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1日星期二

刹那永恒捕捉和平


2003/03/21 ●南洋商报 焦点论衡 刘泰安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苏东坡(左图)这首名诗绝句,尽诉人生无常与难留痕迹的无奈,令人唏嘘怅惘。

崔护(右图)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同样令人为人生中不乏“多情自古空余恨”的宿命而黯然神伤。

无庸置疑的是,疾驰的岁月,往往稍纵即逝;荏苒的光阴,也常一去不返。世人冀能在瞬间的生命里捕捉永恒,恐怕唯有“摄影”一途。将摄影定义为一种掌握与表现出瞬间永恒的艺术,及指出摄影具有不可思议、化刹那为永恒的力量,正是当今集宗教家、教育家、哲学家、和平行动者、作家、诗人及摄影家于一身的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

查实池田先生(左图)并非专业摄影师,而不过是爱好者之一。他常言:外行人也有外行人的摄影之道。他对摄影文化的理念,可谓别具慧眼,令人耳目一新。例如,他认为:人的生命就好象是照相机,不可以再来一次。手持照相机所看到的世界,正是如如而来,如如而去,无可替代的世界。把大自然里交织着刹那间的生命之美,永远地保留下来,就是他寄托于每一张照片的心情。他强调摄影对他来说,不单是趣味,而且是精神斗争的一种方式。“不会重新来过,就绝不错过刹那!”这不正是积极人生奋斗之道?

这位一生以推动世界和平与提倡对话为志业的“人间行者”,形容摄影为“和平的影像诗”,可在刹那间使人心与心结合、走向共感与希望的和平之桥的“奇妙的世界语言”。具有内涵的摄影作品,必能“传达心意”、“打动人心”,且将蕴藏人生、生死及历史的生命故事深刻地表现出来。真正的摄影家,可谓精神世界的王者,透过镜头,探测人心深处,凝视生死剧情,反映战争的愚昧与和平的尊贵,甚至接近宇宙的流转与其永久性。摄影家并非只是记录者,更应是人性的真挚探求者。

池田先生进一步指出:“照片”的英文“photograph”的原意是“用光线来描绘”。而他正是胸怀描绘“照片”这首“光彩之诗”的希望,为了打破邪恶的阴霾,及扩大文化与和乐的光彩,而开始拍照。“我以‘无作’与坦诚的一念,与自然展开对话。透过与自然的对话,能看清楚真正的自己、人性与生命。透过摄影,若能扩展出超越困境、超越时间的和平与友谊大道,对我而言,这是无上的喜悦。”尽显一代伟人悲天悯人的胸襟!

从事拍摄已有30余年的池田先生,1982年在日本国内首次举办命名为 “与自然对话”的个人摄影展。1988年开始走向国际,首站应邀到法国巴黎展出。之后巡回全球各地,迄今已在世界29个国家、逾70个城市举行过同名的摄影展,佳评如潮,估计参观者已逾750万人次。

我国国家画廊主任 Zanita Anuar(右图) 女士,不久前与马来西亚创价学会代表联袂亲赴东京拜会池田大作本人,洽商在我国举办“与自然对话--池田大作摄影展”,俾使国人不落人后,也有机会体会到与大自然对话的喜悦与感动。据知,她们两人此行不但大功告成,而且在留日期间受到池田先生在百忙中给予无限热情的接待,深受鼓舞。

这个作为池田大作“迈向和平的世界之旅”(左图)的纪行和证言的摄影展,已定在4月1日至5月4日在吉隆坡的国家画廊盛大举行,使我国成为“与自然对话”的第30个参展国,让国人亲身体会这位蜚声国际的和平行动者其摄影作品所散发生命的光辉和生命的尊严,及所表现珍爱世界的美与喜悦。

但愿国人不会错过这项意味深长、旨在参观者的生命里植下和平的种子的文化盛会,并为实现世人共同的梦想--世界和平,迈出最根本的步伐。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许自然一个未来,就从此刻开始!

标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