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星期日

政治闹剧的反思

2010/12/22 ● 南洋商报《评天下》刘泰安
.
“达赖喇嘛获奖后,佛祖啊,他不是一个中国人! 高行健获奖后,上帝啊,他是一个法国人! 刘晓波获奖后,天啊,他是一个监狱的囚犯!”

这是网上流传的一则笑话,调侃中国官方对待百年历史和享誉全球的诺贝尔奖的反应,令人读后笑中带泪。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于本月10日(适逢国际人权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中国官方媒体翌日抨击诺贝尔委员会在颁奖现场摆放空椅子,象征把奖颁给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正在服刑的罪犯刘晓波,是“不折不扣的政治闹剧”。
.
中国外交部的“美女”发言人姜瑜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猛烈炮轰诺贝尔委员会和部分发问的记者,指出“任何向中国施压的企图都注定要失败”;并宣称:“这场政治闹剧丝毫动摇不了中国人民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和信心。”这令人联想那名最近声名远播、号称嗓音“能震动整个屏幕,让敌人肝胆俱裂”的朝鲜中央电视台女主播李春姬。曾获网路票选为全球“最美女官员” 之一的姜瑜,凶起来就不美啦!
.
且让我们回顾一下这场所谓“政治闹剧”,得到多少人“配合联演”?

据报载,当天出席者约有1000名嘉宾,代表40多个国家,包括挪威国王与王后。颁奖礼的“余兴节目”包括挪威女高音演唱;美籍华裔小提琴家张万钧独奏“茉莉花”、“彩云追月”和“爱的礼赞”;挪威女演员莉芙厄乌曼朗读刘晓波的文章《我没有敌人》;挪威儿童合唱团表演等。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亚格兰在致词中强调“人权与和平密切相关”,刘晓波被判刑使他成为争取人权的象征,可以与曼德拉相提并论。亚格兰对中国让数亿人脱贫的成就表示肯定,同时呼吁中国政府推动民主,以及准备好接受批评。他除了对刘晓波本人和妻子无法出席表示遗憾之外,并无特别贬损中国。

古今中外,颁奖礼上获奖者缺席的事例屡见不鲜。本月初在台北举行的亚太影展,就将最佳导演颁给我国已故女名导雅斯敏阿末,由代表领奖。因此,奥斯陆颁奖仪式上象征全无代表领奖的空椅,实非“闹剧”,而是“悲剧”,咎在中国当局,而非主办单位啊!

另一方面,一个鲜为人知的中国团体赶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前夕,草率设立与颁发“孔子和平奖”,摆明要与诺奖分庭抗礼。得主是台湾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据知这个团体与中国文化部官员关系密切。

结果,连战既未出席在北京新闻大厦酒店举行的颁奖仪式,也迄今不欲置评。以一叠丝带捆绑的10万元人民币作为奖金的首届孔子和平奖,由一名小女孩上台代领。出席者没有任何知名嘉宾,只有数十家媒体记者前来采访新闻。

咦,这不才是荒诞无稽的“政治闹剧”吗?明年的今天,还会有次届孔子和平奖的颁发吗?秦始皇至少还传位到秦二世,秦朝才覆灭。可怜的万世师表孔子,却势必被今人“消费”到只传一次“和平奖”而已!
.
其实,大捧“孔子和平奖”的中国官方媒体,应被世人授予“阿Q精神奖”,以表扬他们自欺欺人、妄自尊大、自我陶醉、自慰自贱等种种表现。
.
此外,台湾的国史馆不久前为了庆祝建国百年,举办了“民国百大人物”票选活动。只因候选名单中出现了毛泽东和邓小平,导致国史馆备受朝野政客抨击,最终停办活动,馆长也被迫呈辞。

台湾舆论界评论得好,此事的悖谬不在于毛邓被列入名单,而是这类选拔应是史家专业,不能让各方网民任意投票,以致结果是史既不史、娱亦无娱,根本是一出政治闹剧。

台海两岸近来频传政治闹剧,能不让全球炎黄子孙看傻眼和恨之切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指向此博文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