除声望日隆的总理普里马科夫,制造政局不定的“假危机”,却成功化解国会要弹劾他的“真危机”,就是最佳近例。还有,伊拉克与南斯拉夫,先后遭美英联军及北约轰炸,但两国总统“沙胆”胡申米洛塞维奇,反而更得人民鼎力支持,领导地位更稳固。
.
极权主义曾发生在德、意、俄等国,也发生在当今一些发展中国家里,但为何不发生在英、美等先进国呢?

有政治学者认为这是“民族性”使然,即有些民族比较具备权威主义取向,盲目接受权威,认同人类不平等及服从纪律等。


198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卡内提 (Elias Canetti, 1905-1994)(右图)所著《群众与权力》(Crowds and Power)一书,就有精辟的描述:由于群众盲从、无知、愚蠢,所以野心的煽动家可以颐指气使、愚弄牵引;由于群众可欺、谄媚、奴性,所以暴虐的统治者可以横行霸道、称雄一时。

由于群众懒慵、消极、健忘,所以任由“老大哥 ”主宰自我命运,由于群众残酷、无耻、卑贱,所以转瞬间可向拯救他们的“英雄”扔石头、射冷箭……

民主政治是斗智的,极权政治却是斗力、原始、洪荒的,并反映残暴、无耻、下流的一面。这种政治或许可图一时之安,绝非长治久安之计!汉娜阿伦特在《极权的根源》(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一书说得好:“极权政体的弊害之一,是使被统治的人民民智日趋低愚……即使丰衣足食,极权政治下的人民,充其量是一批脑满肠肥的白痴,与驯顺听命的木偶而已!”试想,如此没有生气的国家,又怎会有所发展与进步呢?




美国《时代》周刊在回顾即将过去的20世纪时,除了指出这是种族灭绝的阴暗世纪,也肯定这是民主自由的光明世纪。直至90年代,柏拉图(Plato, 428/427 BC – 348/347 BC)(上左图)、洛克(John Locke, 1632 – 1704)(上右图)、穆勒(John Stuart Mill, 1806 - 1873)(下左图)和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 1743 – 1826)(下右图)等哲学家的理想,如民主、人权、公民自由、个人自由和自由推举领袖的权利等,已在全球逾半数人口占主导地位。







但愿,在即将到来的21世纪里,套用卖座电影《星球大战》的名句“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民主力量更能与我们同在!

---------------------------------------------------------------
注:拙作获下列海外网站转载或文士引用,至感荣幸,也不胜汗颜:

1.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 Philosophy精华区文章阅读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