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3日星期六

行到水尽、坐看云起


《星空思索》专栏文章 (04/08/2005):

刘泰安


叱吒风云逾30载的民政党(左图)主席林敬益(右图),无疑是本邦政坛的一个可爱“稀有动物”。最新的一件例子就是,针对党内流传“老狐狸”的匿名信,他不但不以为忤,反而表示这对他“有良好的作用”,何必要采取行动?如此反应,想必令他的政敌气煞。

众所周知,林敬益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外号叫“傻子医生”。但任何人若真以为他是傻子,其本人就是白痴!

想当年,即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年方33岁的林敬益(左图)便锋芒毕露,代表马华公会出任特别任务(新村)部长,更在马华蒙受大选重挫、矢志革新振作的当儿,参与领导哄动一时的“华人大团结运动”,创设“政治干训班”、“兴汉社”,发动“精神革命运动”(马华中委会还特地成立以时任总会长陈修信为主席、林敬益为秘书、成员有李三春、李孝友、李裕隆等的监督委员会)。后来“精神革命”演变成挑战当权者的“政治革命”,导致林敬益在1973年6月1日被陈修信开除党籍。

过后林敬益转征民政党,再度发挥“改革派”本色,在1980年的党选中,击败了“老佛爷”林苍佑(右图)属意的接班人选梁祺祥(左图),开启他迄今长达25年领导民政党的辉煌政治生涯,期间曾挫败吴清德、曾永森((下右图)庄智雅(下左图)的挑战,屹立不倒。



有趣的是,如今决定最迟要在2008年退位的林敬益爷爷,也重演老佛爷的一套,即钦定党副主席许子根(右图)为接班人,无视现任署理主席郭洙镇(上左图)的存在。他日前公然要求各州联委会开会议决,在本月27日党选之前表态支持谁担任党的接班人,以便不获支持者知难而退,让位避战。
.
民政党与马华有所不同。马华各州联委会的领导层是受委的,作出表态行动,不无讨好上意之嫌;但民政党各州联委会的领导层却是基层票选出来的,表态行动不乏民意基础,对不被支持者,深具杀伤力。

据报,民政党全部12个州联委会都已一面倒地表态支持许子根接任党署理主席。许子根也不学过去“孔融让梨”的陈祖排的榜样,在上周四表明准备接受各州提名,愿意更上一层楼。他显然明白“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政治原理,更何况,此刻正是“顺水推舟”、求之不得的良机。

与此同时,林爷爷又使出“先发制人”的一招,警告失意者“勿为了逞英雄、要杀一个皇帝而不惜壮烈牺牲”。放话的对象,当非不甘雌伏的郭老二莫属啦!

另一方面,年纪只比林爷爷小两岁的郭爷爷,当下显然进退维谷。要不学巫统前署理主席嘉化峇峇当年面对安华横扫几乎所有区部提名时不战而降,就要学陈祖排在本届马华党选中“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过,不是固守老二原职,而是对照林爷爷当年拂逆老佛爷之意的先例,索性攻打老大宝座,即使是“送羊入虎口”,也好出一口气,除非他甘心潇洒隐退,就如徐志摩所写的“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郭老二在上周五指名道姓地批评林老大信口开河,针对党高职所提出的竞选方案,显得粗糙、滑稽可笑及不合逻辑。如此疾言厉色,可见他已沉不住气,似要“绝地大反攻”。有论者认为,郭氏不了解培植实力的重要,才落得今日沦为“无兵司令”的窘境。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他一早就招兵买马,巩固实力,他的老二地位,也可能保不住迄今16年那么久。安华功高震主的下场,不是老二哲学的前车之鉴吗?

我想起,郭洙镇曾以国际贸工部副部长之尊,受邀在2002年10月12日,为马来西亚创价学会及马大中文系联合出版的新书《一体多元的文明价值》论文集推介礼及讲评会主持开幕,而我也有幸参与其盛,并同台合照留念。郭氏当时致词指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在变化,世界的存在随着时间、空间及个人不断改变面貌。”

他在推崇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宣扬的人间佛教时,特别强调:“人做到不为变化中的事物烦恼,抛开对名利地位的执著,而真正的佛在我心,就是佛教以人为本。”


本届民政党中央党选的形势,对于两位董教总“嫁出去的女儿”而言,堪称大异其趣。郭爷爷是“行到水穷处”,而小许哥则是“坐看云起时”。面对变化如斯,郭爷爷如果回味一下自己上述见解,或会看开一些!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