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2日星期五

重新大选稳政局

2008/09/15 ●南洋商报 焦点论衡 刘泰安

当前我国全民最大的悬念,莫过于国会反对党领袖、前副首相安华依布拉欣(右图),是否真能在马来西亚成立日45周年的9·16,拉拢在朝议员“变节”,引发中央政府“变天”?


在今年308政治大海啸之后赢得全马222个国会议席中82席的人民联盟,只需31名在朝的国阵国会议员倒戈相向,便能一举动摇国阵称霸51年的江山,因此导致当前国内政局动荡不安,其理自明。

此地无银三百两

近日国阵的46名国会后座议员,组团飞往台湾,展开所谓“农业科技考察”。尽管国阵领袖否认此举旨在扰乱安华的“9·16夺权大计”,却无异“此地无银三百两”。
.
我认为,如果“9·16变天计划”出现变卦而无法落实的话,民联领袖可不能埋怨或责怪国阵领袖使出阴招搞破坏。谁叫前者大张旗鼓、打草惊蛇,而非暗度陈仓、进行—场“宁静革命”?

无论如何,9·16显然只是一个象征式的日期。当日变天不成,并不意味此后不能变天。孙中山(左图)从事革命,先经10次的失败,才有辛亥年的成功;林肯(右图)早年参选国会议员等公职,失败过8次,最后才当选并成为伟大的美国总统。如果安华搞推翻国阵政府的“革命”,一役就成功,岂非太便宜了他?

对于可能加盟民联而协助变天成事的国阵国会议员,他们的历史定位应有下列三种:

(1) 在国阵支持者来看,他们是没有“政治原则和道德”的“政治青蛙”;
(2) 在民联支持者来看,他们是“良禽择木而栖”的“时务俊杰”;和
(3) 在广大中立的人民来看,他们是催化“国家变革图强”的“人民英雄”。
.
过去劣迹与美举
.
有人质疑安华过去在巫统的日子里曾经言行极端,恐怕他日会故态复
萌。他们只记得安华的劣迹,诸如担任教育部长时,调派不谙华文的教师到华小出任高职,引发风声鹤唳的“茅草行动”。他们不提安华兼任财长在国会发表财政预算案演词时,用华语读出孟子的“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书写“我们都是一家人”;为全国华人文化节开幕时,引述和解释孔子的“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等美举。

从原是—名首相接班人,沦为备受屈辱的阶下囚;由颠峰跌至谷底的两极化经历,如果还不能使到安华,一旦东山再起时,会从一名激进的回教青年领袖、马来人至上主义者、回教至上主义者,脱胎换骨成为一名拥抱多元化思想的开明政治家,那只好成为荀子主张的“性恶说”击败孟子主张的“性善说”的一个例证了!

历史上有不少政治领导人,获得发展民主政治的契机,却让如此历史契机稍纵即逝。例如韩国的李承晚、越南的吴廷琰、菲律宾的马可斯(左图)、印尼的苏哈多、台湾的陈水扁(右图)等,都因权力而迷失了方向,上台之后,不是变得专制独裁,就是贪污腐败,落得“骂名滚滚来”的下场。

如果历史再给安华一个上台的机会,国人自然希望他也会给国家改变命运的一个机会,以及给全民一个安和乐利、富裕共生的机会!

寻求人民再委托

另一方面,我不认为,国阵领导人会轻易拱手让出政权,而不作抵抗反扑。相信现任首相在权位告急之际,如果不诉诸宣布紧急状态、逮捕政敌等极端手段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马上解散国会、举行闪电大选,以便寻求人民的再委托。这在外国的一些民主国家,也有前例,并不罕见。

事实上,重新大选,可说是稳定政局的最佳途径之—。因为,民联(左图)依靠跳槽过来的国阵议员而组成微差多数议席的新政府,根基可谓非常脆弱。别说跳槽者可能因私利而再度变节,民联内部的矛盾,如行动党和回教党双方发生龃龉和闹翻,随时都可导致新政府倒台!

至于重新大选是“劳民伤财”之举的说法,我倒不以为然。因为,如果人民重新选出的政府是一个真正为民设想、廉洁有效的政府,它将能善用和节制国库开销、遏止贪污浪费,包括认真解决国家总审计司年复一年的报告书中所提到的烂账、欠帐、赖账等天文数字公款。举行大选所需的经费,比起新政府将能为人民节省的公帑,何其微不足道啊!

毛泽东(右图)在《沁园春.长沙》一词中有此佳句:“怅廖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浮沉?”

我想回应的是:人民。就是人民,主宰国家命运浮沉者,舍其为谁?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