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马华终战启示录

2010/04/06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北宋大文豪苏东坡这首气势恢宏、横绝今古的《念奴娇》,咏怀奠定三国鼎立的赤壁之战,流芳百世。

马华公会近半年来闹得“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三国演义”,在3.28终极一战之后,也淘尽了原任与前任的两代掌舵人,迎来新的一位风流人物,叫人拍案叫绝!

这是马华有史以来第一次举行任期只有一半的中央领寻层“中期选举”。话说创纪录者之最,当推卫冕失败的原任总会长翁诗杰。“未到站便下车”的他,在位17个月,成为马华任期第二最短的领导人,仅次于在位9个月的第5任总会长陈群川,比在位18个月的第2任总会长林苍佑稍逊。

回顾翁诗杰的从政历程,从1989年竞选安邦区国会议员开始,20多年来角逐马青总秘书、马华中委、马青总团长、马华副总会长,直至前年的马华总会长等党职,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因此赢得了“不倒翁”的美誉。但一党之尊的权位,却稍纵即逝,令人叹息。

台湾媒体人南方朔在去年杪痛批台湾总统马英九“比崇祯皇帝还不如”,哄动一时。其实,明思宗堪称为一代勤政的好皇帝,只因求治心切,生性多疑,刚愎自用,刻薄寡恩,在朝政中屡铸大错,例如重用专权宦官,冤杀良将袁崇煥,结果自毀长城,自杀亡国。

翁诗杰的领导作风,不乏崇祯的身影,恐怕是他“壮志未酬身先死”的主因。此外,诚信问题,也是他从政一生“永远的痛”,永远遭人诟病,不是一句“个人毁誉事小”,便可文过饰非。

翁氏在去年双十特大面对被投不信任票的提案时,发出“输一票都不留”的豪言壮语,结果输了14票也食言不走。事后孔明一下,这个票数的谐音“实死”,似已预示“不走翁”的下场,同时也印证了孔子所说的“民无信不立”的哲理,即自古以来,失去民众信任的执政者是站不住脚的。

熟读古龙的《流星.蝴蝶.剑》的翁大侠当然知道:流星的光芒,和蝴蝶的美丽,都是短暂的。只有剑,才接近永恒。如今权力不再在握的他,笔就是他的剑。翁氏曾经多次扬言,不排除退休后撰写回亿录,要把所有真相揭发出来。从上台“不必向全世界交代”,到下台有意出书大爆内幕,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精彩万分,值得期待。相信翁诗杰回亿录一出版,肯定会洛阳纸贵,远比那些涂脂抹粉、自我宣传、内容空洞的什么从政语录或丛书,更有可能成为畅销书!

马华重选的另一个启示是,政坛上退位领袖要东山再起,至今没有成功的例子。1986年,时任马华代总会长梁维泮在党选中败给陈群川,1990年党选时卷土重来,一连角逐马华总会长和副总会长两职,均告无功而返。这次以“王者归来”的声势“回锅”参选的前总会长黄家定,最终铩羽而归。“救党”梦碎之馀,还令公开声援他复出的某马华元老和三位学者,“清誉”有损。

新任总会长蔡细历在三角战中以39%的得票率脱颖而出,被形容为“跛脚鸭”总会长。巧妙的是,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在2000年总统大选时,也是以39%的得票率当选,击败国民党的连战、亲民党的宋楚瑜和其他两人,实现台湾首次政党轮替的壮举。但在位8年的阿扁显非“跛脚鸭”总统,否则怎会在任内为所欲为、以权谋私、贪赃枉法?令他身败名裂的,不是以少数票当选为领导人的错误,而是他本人品行道德的劣根性。

历史曾经给了翁诗杰一个机会,但翁氏没有珍惜机会;如今历史将机会交给了蔡细历,未知蔡总能否把握机会,成就一番功业?此正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