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4日星期六

政坛应多妙人出

2010/08/17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我国迩来的政治时事动态总是苦多乐少,读来不开心的比比皆是。最近一周发生徒令人们怨声载道的事件,随手拈来的就有:内阁坚持实行交警暗中抄牌的措施,决不检讨不准大学生参政的大专法令,以及建议强制所有私人有限公司董事自费参加管理课程等。

令人纳闷的是:执政当局在3·08政治海啸后,面对在野阵营强而有力的挑战时,口口声声说过要改变施政、争取民心,为何却在行动上不是固执己见、冥顽不灵,就是矫枉过正、变本加厉?普罗大众哪有感受到一点“以民为本”的新政?“以民为敌”倒差不多!

无论如何,在苦哈哈的日常生活中,偶然读到一些政坛趣闻,不啻是赏心乐事。

我发觉民主行动党中委兼雪州州议会议长邓章钦真是妙人一个。他在上周四出席该党纪委会听证会上解释,有关他在“推特”上写的“天啊!真凶逍遥法外”,原来是观赏了《锦衣卫》和《十月围城》两部电影的剧情后“有感而发”,完全无关支持信风波。

据知,后来行动党中委会会议讨论到邓章钦的“电影观后感”解释时,有数名中委马上忍俊不禁,当场笑出声来。

有趣的是,邓氏引用电影为自己解围之馀,有意或无意中又将了该党当权派一军。

众所周知,锦衣卫是中国明朝的特权监察机构、特务机关和秘密警察机关,原为监视、侦查、审问官吏的不法行为,但因涉及屠杀文武大臣,镇压各地人民,罗织大狱,捕人甚众,以致臭名昭著。

咦,由“国王的人马”组成的党纪委会所扮演的角色,不正是类似“锦衣卫”吗?

此外,《十月围城》讲述的是在1906年,即清末朝廷疯狂派人暗杀“革命党”的黑暗年代,孙中山在香港被“全城追杀”的故事。

邓章钦是不是借此电影暗喻自己身处被当权派“杀手”围剿的情境,一如翁诗杰也说过所面对的“十面埋伏”呢? 

值得一提的是,《锦衣卫》和《十月围城》这两部电影都是由有“全宇宙最能打的男人”美誉 、当红动作明星甄子丹领衔演出,我都曾陪同家人进入戏院捧场。据邓章钦所说,《锦衣卫》电影光碟是他的巫裔和印裔司机所买,然后在车上播放给他看。甄子丹显然已打入非华人的市场,说不定邓章钦也是他的粉丝之一,有意效法成为“全马最幽默的政治人”呢?

令人额手称庆的是,行动党纪委会接受邓章钦的解释,只给予慎言慎行的忠告。就如纪委会主席陈国伟所曾说过“不会蠢到传召雪州议长出席听证会”一样,该纪委会最终“不会蠢到”因一则网站留言而向一名极具声望、也是我国首位在马来统治者州属出任议长职的华裔的同志开刀。否则,这对该党整体利益绝对是得不偿失!

天下间的在野党从来都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参政为了做官的人才,无不涌往执政党,找寻机会。据知,雪州行动党自2008年308大选后的支部数目,在短短两年内从40个支部增加四倍至172个支部。但这不意味该党笃定在下届大选稳住原有的州议席,或突破更大胜利。因为组织与基层的素质,与数量同样重要,而“质”往往比“量”更受选民关注。雪州行动党或已锐增成千上万的新党员,但能否涌现多一位与邓章钦的才华与幽默感相匹配的领袖人才?

清代思想家龚自珍在1831年辞官返乡,有感于清廷压抑、束缚人才而写有315首《已亥杂诗》,表达了变革社会的强烈愿望。其中最脍炙人口的是第220首:“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放眼本邦政坛,我们应否祈求天公快振作,降下更多真正为国为民的人才,同时也出现多几位妙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