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8日星期六

政治变局知何似?


2001/04/26 南洋商报 ● 指点江山 刘泰安

香港《亚洲周刊》在今年春节期间有则专题报道,提及堪舆学家对一些国家蛇年运势的预测,诸如东南亚区域的全年进程波涛起伏、荣萎交接;在政治上会予人颠簸不定、祸福难料的感觉。预测特别指出,马来西亚与泰国都有大变局,令人侧目!文中并未说明所谓“变局”为何,或许天机不可泄漏,一切有待时间作证。

本邦政坛近日发生的一些异动,不禁令人联想起“变局”的预测,不知是否即将应验?

被喻为我国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有“大马经济沙皇”美誉的财政部长兼特别任务部长达因请假两个月的最新动态,使流传多时的有关他与首相马哈迪医生不和及最终辞职的谣言,再度甚嚣尘上。如果此事属实,岂非正是本邦政坛一大变局吗?

耐人寻味的是,首相在上周四证实财长请长假时,否认达因辞职和强调后者仍然工作和回财政部处理事务。更妙的是,他回应传媒追问达因请假的原因时说:“你们必须问达因,如果由我作答,他可能会生气。”委实莫测高深!

达因在周一出席国会聆听首相提呈《第八大马计划》之后离去时,以“有权利拿长假”及“请假旨在休息”答覆传媒的探询,不但未能为国人解惑,反而增添悬疑。日前区域股市因美国降息刺激而暴涨,惟独隆股市“斯人独憔悴”,可谓一叶知秋。

平心而论,达因当然有请假的权利,问题只是请假的时机。舆论界普遍质疑:际此国家经济每下愈况,股市欲振乏力,部分外资撤厂导致裁员等关键时刻,又适逢政府提呈攸关国家经济发展的“第三大马展望纲领”和“第八大马计划”的期间,位居财长要职的他,是否没有比此刻更适当的时候请假休息?更令人费解的是,请了假还如常回办公室审核及签署公文,岂有“勤奋”如斯之理?既然请假,何必要上班?既然要上班,那又何必请假?

无论如何,基于达因与首相非比寻常的渊源与关系,相信两人决裂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相反的,双方共同进退才是历史的必然!

政坛多变数的另一焦点是,当前表面为“接班人配套谈判”,实质为“争权夺利卡位战”的马华领导层内讧事件。继马华总财政植廉贵与槟州马华主席石清霖以双林密谈见证人身分发表“谈判过程”的联合声明之后,陆续登场针锋相对的揭秘动作有:马华署理总会长林亚礼驳斥植石声明的澄清文告;前马华署理总会长李金狮公布感觉“上当”的“退休协议书”;以及马华资深元老兼任期逾廿载的马华中委黄木良致植廉贵的公开信。此起彼落的内幕曝光,令人大开眼界,目不暇给。尽管此类权争的闹剧与华社利益无关痛痒,不值有识之士一哂,但也不乏增添人们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以及教育群众认清政客真面目的积极意义!

林亚礼在本月13日发表的澄清文告,强调马华总会长林良实亲自提出在2002年或之前引退,而他建议后者将此“念头”白纸黑字列入“双林协议书”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避免日后引起争议”,换言之,即是避免口说无凭。这充分反映领袖之间互信基础出现问题的事实,也令人想起多年前马华前总秘书黄俊杰说过的一句名言:“如果有人说他只担任一届总会长,你最好不要相信。”

翌日,李金狮似乎颇有默契地配合林亚礼文告中提到的协议书前例,而将收藏了6年,由亚礼见证,良实亲笔起草的“李金狮退休协议书”公诸于世,并以过来人的身分声讨假“栽培接班人”之名,行“排除异己”巩固权位之实的当权派手法。

不过,李氏披露林良实所承诺给他引退后的党内外“荣誉职位”,6年来毫无下文,直至最近才推荐他获“丹斯里”勋衔,则不经意地突显个人对虚名的高度重视与欲望,令人回想当年梁陈党争爆发时,两名马华副部长被革职后的公开表态,其中一人以人生起落不定而泰然处之,另一人则失声痛哭。对照今昔表现,可见人的本性果然比江山更难移!

(杨善勇昨日在其《风雨共思》专栏中,重提5年前我因撰写《李金狮何以制衡》一文而被马华开除的一段往事,确令我百感交集,顿觉今是昨非。但我自信,今天再无政党背景的我,得比失更多,至少我的业余写作更臻“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境界,无限写意!)

黄木良在17日发表的公开信,无疑极具“震撼性”,果然不负“马华军师”的美名。此信读来颇有律师盘诘证人似咄咄逼人的味道,植廉贵根本没有招架之力。令人惊叹的是,信中揭露的一些论点如:植氏感觉到可能会被他人利用,认为总会长非常惧怕黄氏等,实有一石二鸟功效,既可打击林良实的形象与尊严,又陷植廉贵于不义,达到离间的目的;最堪玩味的还是信末提及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教训,似乎有所暗示。

文革时作恶多端,制造大量冤假错案,导致全国陷入混乱的“四人帮”集团,特别是曾被毛泽东本人道破“有野心”的主席夫人江青,不知是否与黄氏所谓历史教训有关? 高调行事用意何在?

经过一番文字较劲与角力之后,林亚礼上周四与副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在国会大厦会面及“聊天”,显然又是令人诸多猜疑的一举!

事实上,两人同是国阵两大成员党的次号人物,虽然分别是一人权势如日中天,而另一人似退还未休,两人聚首闲话家常或共商党国大事,本来不足为奇,问题只是会面的场合:为何会选在众目睽睽的国会大厦,而非其他较不公开的地点?如此高调行事,用意何在?难怪斯举引起传媒议论纷纷,也令人确信必具传达某种政治信息的意义。看来好戏还在后头呢!

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名相邱吉尔有此名言:“在政治上,7天是太久的时间。”不错,政坛变局往往积累经年累月的能量,在适当时机就会出现总爆发。距今至年杪还有8个月之久,现在就论定本文开端所述的堪舆学家预测是否准确,的确言之过早,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