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太阳主人彩虹心

2010/12/07 ● 南洋商报《激扬文字》刘泰安


有道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日前读到一则趣闻,话说有位西班牙妇女安吉拉斯·杜兰,不久前向当地公证处注册,将太阳登记为她的财产,成为太阳的“主人”,所有使用太阳的人都必须付费给她。

她的理由是,之前有位美国人替自己注册,将月亮和太阳系多个行星登记在其名下,她只是有样学样,而且计划好将收入的一半交给西班牙政府,20%作为西班牙的老人退休年金,10%作为研究之用,10%用来终结全球饥荒,最后10%留给她自己。

这真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妙人!

更妙的是,目前致力于环保事业、对全球暖化问题非常关注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获悉此事后,马上到法院对杜兰提出控告,要求她对“自家”太阳给地球带来的全球变暖问题负责。

戈尔在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赢得普通选票却输掉选举人票,未能当上美国总统。他在2006年参与制作和演出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赢得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纪录片与最佳电影歌曲奖。2007年他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名噪一时。

戈尔被记者询及全球变暖问题乃人类活动造成,而不能怪罪太阳时,如此幽默回答:“那是因为以前太阳没有主人,找不到人替它负责。现在它有主人了,就应该提出这个责任问题。”

看来太阳的新“主人”杜兰女士可谓“偷鸡不着蚀把米”,还没占到便宜便挨告。当然,相信这两位妙人的“官司”,最终必定不了了之。
.
这则趣事的启示是:做人不应有非份之想,否则得不偿失,因为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谈到太阳,令人联想经常在雨后因它射到空气中的水滴而产生的光学现象——彩虹。

最近雪州民主行动党改选前夕,发生了一起口水战。以雪州议长邓章钦为首的挑战派取名“彩虹联盟”出击,不料遭到号称“团结队”的当权派领袖、也是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讥讽以“同性恋”标签的“彩虹联盟”命名,让她觉得好笑。

擅长黑色幽默的妙人邓章钦随即反击有关人士“bo-ta-ceh”(即福建话的“没读书”),不晓得彩虹联盟也是许多外国政治团体的名称。这才是“令人莞尔”(郭素沁语)的针锋相对!
.
堂堂高级行政议员也曾是资深撰稿人的郭大小姐,怎会是没读书之人呢?问题可能出自傲慢和偏见。尽管她事后非议某华文日报扭曲她的言论,并澄清绝无讽刺同性恋者之意,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形象受损,不在话下!

邓章钦曾经宣称,七色“彩虹联盟”指的是由“基层、女性、青年、少数民族、民意代表、公职人员及领袖”七个核心人物组成的团队,凸显其包容性。

而郭素沁则在其部落格上声明,“彩虹”是一个经常被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或变性人所使用的标志。

邓、郭两人对“彩虹”一词的不同诠释,令人想起苏东坡与佛印的一则“佛与牛粪”的故事,摘录如下:

话说有一次苏东坡到金山寺与佛印一起坐禅。坐了一个时辰后,苏东坡觉得身心通畅,内外舒泰,便忍不住问佛印:“禅师,你看我坐禅的样子如何?”

佛印看了一下,点头赞道:“像一尊佛。”苏东坡非常高兴,佛印随口也问道:“那你看我的坐姿又如何?”苏东坡揶揄地说:“像一堆粪!”。佛印听了,并不动气,只是一笑置之。

苏东坡高兴的回家,告诉苏小妹说:“我今天赢了佛印禅师!”苏小妹颇不以为然的说:“哥哥,其实今天输的是你。禅师的心中有佛,所以才看你如佛;你心中有粪,所以才视禅师为粪。”

我认为,上述彩虹争议的启示是,假如行动党的领导层继续视党内良才为粪土,该党就不可能有如彩虹般灿烂的政治未来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