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0日星期一

进退维谷谈马华

2013/05/23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唐朝诗圣杜甫的《登高》诗句,似可描绘马华公会当前肃杀和凋零的气象!

马华在本届大选蒙受创党64年来的重挫,竞选37国席只赢得7(19%),竞选90州席只赢得11(12%),不及选前原有1531州席次的一半;在槟城丶雪兰莪丶森美兰和吉隆坡全军覆没,更有多达原任23副部长落马。

如此败绩,比起1969年第3届大选更差。当年马华竞选33国席而获13(39%),原任工商部长林瑞安和社会福利部长吴锦波落选,并失去槟州政权。该党在选后议决不派代表入阁,惟因发生513事件而接受时任首相东姑劝请入阁担任特别任务部长。翌年敦拉萨接任首相,马华才重返内阁出任财政部长(陈修信)和特别任务部长(李孝友)

马华今天进退维谷,实乃咎由自取。两年前议决选绩不如上届绝不入阁,美其名为竞选策略,实有威胁华社之嫌。大选惨败后坚持不入阁,则有报复华社之意。两者皆为下策!

首先,马华这一竞选策略根本无法刺激华社予以支持。华社当然不希望新政府没有本族代表,恰恰相反,华社期待改朝换代后的新政府迎来本邦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华裔副首相,和有华裔部长出掌重要部门。

其次,续任首相的纳吉成立新内阁时,只保留交通部长一职让马华填补。假如马华坚守议决案而全面退出政府,不担任正副部长及其部门政治秘书丶机要秘书和特别助理,以及州行政议员丶县市议员丶新村发展官丶福利官丶新闻官丶联邦乡委会主席丶医院巡查员等逾11500个各级受委官职,影响之大,难以估计。马华过去备受当家不当权的讥讽,如今进一步沦为既不当权,又不当家,如此窘境,情何以堪?失去当家的资本,如何重整和复苏?

即使马华在近期内推翻有关议决案,以便重返内阁,但如今只剩下一个部长保留名额,即使再加两三个副部长职,也远比大选前原有47副的部长阵容逊色。对比代表印裔族群的国大党,在本届大选只赢得45州,仍获22副部长职,马华今后如何抬得起头?

无论如何,马华濒临泡沫化边缘或沦为蚊子党的说法,还是言之过早。该党毕竟历史悠久,组织庞大,更有有市值逾22亿令吉的党产,包括华仁控股丶星报集团丶988电台丶马华大厦丶马化大厦丶拉曼学院等。马华总部单从星报集团就每年坐收以亿令吉计的股息。

这或许是拥有支配这些党产的权力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尽管宣称愿负败选责任而在来届党选不寻求蝉联原职,却不马上辞职的原因之一,即使马华元老李金狮发出久违的狮子吼:“一分钟也太久了!相信这个总会长宝座也是党选群雄逐鹿和派系谈判的最大目标,以及可能引发另一波党争的滥觞。

另一方面,马华号称世界第三大华人政党,拥有党员120万人,但真正党员同时活跃的恐怕不到此数的三分一。该党去年曾藉一个马华党员集体意外保险计划重新登记党员,据知反应奇差。该党高层当然对真正党员总数心知肚明,但碍于政治乃是数字游戏的原故,只好秘而不宣。其实,幽灵党员和天兵是马华长期无法根绝的顽疾,也是该党迟迟不能落实党员直选领导层的新制度的原因。

马华前路在何方?进退作何选择?是否已来到改革会亡国(),不改革会亡党的关键时刻呢?

走笔至此,不禁想起南宋爱国词辛弃疾的《水龙吟》:“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