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5日星期五

千秋功过怎评说?

2010/11/08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头,也是愚昧的年头;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疑惑的时期…”

英国大文豪狄更斯《双城记》的这番开场白,点出了小说背景---法国大革命的矛盾。奉卢梭民主思想为圭臬的雅各宾党人,推翻了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君主封建制度后,却建立了一个恐怖血腥统治,而令后人抱怨:“这是卢梭的错,这是伏尔泰的错!”

最近,我欲动笔评论中国两个名人的时事,却也陷入“难分是与非”的矛盾,迟迟未能行文。

首先,我不认同中国对待异见人士刘晓波获授今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反应,即中国政府予以谴责,中国传媒则集体消音。

诚如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所说,“中国已成为一个政经大国,接受批评是正常的。”纵观中国政府气急败坏地声讨诺奖决定是“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以及对和平奖的亵渎” 、传召挪威驻华大使抗议、取消中挪官方与民间交流活动等举动,不啻凸显气度的狭窄!

需知刘晓波并非普通的“因触犯中国法律而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徒刑的罪犯”,而是政治犯。政治犯的是非曲直,会因时局不同而异。在新中国成立以前,共产党人何尝不是国民党政府眼中的“叛乱罪犯”?

过去也有不少反对自己国家政权的人士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例如奥西茨基、曼德拉、昂山舒吉等。我实在不忍把当今中国政府,与德国法西斯政府、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府、缅甸军政府等被世人公认为不得人心的政权相提并论。

此外,中国驻马大使馆针对我国民间团体举办有关刘晓波议题的讲座,也要美其名“关切”,导致两名主讲人退出以及讲座展延举行。如果大使馆派出代表与会,表达立场,以理服人,岂非更为得体?

另一方面,浏览了网上有关刘晓波其人其事的一些信息后,发觉刘氏一出道就以“骂名人”的方式蹿红。他曾批判中国制度落伍,不是几个昏君造成,而是每个人造成的,因为制度是人创造的;他质疑中国的所有悲剧,都是自编自导自演,可能与人种有关。他认为,中国要实现真正的历史变革,必须成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300年才有可能。有论者更揭发他追名逐利,不乏事例佐证,包括长期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等,令人顿失好感。

无论如何,值得深省的是“黑白二分法”的思维方式:挺刘晓波就等于反中共或反中国?亲中国就非要批刘晓波不可?

我一向对现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敬重有加,因为他形象清新,思路开阔,作风开明,亲民勤政。不久前,我还对温总被讥讽为“中国影帝”而在本栏执笔打抱不平,并认定“人民公仆”的美誉,对他是实至名归。

温总最近呼唤政治改革的系列动作,举世关注。他在今年8月20日视察深圳时发表了“违背人民的意志,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的演讲;8月27日,又在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上,作出“执政党的最大危险是腐败,而滋生腐败的根本原因是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和制约”等谈话。但有论者就刘晓波一事批评温氏“光说不练”,未见他有伸张正义的真动作。或许他虽然实权第二、排名第三,在保守的领导层中始终孤掌难鸣。
.
最新在网上《维基百科》刊载有关温家宝的负面评价就有11项之多。令我最不释怀的是,在已故领导人胡耀邦的家人眼里,温家宝并不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尊敬胡耀邦,做人做事也跟胡耀邦差距很大。赵紫阳的家人,对温的评价同样不是很高。据说朱镕基也曾向中纪委举报温家用帽子戏法捞钱,以及怒斥温家宝是最大伪君子。
.
如果连温家宝也不是可以寄予厚望推动中国改革进步的领导人之一,那全球华人能不陷于价值混乱和信仰危机的迷思吗?

这是光明的季节,还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还是失望之冬?千秋功过,怎评说?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