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9日星期三

“公务暴力”的反思

2007/09/24 南洋商报 ● 天窗亮话 刘泰安


何谓“暴力”?一般的看法是泛指侵害他人人身、财产的強暴行为;也是一个政治学名词,即不同政治利益的团体,如不能用和平方法协调彼此的利益时,用强制手段以达到目的。暴力无疑是和平的死敌,因为它正是战争的根源。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左图)认为,暴力可分成“直接的暴力”和“结构性的暴力”两类。前者包括恐怖活动和战争;而后者则包括贫困、饥饿、环境破坏、压制人权等有违‘人性尊严’的现象。因此,只有彻底根除所有暴力,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
.
一代“非暴力运动”伟人、印度圣雄甘地(右图)也有“行动暴力”和“被动暴力”之说。前者是涉及肢体行动,例如殴打、杀害、强奸等;而后者却是自觉或不知不觉中犯下的罪行,例如言语中伤、蔑视、排斥、浪费等。

他的孙子、也是美国甘地非暴力研究所创办人的阿伦甘地(Dr. Arun Gandhi)(左图),常在演说中回忆一段震撼人心的往事:少年阿伦有次因想换新笔而故意丢掉短铅笔,晚上央求祖父买回一枝新铅笔。但祖父要他把丢掉的铅笔捡回来。当时户外已一片漆黑,阿伦推说不可能,祖父就交给他手电筒,坚持要他找回来。

阿伦最终花了两三个钟头才找回那支短铅笔。甘地告诉他:“就算是一枝铅笔,也是耗费了世界的天然资源才制造出来。不加以珍惜,就是糟蹋大自然的恩惠,形同暴力对资源。

“现在人们动不动就花钱消费。但过度的消费就是浪费资源,也等于漠视世界上贫困的人们,如同对民众施加暴力!”

当前我国舆论纷纷的2006年总审计司报告(右图)中所揭发的政府行政弊端和纰漏,诸如匪夷所思的超高价格的器材采购、天文数字的财务账目等,除了大有贪官污吏营私舞弊之嫌,也可以被归类为“公务暴力”(有别于社会暴力、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等)。因为,无耻贪渎和肆意浪费国库公帑,就等于对全国人民(如纳税人)施加暴力!

如果浪费一枝短铅笔都算是不可宽恕的暴力行为,那么浪费亿万令吉的人民血汗钱算不算是罪大恶极的暴力行为呢?
.
其实,总审计司报告每年都揭发同样的政府部门管理不当、滥用公款、超支、浪费等丑闻。但从未见任何官员被革职查办,或高官引咎辞职,难怪“老问题”一直不获纠正与解决,而历史重演。
.
圣雄甘地(左图)对“暴力的根源”,有7点精辟的论述:(1)没有工作的财富;(2)没有良知的享乐;(3)没有品德的知识;(4)没有道德的商业;(5)没有人文的科学;(6)没有牺牲的崇拜,以及(7)没有原则的政治。

最值得深省的是第7点。没有原则的政治无疑纵容贪官污吏的胡作非为,遂使“公务暴力”变本加厉,严重危害国家与人民的利益。
.
如果国家领袖真能展现“肃贪倡廉”的政治原则、决心与魄力,而非只说不做,或文过饰非,或推卸责任,那么,行之有年的“公务暴力”问题必能迎刃而解,今后的总审计司报告也必令国人接受。
.
高教部副部长翁诗杰(左图)日前披露,高教部绝对有权过问贷学金发放偏差,但该部没有权力革除失责的官员,那是公共服务局的权限。

令人不解的是,难道各部门的领导人不可通过内阁训令公共服务局采取行动,对付自恃拥有“铁饭碗”而祸国殃民的公务员吗?

12年前中国政府大力推展“反腐倡廉”运动时,有位中共要员感叹道:“反贪亡党,不反贪则亡国。”令人印象深刻。我国的情况尚未严重到“反贪亡党”的地步,但不反贪肯定会“动摇国本”。这个“国本”既可指“国家建立的根本”,也可指“国阵胜选的资本”,假如广大的民众要在来届大选进行“非暴力运动”的话。

掌权者在能有所作为的时候而不有所作为,难道要等到下台或退休后才大放厥词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