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3日星期六

岁末感想与明日希望

《笑看风云》专栏文章 (31/12/2003):

刘泰安

今天是2003年的最后一天。在挥别发生过伊拉克战争与非典型肺炎两大事件的今年,迎向充满挑战性的2004年之际,问世间,能不百感交集有几人?

战争与瘟疫,可谓与人类的历史与文明同时发生,一样古老。它们与人类“同存”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人类是否无法扭转与它们“共亡”的命运?

在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战争,就达1万5千多次,直接或间接地杀戮了35亿人,世界上没有战乱的日子堪称屈指可数。只以刚过去不久的20世纪为例,便是一个战争造成无数生灵涂炭的世纪。根据统计,这100年间全世界发生过373次武装冲突和大小战争,死亡人数高达1亿多,把战争的惨烈推向了历史的一个高峰。 这包括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不胜枚举的区域战争如: 世纪初的英布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日俄战争、意土战争、巴尔干战争、摩洛哥危机、波斯尼亚危机等;世纪中的韩战、越战、印巴战争、中东战争、两伊战争等; 世纪末的海湾战争、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车臣战争等。

美英联军在今年3月间发动伊拉克战争,以21天粉碎萨达姆长达24年的独裁政权,并在圣诞节前活捉此恶名远播的暴君。这场战争的过程虽然备受争议,但伊拉克人民摆脱暴政的结果,不能说不值得庆幸!

另一方面,瘟疫打击人类的史实,同样令人触目惊心。例如:公元前430年,一场瘟疫席卷古希腊,夺走了4分之一雅典人的生命。公元6世纪发生的 首次“黑死病” 鼠疫,横扫西亚、北非、欧洲,死亡总数近一亿人;14世纪的二次黑死病持续近300年,遍及欧亚大陆和北非,导致许多地方消失多达一半的人口。此外,禽流感、狂犬病、结核病、天花、登革热、西尼罗河病毒、爱滋病、埃博拉病毒、日本脑炎、立百病毒等疫症,都曾肆虐全球、为祸人间。在今年出现的SARS,迄今已致死逾700人,感染了25个国家的8千多人,令世人活在“非典”时空,惶恐一时。近日此疫似有卷土重来之势,美国却已爆发疯牛症恐慌。试想人类枉为“万物之灵”,却不堪微不足“见”的细菌一击,夫复何勇?

198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波兰作家米沃什(左图)说过:“我们的时代虽然充满了恐怖和危险,却很可能是人类获得一种新觉悟之前必经的阵痛阶段,然后一个新的价值系统将会出现。”

不错,解决战争与瘟疫祸害的根本之道,不在于咀咒黑暗,而在于点亮蜡烛,找出仁爱与互助的根,以及尊重历史、尊重自然、尊重现实!
.
应该听取的是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右图)的和平观:重新把人定位于最高位置,振兴人本主义、人道主义,尊重生命,热爱生命。因为战争的本源是在于人的内心世界的破坏,只有当人类确立人格与生命尊严的觉悟和强烈意识时,战争才能得以根除;唯有对人本身进行根本变革,才能追求到世界的真正和平。
.
应该省思的是一位印第安人酋长西雅图(左图)的警告:人类属于大地,但大地并不属于人类。世间万物都是相互关联的。生命之网非人类所编织,人类不过是这个网络中的一根线、一个结。但人类所作的一切,最终会影响这个网络,也将影响到人类本身。

台湾名作家郑清文脍炙人口的《罗兰小语》(右图)有此名句:“人生要有两盏灯火,希望的灯火和勇气的灯火”。我想,只要世人确保这两盏灯火不灭,明天一定会比昨天好!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