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9日星期日

别叫权力太沉重!


《笑看风云》专栏文章 (27/11/2003):

刘泰安

“我是一个有笔的人。笔,是一种权力。它可以针砭时事、裁判是非;它可以混淆诱引、定夺毁誉。”这段可供我辈时评者自勉的文字,就是台湾名作家龙应台(左图)近作《当权力在手》一文的导言。她在卸下担任了3年3月3日的台北市文化局局长后,从官场经验出发,对责任与权力进行思索的这篇文章,令人读后三省之余,不禁拍案叫绝!

龙应台指出,每一种权力都有它本来的目的。政务官负责政策的擘划,事务官负责政策的执行,民意代表负责审查,媒体记者负责监督,知识分子用知识和笔作时代的眼光。这5种人手里都掌握了一个东西,叫做权力,但是每一种权力作用不一。“谁有权力,谁就要负责任;谁的权力越大,谁就要负越大的责任。”如此论点,令人想起卖座电影《蜘蛛人》里的类似对白,深具启发性。


有关“权力”的名言,似乎意寓负面的比正面的多。最有名的一句,当数英国艾克顿公爵(左图)的“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的导致腐败 ” 。美国林肯总统的“要测试一个人的品格,就给他权力”,也是一则令人会心一笑的箴言。


台湾名作家柏杨(右图)有此妙句:“无限权力是害人害己的制度;权力也使人变成白痴。”他当然不是说掌握极权者本身会真的变成白痴,而是后者往往视被统治的民众为可任由鱼肉的白痴。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曾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与已故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进行“展望21世纪”的对话。他俩对“权力的弊病”的精辟见解,值得世人参考。例如:池田认为,社会需要秩序,维持秩序则需要权力。但权力有一种本质,会强化当权者骄傲自大、贪图名利的思想,使其堕落。假如权力是为了维护人们的幸福和正义,行使时不造成损害,那便是正确的。人们寄托于权力的期待、希望,必然如斯。

汤因比则强调,人是社会动物,而权力是从社会关系中自行产生的。由于所有生物本来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贪婪的,所以掌握权力的人,会陷于一种很强的诱惑,即使牺牲被统治群众的利益,也要为个人私利而滥用权力。

两人的结论是:权力弊病的根源,乃人性本身、生命本质的问题。解决之道,有赖于在个人行为上,使利己主义如贪欲,服从利他主义如爱。如何实现,正是人类最大的课题,也是哲学和宗教共同的任务。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右图)曾提出“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宣示,令人耳目一新!这番被誉为“新三民主义”的主张,比起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论,显然更能深入中国人的民心。当然,最重要的是“听其言、观其行”。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

我想,设若任何国家的领袖皆有“权为民所用”的信念,并加以落实,那么社稷百姓肯定不会叫权力太沉重!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