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1日星期六

江泽民的历史抉择


2002/10/09 ●南洋商报 焦点论衡 刘泰安

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则政治笑话,忍俊不禁,回味无穷: 话说某日,北京中南海突然淹大水。 政治局的7位核心人物不约而同的抱在一棵大树上,等待救援。 可是树因超重而快要断掉, 此时江泽民主席(左图)就说: “我是一把手,国家不能没有我,你们看谁要先跳下去?”

李鹏也说: “我是管立法的,正值国家全面制定法律之关键时刻,我也无法跳。” 接著胡锦涛、李瑞环、尉健行和李岚清都分别说明了自己对国家的重要,而无法牺牲。

此时,只剩下朱镕基没发言,树也快断了。 胡锦涛说: “镕基同志,记得你就职时曾说,为了伟大的人民祖国,你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所以你该表现一下了。”镕基同志回答: “我无异议,就请鼓掌通过吧!” 最后,树上仅剩镕基同志一人。

虽然这只是一则虚构的笑话,但也反映了3点不争的事实: (1) 大凡位高权重的政治领袖,即使久居其位,也迟迟不愿“到站下车,退休交权”; (2) 中国领导人的更迭程序,依然欠缺透明机制与明文规定,民主精神仍有待改善; (3) 朱镕基(下左图)不愧为“神州良相”,形象奇高,多次表明全退,反而令人不舍。

中国共产党即将在下月8日,召开该党第16次全国代表大会。 万众瞩目的焦点,正是中共领导层权力转移的问题,特别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即身兼党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会主席及国家主席三要职的江泽民,究竟进退何如﹖

众所周知,江总去留的版本有三: (1) 续掌总书记、军委主席二职,只卸任国家主席; (2) 保留军委主席一职,交卸总书记、国家主席二职; (3) 辞去所有党、国要职,全身而退。 毫无疑问的是,有鉴于江总当下炙手可热的威权地位,无论他是全退、半退还是不退,决定权只操在他自己手中,不容旁人置啄。

一般的评价是,现年76岁、迄今已领政13年的江泽民,继续留任的优点是: 处理中国当今面临的复杂问题,例如加入世贸后产生的经济、社会影响, 应付美国总统布什的鹰派政府和日渐恶化的两岸关系等问题,内定接班人胡锦涛缺乏经验和权威, 中国人民还需要江氏的服务。

缺点则是: 这将破坏前领导人邓小平当年为了结束 “终身制”和 “老人政治”而立下70岁以上的同志不得继续留在政治局常委里的不成文规定。 此外,纵观青春饱满的西方各国首脑,生气勃勃地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特别是美、俄两大国的总统布什和普丁,一个英姿勃发激情洋溢,一个精神健旺干劲十足,对比一个老态龙钟老气横秋的中国领导人。

另一方面,江泽民假如选择引退,个中意义不仅是中国权力传承和接班制度化和程序化的先例,也为他自己依法治党进而依法治国的历史定位留下正面的典范。 显而易见的是,江主席下台会比留任更有利,不但是值得肯定的历史进步,更可能带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历史机遇!

我国首相马哈迪医生早在1999年,便曾在他的日本报章的专栏中撰文指出:“领袖必须明白一件事,就算是他很能干,但若待得太久,就不会再受欢迎。”也是年届76岁、已掌权21年的他今年6月底宣布,将在明年10月退位,并强调 “选择在健康良好的时候引退,是适时的决定”。 江主席或可引为借镜。

法国与大马友好协会主席、也是法国国会议员的博拉尔曾经表示,根据欧洲人和法国人的经验,一个领袖在位太久,最终的下场未必是完美的结局。 法国已故总统戴高乐说过的一句话“old age is a wreck”, 就是说明在位的政治人物应急流勇退,而非一直霸著位子。“家有一老, 如有一宝”的嘉言,恐怕并不适用于一国的政权。

英国前首相梅杰在1997年败选后,挥别唐宁街10号官邸时,也曾语重心长地指出:“当帷幕垂落的时候,就是必须离开舞台的时候。” 堪称经典名言。只是,对天下掌权者来说,“醉卧美人膝, 醒握天下权”的吸引力,恐怕未必与年龄岁月成反比啊!

有人说过:“伟大的革命家应以天下为己任,而不是以天下为己有。” 我认为,这句话也适用于伟大的政治家。

执政逾半个世纪的中共,会否在本世纪召开的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写下历史性的崭新一页? 江泽民又如何面对去留的重大政治智慧考验? 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