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6日星期四

智者对政治的期待

2009/03/28 ● 南洋商报 焦点论衡 刘泰安


马来西亚创价学会柯腾芳会长在今年新春期间,书写了“致吉隆坡妙法老同事、老朋友”的一封信,畅谈当前面对经济困境之际的一些人生与信心问题。我有幸得以拜读,获益良多。

柯先生强调以“转变”的智慧来克服危机、迈向成功的重要性,并引述《周易》所说的“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及“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来解释人生的正道。

他指出:“掌握权柄的人,容易得意忘形,在治人和用人中,他们忘记自己开始也是平凡的人,反把别人不当为人。……真正的能者、强者,只在真字(真诚)下功夫,激发自己的人性,才能获得他人的心力。”

这段文字,值得在任何领域中拥有权力的领导者深省。正因权力会扭曲人性、泯灭良知,绝对的政治权力,往往就是老百姓绝对的痛苦!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在上个世纪70年代,曾与已故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进行对话,后来结集成书为《人生问答》对谈录。两位智者讨论“对政治的期待”的内容,于今仍有启发意义与参考价值。


松下幸之助认为,在封建专制的时代,国家权力有着与人民意愿相对立的一面。在民主制度中,主权在人民,国家权力就是人民权力。


令人遗憾的是,在一些自诩实行民主政制的发展中国家,掌权者违背民心所向、拒绝还政于民的事例,却是层出不穷,实在难卸封建时代的本色。

池田大作阐明,政治的目的是为了达到个人的幸福和社会的繁荣的一致。日本宪法有此前言:“国政原本来自国民严肃的信托,其权威由来于国民,其权力由国民的代表行使之,其福利由国民享受之。”

他质问,统治机关在实质上是否真正代表了国民?在行使其权力时,是否忘记了国民的福利而忙于私利?

这显然不只是日本所面对的问题,也是世上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面对的问题啊!

身为佛教领袖的池田大作提出了“权力的魔性”的观点。对于从政者来说,“获得权力”本来应当是为了实现自己“政治目的”的一种手段。但现在“获得权力”本身却不知不觉地变成唯一的“政治的目的”,露出“权力的魔性”的原形。这种“权力的魔性”的实体,就是盘踞在凡人生命中的权力欲和利己心。

环顾沉迷于尔虞我诈的权力斗争的政客们,那一个能压抑本身“权力的魔性”张牙舞爪?

池田说得好,政治并不是委托给政治人物就可以了的事,国民才是国家政治的主人。政治不好,不只是政治人物不好;投选支持如此政治人物的自己,也有必要反省本身的“失败”。

前苏联第一位同时也是最后一位总统戈尔巴乔夫,当政期间推动“大开放(Glasnost)”的改革政策,结束了美苏冷战,改变了世界格局,但也导致自己国家的解体,可谓功败垂成的悲剧伟人。他在2003年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曾作此表白:“我是失去了权力,但并没有放弃我的理想――任循民主原则行事,承担起责任的理念。”

他确是理直气壮。如果他在当年面对挑战时,动用武力阻止苏联崩溃和保卫本身权位,或可改写历史,但祸福难料。

戈氏强调,成为理想主义者,总比愤世嫉俗好得多。他认为,改变世界的就是理想主义者。

他的结论大有振聋发聩的作用:“政客沉迷权争,但政治家并非如此。……政治应该是洁净无私的,但可惜现在的政治并非如此,是马基雅维利式的(注:即以欺骗、狡诈和谎言等手段与残酷的武力来巩固权力)。”

在此我国即将更换国家领导人及其内阁班子之际,相信上述智者对政治的期待,肯定也是广大人民的意愿,值得真正要为国为民作出贡献的新任当政者三思!

问苍茫大地,政治家何时横空出世?

标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