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4日星期日

马华重选意义何在?

2010/03/16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中国古代名著《三国演义》的卷首语:“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用来描绘当前马华党争三大巨头翁诗杰、蔡细历和廖中莱的“三角关系”,还真贴切。

不同的是,今人比古人讲究速度。一下子分,一下子合,历时不久,叫人瞠目结舌!

即将在本月28日举行的马华中委会重选,究竟意义何在?重选的结果,会否把欢乐带回给某些领袖,却仍把悲伤留下给马华?

纵观马华党史,翁总无疑是任期未满就因3分2中委总辞而要面对重选的第一位领导人。但他不会是马华任期最短的总会长,这个纪录由第5任总会长陈群川(1985年11月至1986年8月)保持。其次是在位18个月的第2任总会长林苍佑(1958年3月至1959年8月)。但两人都是自动辞职,走得不象翁总那么狼狈!

“不倒翁”的传奇,在去年马华双十特大后已经失色。当进则进、当退却不退的“不走翁”,前路还有多远?翁总在不久前的党庆和代表大会上因“在改革过程中操之过急”而道歉。其实,他应为“操之过慢”而后悔。因为,如果他在上台后即说到做到,推动党员直选总会长的改革,今日要捍卫自己的龙头宝座,就不必过问曾投他不信任票的同一批中央代表!

平心而论,本届马华中央代表实在不好当。当初选了翁蔡为老大老二,两人却似“火星撞地球”,水火不相容。好了,双十特大时投选翁蔡齐走,却又意外促成两人“大团结”,联手对付廖派。要他们,不是;不要他们,也不是。动辄得咎,如何是好?

中央代表们第一次的决定造成悲剧,第二次则是闹剧,这一次将会是喜剧收场吗?如果重选后的领导层,仍是由坊间所说的一个“没有诚信” 、一个“没有道德” 、一个“没有主见”的领袖盘踞,试问重选有何意义?

已故马华健笔郭仁德在其80年代的著作《马华风云卅六年》中曾一针见血地指出:“马华是什么?马华是华人社会的缩影,无法摆脱私会党文化的恶劣影响。马华是一间厕所,虽然经常有人冲洗,仍然不时发出臭味。”25年后的这间厕所,每况愈下,越来越受华社敬而远之!

郭氏认为,马华有史以来,不是3年一小斗,就是5年一大斗。有的斗争起因是私人恩怨、成见或意见之争;有的却关系原则立场与思想作风。斗争过程有的高潮迭起,令人眼花缭乱;有的曲折离奇,令人拍案惊奇。
.
当今马华党争人物,只有私利,而没有原则。所以,同一本党章可以各自表述;不同的时候可以作出不同的诠释。一时反对重选,一时支持重选,每次都是振振有词,也有人“跌倒在地上,撿回一把沙”。

名作家柏杨早在1986年就批评:21世纪的中国人不会有什么可以扬眉吐气,或有可能脱离羞辱与苦难。反之,仍跟20世纪一样:继续勇敢的窝里斗,除了会说大话、空话、假话、谎话、毒话外,还会说酸溜溜的话。

“丑陋的中国人”当然概括海内外的“龙的传人”。上述评语,不正是反映着当今马华衮衮诸公的言行举止吗?马华重选后的掌舵人,会是要“继续改革”的翁?要“登峰造极”的蔡?要“还党诚信”的廖?抑或是“异军突起”的前朝领袖?328的重选,真能带给马华新希望吗?

三国时代的魏、蜀、吴纷争60年的天下,终归晋帝司马炎一统,以致《三国演义》写下无限伤感的结语:“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现代版的马华“三国演义”,未知结局如何?很快就有答案!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